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悪魔の命中註定(北是)

*恶魔paro

*其实北是剧情很少,但它的确就是,于是tag和标题依然这么标

*预警:有隐晦月歌人物,并线后也可能出现,但是目前只是带过,因此不打tag





阳光普照却不很热,偶尔有风却不会冷,是个舒适的天气,很适合出行参加一些活动。



今日的魔界十分热闹。
与人类不同,并不喜欢聚在一起,在各个地方,各自为营的恶魔们纷纷出动,向某个地方汇集。
原因无他。
他们征战多年,虽然还有小部分地区尚未收回,但也几乎已成定局会达成魔界统一的新进白魔王凯旋归来了。
自从前任魔王不知卷入什么事件下落不明,魔界已经有好几千年再没有过魔王,好不容易诞生个拥有魔王资质的白魔王,又不知抽了什么风,跑去既不属于人界又不属于魔界的兔王国当大臣,没想到那个白魔王还有个弟弟,不过短短三百年,便把因长期没有魔王而变得七零八落的魔界给统一的差不多。
闲极无聊没和人类签订契约的茶余饭后,恶魔们也多在揣测传说中的魔王是个怎样的存在。
这次凯旋归来,听说过传言的想一睹尊容,见过的也想见见该魔王如今的风采。
无论哪种,最终也都是抱着,若是有幸能被现任白魔王看上,留在身边按个职务,能力强的实力被肯定地位更稳,差点的也能在同等级面前扬眉吐气再不敢低看他一眼,或与魔王攀上段姻缘也等于有个长期饭票与后盾的各种目的,想一探究竟。
当然也不乏不怀好意,想着区区三百年就能把魔界统一简直无稽之谈,指不定是哪个招摇撞骗之徒,若能将其拉下马来也能翻身为王,就此统御一方的。

「只是普通的晚会,大家都来了呢,非常感谢,这大厅里的一切你们都可以随意取用,进食或跳舞也都可以,有其他需要也可以和恶魔女仆们提。」

说话者有着一头银发,看面容年纪在20岁左右,是历代魔王中最为年轻的,通常来说,恶魔在觉醒后继续成长直至魔力值达到最高点后停止生长,这个年纪就拥有凌驾于其他恶魔之上的魔力,就魔王来说相当罕见。
体型也较为偏瘦,倒是和那一身白色晚礼服相得益彰,设计并不复杂但一看也知道价值不菲,是使用最高等级的魔界虫与银星砂制作而成,唯有上级恶魔才有可能对它造成伤害。
脸上始终带着笑意,口气也相当温和,举手投足间倒是十足的贵族风范,优雅谦和,但仍是让他们禁不住怀疑,这真的是传说中的魔王吗?
倒是也有听说魔王身边有一位实力极强的将军,只是一切情况成谜,没哪个恶魔见过他,每次征战结束也不回军营而是跑去其他地方似乎是赶着要去见谁,有谣言称就是三百年前突然消失的上级恶魔中的上级恶魔。
这么看,魔王也并没什么了不起。
然而绕着前面一圈给他们敬酒时,嘴角噙着笑意,却丝毫没有传进眼睛,经过他们跟前扫过他们每一个时他们感受到的魔力,与眼角里带着的凌厉都在告诉他们一个事实。
——白色魔王名副其实。
容不得丝毫质疑。
无论想要套近乎还是想要玩点小动作,都得谨慎而行,稍有不慎赔上性命还算小事,被拿去做各种试验(听说这位魔王特别喜欢开发一些奇怪的东西)或者被拖去折磨(这位魔王的拷问手段据说也是千奇百怪各种都有)就得不偿失。
晚会就在恶魔们各种猜疑(白魔王之前征战那么久也没回过这魔王厅偏偏选在这时候回来究竟有何用意)各种忐忑(魔王这么实力强劲将军也不跟着来露个面魔王也让他三分毫不介意又是什么来头谣言莫非是真的?)中顺利进行,喝酒跳舞或是互相炫耀这些年来的丰功伟绩。
谁也不曾注意到,他们的白魔王早就自致辞结束后不久,便离开了晚会大厅。



