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Kiss!Kiss!Kiss!(北是)

*520/521贺文

*系列,陆续放出

*不保证都在522前发完

 

 

说到凤凰高校最为让女生们感到雀跃的日子,除了情人节外,莫过于每年一度的校庆游园祭。为期三天。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凤凰高校校庆规模比其他学校更大,内容也比其他学校来得丰富更多,女生群也远比其他学校来得多的多。

不只是他们学校而已,还会吸引来自其他学校的人来。

要说为什么。

当然这是各学校所有女生得以一睹凤凰高校学生会及风纪委的成员,个个家世显赫,文武双全,更为重要的是——每一个都是美少年!!

每种类型都有,总有一款适合你。

在这能一睹所有帅哥的日子,试问有哪个女生会轻易放过呢?在校内,随时可见拼命补妆、拼命对着镜子摆出各种pose的女生,目的没有其他,就是为了与凤凰高校的帅哥们能有一段佳话。

 


——北是の场合——


 

「啧!」

学生会室,是国坐在学生会长北门那张皮草沙发椅上,翘着右脚,手指不时敲打着大腿,看着窗外密密麻麻的人群,嘴里砸了一声。

但包括学生会副会长增长在内却没有一个人开口对是国这一行为说点什么。

真不知道这种活动有什么好的。

密密麻麻的,走道还有空地到处都是人,有时还会被占满,同行者之间彼此说着话,哪怕声音再小,还是嘈杂的不行。也不尽是些好听的话。

悠太他们居然还有闲心跑出去玩,一旦被那些女生所缠上,可别想再那么简单就好脱身了。虽然其中的确是有几个,以能够被女生们包围为荣的。

也因此,是国除开一开始跟着学生会长北门一起在直升机上向全校宣布:校庆游园祭就此开始。外,再也没离开这学生会室半步。

而与是国不同的是,北门身为学生会长是极为忙碌的,几乎每个地方都需要他去巡视并且给出相应意见,必要时还要亲力亲为给忙不过来的社团或是班级搭把手。

游园会整整三天!整整三天的时间,都无法见到北门,这不等于是要了他的命!

……呃!

等等,不要误会。

这才不是他离不开阿伦,但你们也知道了,如果有一个人在你的身边久了——他和阿伦虽然年龄上差了两年,却是自幼稚园开始便认识,一起玩到大的童年玩伴——还整天像只大狗一样围着你转,嘴里尽是些让人害臊的话烦着你,突然有那么几天不在,难得联系上也顶多只能说上几句话——别看他只是个普通的学生会成员,他也是相当忙碌的——几乎等同于失联状态,肯定是会不习惯的。

这才不是想念

然而就连是国自己也明白,这一说法是有多薄弱。

说服不了自己。

今天,就是第三天了。

「龙持,下午三点,外校学生就要清场,你就趁这个机会,去我们这次最受欢迎的鬼屋,散个心,学校活动偶尔也要参加一下。」

增长低头沉默了好一阵,然后才抬头向是国提议。

「……鬼屋?」

「嗯,据说相当吓人,来参与游园会的都去挑战过了,目前为止还没有谁成功走出鬼屋,需要靠社团成员帮忙救出去。」

「欸——」

拖了个长音,是国脸上不禁露出些许失望的神色,鬼屋这种地方一听就很假,竟然还有没成功走出去的。

不过比起继续在这里无聊到快睡着,稍微去走一走,也还是可以的。

 

 

阿和完全没有说错,三点过后外校学生清场,校园走去鬼屋的一路上都没遇见什么人。

大概还是白天的关系,是国总觉得这个鬼屋没有想象中那么黑,和之前和悠太他们玩过的鬼屋有所不同。

时不时晃过眼前的也基本都是日本传统的,气氛倒是营造的还不错,偶尔也会被吓一跳,然而是国还是完全无法想象,只是这种程度就吓到走不出去了吗?

是有哪里搞错了吧?

还是这次游园会里还存在着另一个鬼屋,他去错地方了?

过不多久,是国就不这么想了。

「……」

这只是个普通的教学楼里的某个教室没错吧,印象中并没有哪间教室特别大,至少没有能让他走了进小半个小时,还不能走出去。

在黑暗之中,人的感知力会放大。

是国突然觉得背后毛毛的,好像有什么东西靠近,猛一回头却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错觉?

再下一秒,是国感觉有不属于他的手自背后缠了上来,交错在胸前,轻轻向后一带,是国背直接贴到对方胸口,略有些硬硬的,还能感觉的出来身板略薄,身高明显比他高出许多。

太过熟悉的温度,让是国很快就发现这么失礼的人是谁。

「……阿伦?」

「吸血鬼喜欢B型血,可以把你的血贡献给我吗?」

无视是国的问题,北门自顾自的询问着,嘴唇贴近是国的脖子,寻找着动脉的位置。

「啊……!!!」

在看不到脸的情况下,脖子上多出的温润触感,无疑比平时没少做本该已经习惯的更为可怕,是国几乎没法克制自己直接尖叫出声,体温也在瞬间飙升。

总觉得,更让人害羞了。

「不行噢,这样会把其他吸血鬼也给引来的。」

「这都是谁害的啊!」

「那么,可以吗?在这个位置,把你的血液交给我。」

「吸血鬼想要人类的血液,是不可能要不到的吧?」不知是为了避开这种比平时数倍麻痒的感觉,还是为了让北门得以更为方便的吸食他的血液,是国偏过头,「不过每个进来这里的人,都被抱住吸血,吸血鬼大人还是那么饥渴吗?」

是国立刻感觉到颤抖通过紧贴的背部传递过来了,大概是在忍笑。

有什么可以笑的?

他又没有说错。

「很可惜,这只吸血鬼只钟情于这个味道,已经没法再去吸食其他人的血液了。」

隐约可以听到虽然为数不多,但是同在鬼屋里的其他女生,「吸血鬼到底是在哪里啊?不是听说,要是找到了吸血鬼……」

原来如此,怪不得走不出去。

是国也在同一时间明白了,增长特地让他过来的原因。

早在被阿伦从背后抱住的时候他就该明白。

伸出自己的手,搭在北门的肩膀上,「伦、阿伦……」

「你搞错了,现在这里只有吸血鬼,没有什么阿伦。」

「……」

既然这么想玩,他就奉陪到底吧。

「之前都没有哪个人类教过我要怎么从吸血鬼的身边逃走,我也没有其他道具可以脱身,所以……」

又是好一阵颤动,北门似乎是满意了,在动脉的位置留下自己的印记。

跟着轻轻托住是国的下巴,温柔又不容反抗地将脸转向自己这边,在唇上落下自己的温度。

北门的吻就和他人一样的温暖,却强硬的不允许有任何拒绝。直到是国整个人都因为缺氧,而无力的捶向北门,才意犹未尽的放开。

「这么一来,龙持就是吸血鬼大人的所有物了。」

看着眼前笑的一脸纯良,似乎还带着点腼腆(?)的学长兼青梅竹马,是国很是无奈,演的还不够吗?

「这就要看吸血鬼的表现如何。」

「是呢,龙持的血味道很好,所以每天都要喝。」

「那,暂时属于吸血鬼大人,好像也不错?」

「龙持!!!」

用力抱紧,再次交换的吻大胆了许多,也激烈了许多,只是这次留了空使得是国得以维系呼吸,直到副会长来找会长去进行游园会结束陈词之前,两人都旁若无人的吻着。

可喜的是,也始终不为任何人所发现。

 

评论 ( 7 )
热度 ( 30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