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Kiss!Kiss!Kiss!(时音)

*520/521贺文

*系列,后面还有,果然522前发不完

*感觉会被揍,求下手轻点

*大校园设定很有趣,多半会有同大设定下不同或继续故事

*算是crossover?



——时音の场合——

 

 

靠在门边微微喘气,时矢透过门口探出头来确认这一带暂时不会再有任何人经过,大概就算过来也注意不到这边,才放松下来,身体整个向下滑跌坐到地上。

 

也不知道这个学校的校长是怎么想的,本来好好的『恋爱禁止令』挺好的,虽然有时候的确是麻烦了点。但在校庆期间这一条就仿佛失去了它的全部功用,理由还是:

——青少年嘛,这个年纪喜欢上谁或者被谁喜欢,是很平常的事。只是作为学生须以学业为重,只是平日里总被繁重的功课还有社团活动压的喘不过气,偶尔也需要给学生们放点水给他们店甜头,以缓解那些压力。

他也打从心底认同这一点,要不是他的身边现在已经有个能够照亮他全部黑暗的存在,恐怕他现在也是被压的透不过气的人群中的一员。

适当释放压力确实是必要的,保持身心愉快于各方面而言,都能带来好处,提升效率。

但在本就存在情人节这种节日的前提下,校庆也让这条校规行同虚设的意义何在?寒暑假两个假期加上那个特殊的巧克力节日,完全能够满足那些需求。

尤其校庆还不像情人节,直接对外开放,时间也加长三倍。更不用提,由于是校庆,身为万事屋的一员,他们接收的委托本就不少,这一下更是多到铺天盖地,有些平日里看着无关紧要的委托也不得不接下来,就算去掉一些相当不合理的,增加的工作量十倍都不止。

 

「校庆这种可以正大光明偷懒的日子,还得这么忙碌,心累不说还未必得多少好处,万事屋还真是辛苦啊。」

前天晚上,好不容易暂且将委托告一段落,准备回宿舍,他们的学生会长找到了他,对他这么说。

「……学生会长找万事屋,应该先通过万事屋但那,才符合校规,直接来找我,这算越级了吧?」

「这是我私人的委托,和学生会无关。」

「……万事屋的成员不止我一个。」

「我判断这件事只有时矢你能够做到,而且只会占用你半天的时间,那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继续万事屋的工作,余下的半天时间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如果你需要,我还可以为你提供休息的房间,这点特权我还是有的。」

「你有什么意图?」

时矢还是很犹豫,虽然学生会长说的口气很诚恳,开的条件十之八九也是真的,这个人在这些事情上总是很大方。但是学生会长无缘无故给个平时八竿子也打不着,甚至有些对立的组织成员行那么大的方便,百分百还打着其他主意。

只会占用半天时间这点也有存疑。

「那个红头发的……是叫音也是吧?向你告白了对吗?我认为这刚好是个机会,你可以好好给他回复。趁现在和他交往,不是很好吗?」

果然……

时矢头上落下一滴汗,这人竟然知道,学校里的事当真瞒不过他吗?

「理事长校长那边呢?」

「这事只有我知道,校庆期间在一起,无论从哪方面看你都没有坏处,不然还要等上很久,他能等你那么久吗?」

「……你有什么企图?校内不是有恋爱禁止令吗?」

「所以才要趁着校庆这三天时间,他们之后就算知道也管不到,不算违反校规,我能说服他们,」会长笑的更为柔和,似乎是想要让他更加放心,「于我个人而言,也不想看到我的朋友有这方面的烦恼,这可是我的一片心意,请你务必接受。」

「才怪……!你就是个老狐狸,后面肯定还谋划了别的东西。」

「就算作为学生会长方面来讲,偶尔也得对学生放个水吧?没道理只有一般学生能够享受到,我们学生会风纪委还有万事屋三个组织的成员忙活那么久却没得任何好处,我也想趁这机会打好关系,学校组织是为了学生服务的,总那么对立,对学校氛围其实并不好,能有所改善是再好不过。」

「你这个老狐狸!」

「多谢夸奖。」

 

委托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只要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在某处一站,然后站着不动等待后续通知就可以了。

然而没几秒钟,时矢就发现这是个陷阱,突然之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出现的,冒出了无数的人,密密麻麻的,差点连他站立的地方都给挤兑没了,一个个叽叽喳喳的吵的他头疼。

所谓的后续通知当然是没有的。

现在的女生真心可怕!

一边在心里下着评语,时矢一边努力一副不在意的表情绷着一张脸,好赶跑一些人,哪怕走掉几个,也比此刻的状况好一些。

事实证明,这想法太天真了,非但没有被吓跑,反而更吃这一套似的聚集来了更多的人,硬生生使得前方空出了一条道,当某会长大摇大摆的走过,时矢深刻体会到他上当了。

果然是老狐狸!

为了自己能够脱身,就这么把别人拖下水,还号称是要搞好关系?拉仇恨还差不多。

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时矢咬咬牙,干脆破罐子破摔。

反正那个学生会长说过,只要在校庆期间让人有那个印象,就无所谓是吧?

