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捡到一只汪(时音)03

*音也生日贺文

*大灰狼时矢和小金毛音也,养成系


这家伙……

眼看着音也的心思明显飘去了其他地方,时矢替自己被果肉的汁水给弄得湿哒哒粘乎乎的手感到不值。

到底是因为谁他才对根本就在他猎食范围外的东西费尽心思,利爪用在毫无作用的事情上!

音也目光闪闪,流着口水,尾巴吧嗒吧嗒摇来摇去的样子真可爱,让时矢想要立刻就抱在怀里午睡,或者一口吞了当下午茶打打牙祭的程度。

但时矢还是忍住了。

时间完全已经是晚上,而非下午,整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没个消停的时候,估计也几乎没点油水,瘦肉的营养价值更高,口感却相当柴,味同嚼木头,填饱肚子之外,口腹之欲的其他方面也得有所要求。

尚在长身...

跟风做了这么一个人表,打CP的TAG是为了防雷,不逆,不逆,不逆!重要的话说三遍……

Game(时矢中心)-3

*来拔个草

*打时音tag是为了防雷


猜谜的秘诀是什么?

是要开动脑筋,瞅准谜眼,见招拆招,摸到谜路,一击即中!

而作为请别人猜谜的出题人,尤其还是在比拼的环节,需要考虑的则更多,让它更具有娱乐性,选用的词不能过于复杂,时间宝贵容不得他们有半点浪费,也不能过于简单,有故意放水的嫌疑,跟节目用意不符,给别人看笑话。

同时也要考虑同伴们的知识储备量,其中有几个容易状况外,或者慢一拍,还有捣蛋的可能。

刚开始……说的是呢,果然应该先稍微试探下他们情况,然后再做调整。

时矢闭上眼,脑海里大概浮现出个雏形,自信满满地重新开眼,对着麦克风喊出个词,便下笔开画。

握笔的手刚劲有力,线...

月华(开石)

*这对真是太棒了!

*抱歉我没完全写出他们的好

*此文会在8.23-8.24的cpsp2019上作为无料发布,摊位号:C23-24,摊位名:绝望馆,记得来找我噢!有更多开石和晓杏同好我会很开心的


淡黄的皓月悬在半空,平静的湖面倒映着它的影子,岸边的花草伴着虫鸣,高楼迭起的城市中绝难见到的景象,惹得路过的人忍不住便驻足欣赏一番。

然,并非所有的人都有此等兴致。

或,有这种闲情。


忍雾从被窝里爬出来,没发出半点声音吵醒周围还睡着的其他(姑且算是)团队里的人,这是他强项,悄无声息便可出现在任何地方,或从任何地方消失。

准备拉开木质移门走出去的时候,却受到了阻碍。

脚踝...

最近似乎流行这么一句话: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不管你怎么想,总之是我觉得

姑且不论本身语境是怎样的,个人认为这句话是非常有道理的

我吃的CP我觉得觉得好吃,至于你吃不吃,你觉不觉得和我没有关系,我觉得好吃/甜/很吸引的就够了,反之我不吃的/天雷,反正我就是雷不需要别人来觉得好不好吃,和我也没啥关系

同理,作为一个同人写手,我觉得我写的挺好的,我写出了我想要写的,这就足够了,想要进步就必须得要动笔

醒(北是)

*久违了的北是,来拔拔草

*写过同名系列,不要当做一篇文,虽然也是个新系列

*不说人话的王子真的好难写啊


「……唔?已经早上了?」


眼皮快速转动许多下,它的主人总算肯认分地把双眼打开,紫宝石般透亮的瞳孔尚带着迷茫,嘴里嘟囔着蹦出几个字。

半晌,似乎是完全清醒了,是国目光自顽皮偷偷溜进厚实窗帘缝隙的一缕金黄,转向眼前二十公分处,某个熟悉的均匀起伏着的胸膛,按理说他锻炼的时间还更多,反倒是后来的阿伦拥有胸肌还有八块腹肌,作为偶像的自我修养来说还算过得去吧?

双手悄然爬上后背,彼此胸口紧密贴合到一起,感受近乎同步的心跳。

好温暖。

感觉好舒服。

担当男二与知名女...

时音果然又是对卡!我就知道这个传统不会崩,官方我爱你啊!

不过说真的,本来看到Toki,还以为绝对是不满会长要搞事随时篡位,结果和音也是堂兄弟还都是会长控哈哈哈

音也这次感觉随时都要玩袖子打架,希望官方再次打我的脸(bu)

和偶像一起(时音)

只是路过商店不经意往橱窗里层叠的电视机屏幕看了一眼,他便被深深地吸引住,再也挪不动脚步跌入那个世界。

如火焰般剧烈燃烧着的红发,闪闪发亮,却不教人烫伤;亮堂堂褚红色的双瞳,顾盼生辉;灿烂过分的笑容,使人犹如沐浴在充满阳光的春天里;神采飞扬冲过终点线的身姿紧紧扣动着心弦。


停下手中的笔,文化课的作业暂时被时矢抛去一边,快速利落的将文具书本等等收进书包里干净又整洁,无视叽叽喳喳想移步向前对他邀约又碍于他冷冰冰的面容犹豫着踌躇不前的,无论男女,潇洒地走出教室。

脚步果断又轻快。

优等生的时矢,给同学们的感觉向来睿智又优雅,但此时他顾不了这么多,比平时酷出许多倍的表情,只是为了掩饰其下...

休息日(增阿)

*久违了的增阿

*有后续

* 灵感全部出自和@云生三浦 的合(聊)作(天)


「来打扰啦!!!」


尽管隔着一道房门与一个充满科技感超大的客厅的距离,增长还是在第一时间听到了来自玄关处某人的大嗓门。

果然这就来了呢。

增长微微笑着摇头。

本来还正想着要不要直接到楼下去找他的,不过Thrive的房间和他们MooNs的可不一样,要是刚好碰上刚士或者健十,免不得要被他们吐槽两句,悠太跟他们闹腾的画面怕是也少不了,虽然那样也挺好的,悠太活力四射的样子很可爱,但难得他们的休息时间有所重合(当然也有着少许,只是少许的刻意调整行程使之尽可能多的重合成分在)……

以...

月兔(时音)

*雪月花paro

*标题与内容无关

*酒名是随便捏的


「雪月花」。


有一种被称为神酒的日本酒。看上去是淡黄色半透明好似白酒一样的,却犹如但每月中高悬于顶的皓月,喝口相当的甘甜,掩盖其中度以上辛辣的味道,是知不知不觉,沉迷其中。唯有处于上位的贵族,才偶有机会享用这一滴酒。极为稀有上品的日本酒。

其名为「月兔」。

又名。


「雪月花」。


此刻音也正被它所煽动。

一杯接着一杯的,经过口腔,滑过喉咙,浸入胃里,融合到整个身体之中。

平时他是不怎么爱喝酒的,但今天是例外。

好在身为某个四季如春小国的未来统治者,他自小或多或少接受这方面的训练,鼓舞士气也好重大的君臣...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