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側に居るから(北是)仮

*短打
*捏造
*弱气(?)王子
*谨以此文送给@惜雨憐晴 感谢分享了那么多好物给我



开场前两小时。

「好!到此为止!」

一合声,一句话,前一刻还在紧张彩排中的成员停了下来。
该喝水喝水,该擦汗擦汗。
北门还有些喘。
「北门先生,表现非常棒噢!」
澄空适时地跑过来,给北门送上补充能量的必需品。
「是这样吗?小翼,谢谢你。」
展露一个笑容。
「北门……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什么都没有噢。」
「这样啊,那北门先生快去休息室好好休息,再一个多小时就要正式上台了,调整一下比较好噢。」
澄空放心的离开了,北门用力抿嘴。
在女士面前,果然不能露出这种表情啊。
说句实话,他的表现并不特别好,连平时水准的一半都没有拿出来。

会是头一次登上音乐剧舞台的关系吗?



开场前五分钟。

再次检查了下自己的仪表仪容,虽然staff都表示没有问题,北门仍是不敢有所大意。
怎么说,总觉得状态不对。
究其原因,他其实也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因为龙持不在这里。
会成为偶像出道,在娱乐圈这片天地闯出一番属于他的位置,有一大半,都是龙持的功劳。
相识之初,龙持就是杂志的平面模特,在聚光灯下闪闪发光的样子,使得他头一次萌生了想要成为偶像的念头。
在龙持的身边。
然后是一路共同加入少年班,一同参加各种不同的训练,最后也没半点悬念的以同一组合出道。
一直以来,北门的身边有是国,是国的身边有北门,就像一日三餐这么自然。
B-project企划正式开始之后,分别拆散再组参与其他活动也有几次,大多身边也有其他组合的成员,大约是抱有不服输的心态,虽说状况不佳,倒也还算能够应付。

「阿伦!能不每次都把我当借口?!」
「但是……」
「真是的,明明表现那么完美,就不要说什么状态不佳还都是因为我这种话啦!」
「龙持……!」

龙持在偶像这一块,是个骄傲又温柔的前辈。
不论表达有多少次,龙持也会用那句话来表达对他的鼓励。
可是这次只有他一个人了。
这次的帝剧音乐剧,当真只有他一个人。
他真能好好表现吗?

能够被选上成为帝剧的演员,意味着怎样的一件事,北门似乎并未察觉到这一点。

「北门先生,Stand By!要准备上场了噢。」
「这就来!」
现下也只能靠自己努力了。
出发前来做最后一次彩排之前,他是有把票交到龙持手上了,也不知龙持能否顺利完成今天的通告,过来这里。

5
在手心写三个『人』字
4
用力吞下去
3
挺胸收腹
2
踏出脚步
1
寻找你的身影



演出大为成功,掌声一浪接着一浪,安可声也持续几次。
总算可以回到后台,北门脖颈上挂着块毛巾,只顾得上擦上几下,就匆匆走下舞台,四处寻找着些什么。
更确切的说,在找着某个人。

「今天都在剧里分心好几次了吧?阿伦,真是的,你都在想什么啊?下面可是有很多观众在看着的!」
听到声音,北门眼前一亮。
这是他最为熟悉不过的声音,特地给他留了票,唯有在他身边才能安心的声音。
「喂!阿伦你有在听吗……?」
「龙持!!!」
紧绷的神经立时放松,北门随手把毛巾一扔,也不管还没有卸妆更没有把舞台服装换下来,用力一把抱住是国,脑袋搁到肩膀上,还不忘蹭上好几下。
「等一下!阿伦,这是做什么?粉都蹭我身上了,脸都要花了,你是想破坏完美无瑕的天然王子殿下的形象吗?还有戏服!都要皱了!明天还要继续演出吧!不要给staff添麻烦啦!」
「你听我说,我果然不能没有龙持在身边,你一不在,我就完全不在状态,好在龙持你来了,几次我差点出状况,看到龙持,就什么感觉都回来了噢,谢谢你来看我。」
无视是国的话,北门倒是停止了蹭的动作。
「这是……难得有票,我也有空,不看……也浪费。」
「嗯!龙持,舞台剧感觉怎么样?」
再过一会儿,似乎是蹭够了,北门拉开两人的距离,仍是搭着是国的肩膀。
附带一个炫目的笑容。
「嘛……就表现来说,还算过得去。」
「这都是多亏了龙持噢。」
「这话什么意思?演戏就要有演戏的样子,我们可是职业偶像,你老那么分心,可是会影响到我们的!你也赶快从我这里毕业啦!」
「唔……」歪过头,北门努力想了想,「很难啊,只有龙持在我身边,我才能百分百的发挥,这辈子可能都没法毕业。」
「是是。」
默默在心里翻着白眼,是国懒得反驳也无从反驳,这个天然的王子殿下,总有办法说的他想不出一个有效的词,来回应他的话。
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其实有些话让他很受用,谁让阿伦这么会说甜言蜜语呢?当然他是不会承认的。



最为重要的人此刻就在眼前,握紧对方的手,感受他的回握,确认这个人始终都会在他的身边。

「那么,回去吧?」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