「我有喜欢的人,所以抱歉,无法接受各位的心意。」

结果仍与想象的相反,听到想要取悦的对象有心上人,非但没让她们因此死心,反而开始更多的试图挖掘那个所谓的心上人是谁,她们是不会轻易上当的。

这样下去别说半天了,一天都别想脱开身。

「时矢?」

那个熟悉的声音出现救到了他,也不知道为何音也的身后却没有跟随着别的什么人,作为整个万事屋乃至全校的宠儿,这是很奇怪的事。

算了,不管它。

「我喜欢的人来了,抱歉,先走一步。」

说完时矢趁着女生们来回看寻找着心上人的间隙,冲出去把音也拉走,被其他人发现只是时间问题,他们必须抓紧时间。

 

后面的发展出乎意料的顺利,可能又在别的地方出了点什么事,吸走注意力,两人气喘吁吁刚一在看着似乎是体育教材室的地方坐下,午休的钟声响起,不多不少刚刚好半天时间。

这都行?

「音也,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时矢暗暗感叹,居然可以算到这一步,看来音也的出现也不是巧合。

「欸?」音也反应慢了一拍,「啊,是有委托过来说,那边出了什么事,万事屋里没有其他人了,所以我才过去,但似乎只是误会一场,很快就处理好了,结果一转头就看到时矢在那边说什么『我有喜欢的人』,看其他人的反应,时矢好像很困扰,就出声叫你了。想也是,喜欢的人当然是想要好好藏起来,恋爱禁止令违反被发现,可是会被退学的。」

看来真是故意算着时间,让音也听到那句话。

「音也,其实我……」

「我这算是…失恋了吧?」双手抱紧大腿,音也头慢慢低了下去,「说的也是,时矢怎么会喜欢我呢?我老是忘了带各种东西,还要麻烦时矢给我送来;万事屋的事情也乱七八糟,要不是有时矢鞭挞我,真的什么都敢接,结果还把本该属于时矢的万事屋但那位置给抢走;做事随心所欲,想起来就唱歌……还很吵……精力也特别充足……做事没条理,失恋……也是……」

「哈……」叹口气,时矢再听不下去了,「我喜欢的人,他是个笨蛋。」

「嗯,不是有句话,女孩子要看着笨笨的才可爱嘛。」

抓开音也的手,时矢一手抓着音也的手,另一手穿过音也的另一边手直接拍上音也背后的墙壁。身体整个压过去。

「那个笨蛋他总是充满活力,到处治愈别人,却顾不得他自己,所以我得看着他,不让他受伤害;傻傻的一个人向前冲,无条件的相信任何人,所以我必须得要鞭挞他,以免他上当受骗;老是丢三落四,也不懂的收拾,又大大咧咧的什么都敢说,很容易被人盯上被人背后使绊子,所以我得借着给他送东西的机会,留心着,确保没人敢动他。」

「嗯,听起来的确是个非常不错的人。」

音也的声音愈发消沉,仍是想给时矢加油鼓劲。

「能被时矢喜欢的人,很幸运,也一定会喜欢时矢的,不过这样一来,我继续这么粘着时矢就不……嗯嗯!时……唔……」

未免音也继续说那些有的没的,一心要把他给推出去的话,敢情他的话又全白说了,时矢直接封住音也的嘴唇。这样比较快。

在嘴里舔过一圈,时矢把人放开,确定音也整个人都傻住,只能看着他,继续把话往下说,「我喜欢的那个笨蛋,最笨的地方在于,我都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显,他还是不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他,固执的认为我喜欢别人。」

「欸?时、时矢?」

音也还是很疑惑,脑子里转不过弯来。

「我喜欢的笨蛋就是你噢,音也。」

指指自己,音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时矢真的会喜欢他吗?他一十木音也?

「可是……」

「没有可是,因为你总是傻傻的,对谁都没有戒心,为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又总是努力,而不是嘴上说说,一直缠着我问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万事屋的事虽然乱七八糟,但其实很有想法,也是真心的为同学着想,拼命的帮忙达成他们的心愿,我才心甘情愿的把但那的位置让给你。」

再次轻啄记音也的唇,时矢顺势把音也带进自己怀里,背靠上墙壁,「喜欢我也那么明显,生怕别人不知道,还好像一副想尽办法隐藏的样子,这么用力的拼劲全力来爱我的人,我怎么能有办法不喜欢他呢?所以我也下定决心,要把我的爱全部都给你,倾尽一生的所有。」

「时矢……?」

「音也,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也经常都让你误会,没想到竟然连喜欢,都能误认是别人,我之后会想办法尽力好好的表达自己,唯独我爱你这一点,你千万要记住。」

「时矢你已经很会说话了,比我会说多了。真的,时矢,喜欢这样的我?」

「什么叫这样的我,不准这样说自己。」

「可以吗?」

「嗯。」

「那……我很会闯祸,时矢之后教训我的时候,能不能稍微,温柔点?」

「既然要交往,对恋人温柔相对,这不是当然的吗?」

「那我还有一个要求!」

「你的要求还真多,才交往就这么得寸进尺,」话里藏着笑意,时矢半点都不介意音也爬到他头上去,他已经决心一辈子都宠着音也,「没问题,你说吧。」

「以后,不要再笨蛋笨蛋的叫我,都交往了,就应该只叫名字。」

「……当然。」

当着别人面他怎么舍得?但是私下会不会,又是另一回事。

「当真?」

「你不相信我?」

「相信,是相信,但是……时矢有时候都很恶劣。」

「说的也是,既然这样,我先表现一下我的恶劣,让音也你能够适应。」

「什……唔!时……矢……嗯唔…」

以唇封缄。

至于两人后来还发生了些什么,只有第二天一早,过来帮他们开门的人,才会知道了。

 

评论
热度 ( 35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