其名为:北门伦毘沙。

光看外表与长相,大概会被当成是来自童话里的人物。
——眼睛就像蓝宝石一样漂亮,谈吐不俗举止优雅兼备的白马王子。
这样一来,得到的负面评价也会有很多,言语上的横加指责自然也不会少,只因他比谁都更温柔,面对各种伤害也更会忍耐,任何时候都能假装的很好。
如果北门是个普通人类的话,可能真的会演变成那样的情况。
实际上,北门就是那个眼神稍有变化,向外散发魔力,便能使得所有恶魔或者其他种族质疑声闭嘴的白色魔王。
简称白魔王。
其他魔界居民是这么称呼他的,事实上这个称号原本属于他的哥哥,同样的白衣银发,性子随性行事诡秘,搞起事情来更是能把魔界掀的翻天覆地,后来被卷入某个事件中,为了救某个算是人类但是寿命又远比普通人类要长的家伙,只通过兄弟特有的魔法互通魔法传递过个要留在对方王国的讯息,就此杳无音信。
北门本身对于当魔王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扩疆拓土统一魔界也单纯出自安定的考虑。
没了魔王之后,人类或者其他种族召唤求助他们,互相哄抢的事也时有发生,同等级恶魔间又几乎分不出胜负,于是混战能持续很久,还会卷入其他的恶魔。
那样根本没法静下来做自己的事,还得随时释放着魔力以免被卷入那些混战之中,这绝对不是他所喜欢的。
可能的话,这魔力能不用就不用,安安静静的在旁边看书。
这点倒是和三百年前跑来寻求他帮忙的某位特殊的上级恶魔不谋而合,因此耗费了一半多的魔力,虽然是一时兴起。
倒也因此萌生了,魔界需要得到整顿,不然好不容易和其他种族之间建立起的信任关系就会土崩瓦解,既然没有哪个恶魔想去做,那就由他来做的想法。

这样的晚会也实在是无聊,那些眼里看着的从来也都不是他,而是作为白魔王的身份。
趁着恶魔们注意力转移去了其他地方,悄悄退了出去。
这里附近是……恶魔生长之地,和人类不同,虽然都是从母胎出生,但恶魔们必须得在这块地方修行成长,直至觉醒成自身魔力最高的形态。
可以不用特地外放魔力以免有不必要的麻烦,自然的放置就可以,也不会压扁这里的新生恶魔,以至他们再没有觉醒的机会。
其他等级恶魔没事也不会来,最近也不是新生恶魔诞生的时候。
背往树上一靠,合起双眼,还有一点,再有那么一点,把那些地方全部收回,就可以恢复魔界原有的秩序。
没过上多久,就感觉有什么掉落他的脑袋上,不想继续动,抬眼向上看。
对方显然也没预料到这点,在脑袋上滚动一圈,也同时往下看。
柔顺的黑发上黑色的一对角,乌溜溜漆黑的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以及淡粉色的嘴唇,背上一对展开也未必比身体宽多少的黑色翅膀,后面一根细长黑尾巴翘起,虽然体型还很小——初生恶魔差不多都只有一个手心那么大——但能看出觉醒,不,第二阶段时就会张开的很精致。
四目相对,但这才刚出生不久的恶魔,确切说是小恶魔,却一点都不怵,反而有点好奇似的盯着他看,眼里的胆怯更像是怕生而不是本能地畏缩他,同时对他的头发特别喜欢一样,两只细小的手不停地捻弄着把玩。
心底顿时有哪块地方被触动到,伸手指尖刚触到对方,就非常吃力又执着地抱着他的指尖舔弄起来,仿佛那是天下最美味的食物。
大概是饿了。手指上可能沾了些许糖粉。
小心运用着自己的魔力——他还从来也不知道,他的魔力还能这么用,在这么细小的地方——将对方提溜下来,小翅膀一颤一颤,显然还不曾学会如果利用它们来飞。
口袋里还有一颗顺手放进口袋的小小糖果,他这个体型刚好能够抱着舔着吃进去。
也就是在这一刻,白魔王做了个决定。

「要吃吗?」

也是在这一刻,白魔王突然理解了,那位上级恶魔如此着紧某位中级天使,以至于不惜付出一半魔力与之生命相连和卖命给他的理由。




「快逃!龙持!!」

周围是一片血液组成的火海,恶魔们四处厮杀,小恶魔们一个个倒下。
其中一位男性小恶魔托起尚只有手心那么小的小恶魔——虽然他几乎没有尽过一天作为父亲的责任,甚至还做出过一些可能伤害到他的事——利用自己最后的那点魔力帮助儿子飞向远方。
路线是早已确定好的,那些家伙不可能找的到,自然就会安全。

「龙持,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目的地是一颗巨大的树,没哪个恶魔会没事去爬。
只是为防万一,你需要先陷入沉睡,等哪天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你就将忘了这一切,重新开始你的生活。
希望,这一次龙持你能够,遇见给予你幸福的对象。




白魔王名为:北门伦毘沙
小恶魔名为:是国龙持

从这一刻开始,属于他们的故事就此开启。




*微量crossover
*某上级恶魔与某中级天使不需要我说是谁了吧?
*可能有后续(多半没有,在另两篇中穿插)

评论 ( 5 )
热度 ( 23 )
  1. 惜雨憐晴小言の纲 转载了此文字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