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清晨(时音)

*大概有……后续
*撒糖
*时音宠溺日常



夏日的阳光总是攀爬的特别早,比起薄纱稍厚一些的窗帘并不能阻止它溜进房间,渐渐爬满整个床铺。

床铺上熟睡的人对此相当不满,嘴里含糊念叨几个就连他自己可能都听不懂的词,身体扭动着向被窝里钻去,只留枕头上一撮红发继续染上一片金黄。
前后坚持不过几分钟,身体不顾主人本身的意愿,重新露出整颗脑袋,以免长时间地闷在被窝内呼吸不畅,害大脑缺氧。
音也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挡着双眼,不让阳光过多地照射他的眼睛,但这显然没什么用,依旧执着地透过缝隙企图把人唤醒。
鼓起脸,音也还不肯放弃,用力挥手想把这扰他清梦的给赶跑。
意识到还是不会有任何效果,音也干脆选择背过身面对墙壁。
过程中却有了困难。
身前多出来一堵墙,本就仅供单人休息的床铺由此变得更为狭窄,手上的触感倒不是很硬,有点软,没有那么冰冷甚至有些温度。
察觉到好像有哪里不对,音也仍是不愿认命,锲而不舍地继续摸索。
那面墙都不平整,有些地方有着奇怪的凹陷与纹路,还会上下起伏。
「早上好啊,音也。」
直到头顶传来一声熟悉的低沉磁性嗓音,还有隐藏的笑意,音也终于意识到这并不是堵墙,而是某个人。
受这一惊吓,音也的睡意是连半点都荡然无存了,脸上飘起两朵和发色一样的红,睁开眼讪讪地冲对方一笑。
「早上好,时矢。」
时矢一手撑着脑袋,轻抿的薄唇两端微微上扬,不用想也知道其实醒来已久,迟迟没有动作,只是不想吵醒熟睡中恋人的缘故。
恰逢假期,绕是时矢也做不出非要同伴早起的事,何况还是恋人。
倒是良好的生活习惯使得时矢还是在和平时差不多的时间醒来,无须赶着去工作,又没有睡个回笼觉的打算,时矢也乐得欣赏起音也的睡颜,也是有段时间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出道之后他们便换了宿舍,房间里多出一个前辈(应该说是他们打扰到了前辈),『恋爱禁止令』没有明确说毕业就默认解除;纵使已经作为一ノ瀬ハヤト在这个圈子里行进过一段时间,组合出道后的忙碌程度依然有一点,只是有那么一点吓到他,也不经常全是团队工作,个人的反而更多;发生过太多事,也不尽是些好的,音也虽然元气满满,都能看得出疲惫的痕迹,想必很难睡好。
这些天音也都很愉悦,live成功开启又圆满结束,收获了粉丝们还有伙伴们的善意,他特意请求同伴还有孩子们一起帮忙实现的计划也大获全胜——那个表情想必会成为他这一生的宝物。之一——从他全无防备,张开口呼呼大睡还能笑着的样子就能看出来。
一不留神就看的入神,没想到音也会做出那么一段举动,差点就害他忍不住想有些其他动作,但现在还在白天,难得今天太阳终于肯露脸,刚好是个适合打扫的日子,有可能的话,下午还能出去走走,必要的生活用品都用的差不多了。
只是最终没能忍住把音也的头发拨开,在额头上落下轻吻,不过现在看音也这样子多半是完全没有察觉到。
然后开口提醒他。既然都已经有醒转的迹象,就起来一起活动下身体。
「脸色看起来还不错,要再睡一会儿吗?」
话是那么说,音也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他需要更多的睡眠,他一个人来处理也没有问题。
整理书籍这些事情也着实不敢交给音也,扫地擦窗之类的,反正也不急在一时。
「不用了啦,我已经睡够饱了。」
缩缩脖子,音也心虚地撇开视线。
本来很容易就睡死这点他是很清楚,但是居然睡迷糊到完全忘了昨晚是和时矢抱着一起睡。
时矢要是知道他会怎么想呢?
「那就起床,来做大扫除。」
「时矢,你是鬼啊!好不容易能有个休息,让刚醒来的人做大扫除?稍微再休息一下啦,一下下就好!」
「这是当然,音也,你先去洗漱,我去准备早饭。」
「时矢要亲自做吗?」音也登时掀开被子半坐起来,被甩开的被子差点被打到时矢的脸,「那我想吃热香饼,都好久没有吃了,热香饼。」双手撑在身前,看向时矢的双眼闪闪发亮。
「还提起要求来了?好吧,就当是live成功给你的奖励,加很多蜂蜜?」
「嗯!」
用力点头,音也在时矢脸颊上快速亲一下,跳下床快速冲去浴室的时候,嘴里还哼着些不成调的曲子。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