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My Gentle Your Sin(北是)04 fin

01 02 03

 

 

 

龙持有什么在隐瞒着他。

北门不自觉地沉下嘴角,又开始了。


龙持依然在和组里的几个人打闹在一起——主要是悠太他们三个人——外加其他组里的几个人,其中也有个红头发的,和龙持特别投缘的样子。

倒不是打闹这件事本身有问题,而是只要自己稍微靠近一些,龙持的表情就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以及双眼里的光芒,尽管只有一点点,比起前段时间黯淡了许多。

仔细想想,一起行动的时间,是不是少了不少?去他房间躲避的次数也少了许多,本来也只当是龙持终于渐渐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能够与一些人打成一片,现在想来,也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龙持……」

低声唤起对方的名字,北门自己也生出了些许异样的情绪。

他对于龙持来说,其实也只能算是年纪略大的哥哥,甚至可能连哥哥都不是只是个年长者。对他的称呼里都带着生分,对其他人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叫着下面的名字。

「北门先生?」眼前多了只小手乱晃,伴随龙持依旧带着几分奶气的嗓音,「在想什么?」

「龙持……」刚想着的人此刻就在眼前了,北门复又秒转换成唯有对着龙持时才会有的温和笑容,唯独面对龙持,不想被他接触到自己任何的负面情绪,「我在想今天有没有龙持喜欢的甜食供应,马上就要晚饭时间了。」

「甜食这种东西,就算没有也没关系!」撇撇嘴,是国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棒棒糖,三两下拆了包装塞进自己嘴里,「有这个就足够了。」拆下来的包装则是摊开平整之后,重新折叠成四四方方的小块放回远处。

那个棒棒糖品牌,如果没有看错,是他推荐给龙持的品牌,之前他的房间里有,他也给了龙持一些。

原来龙持这么看中他提的某些建议,比起未必能随时补充的甜食,确实这样小巧又可以方便携带也不用担心会弄脏的小零食是最合适不过的。

龙持确实地,有在把他的话听见去。

意识到这点,北门不否认当下的那一瞬间他是十分高兴的。

难道他想多了吗?

不,这多半是不可能的。和家庭教育兴许也有关系,他在这方面的感知力尤为敏感,何况龙持无时无刻不在他心上。

「龙持,等下,到我那里聊会儿天,好吗?」

「!」是国震惊了下,眼珠往右上一转,「我和悠太还有百他们约好等下一起打UNO牌。」

「我知道了,龙持你别玩太晚。」

「……知道了!」

打UNO牌这个多半也是谎言。看着是国像只猫一样跑开的背影,北门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

是他做的还不够好,所以宁愿撒谎也要避开他?

是两岁一个代沟,他们之间存在不止一个代沟,所以更有意愿和其他人玩?

还是他自作多情,其实他压根没有打开龙持的内心,只是出自他的那个玩笑似的胁迫才不得不……现在有了其他可依靠的了,对他也终于忍耐到了极限,所以扔了下他?

北门从来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会想这么多的人,而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

到底是为什么?龙持,你可以告诉我吗?

 

抱着这样的疑惑,又过了好几天。

龙持始终与他保持着距离,话还是一样有说,上课也一样有着交流,但就是,无论他如何邀约,都不在那以外的时间与他有所交流。

 

「那个,就是传说中,松藏先生的……」

这个声音是??

北门从大厅的沙发上抬起头,这个地方来来往往的人是挺多,会使用沙发的人却很少,他可以稍微在这里冷静下头脑。

他没有猜错,果然是阿和。倒是有听说阿和也去了某个艺能培训中心,看来和他在同一个地方。

「阿和。」

「……伦毘沙,」增长这一句也不知含了多少情绪,挣扎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伦毘沙这么失落的表情相当少见,作为难得重逢的前搭档,多少也需要关心一下,「怎么了?」

大约是久别重逢的至交好友(北门单方面认为)的问话,彼此知根又知底,北门很快就把所有的事情都给吐了个遍。

增长越听越是皱紧眉头,这个人还是一点都没变,大概无论过多少年都不会变,和伦毘沙扯上关系的人,真令人同情,「伦毘沙你,事情真的和你想的一样吗?」

北门满是听不懂的表情看着增长。

「看得见的地方,的确什么也没发生,那,看不见的地方呢?」

闻言,北门身体一震,眼睛微微撑大。

阿和这句话什么意思,难道……?

「伦毘沙你啊,真的一点都没变,从来也没有换位思考过你都给身边的人……」

察觉到自己也许说了某些不该说的话,增长立马站了起来,转身就跑。

北门也跟着站起来,只是跑向相反的方向。

如果说有什么是能够藏在他眼皮子底下的,就只有某几个地方而已。

才转过几个转角,龙持果然出现在那里,在一起的那几个男的却并非他所熟悉。却依旧眼熟,不就是龙持才刚来他那组的时候,当着所有人的面对龙持冷嘲热讽的,现在说的话也差不多。事到如今,也无论如何都不认龙持本身的努力与能力。

一旦认可,就等于承认自己才能上的不足以及远不及龙持的努力,为了所谓的自尊心。

「这就是导师让你做的衣服?很拽嘛!」

「不要因为老师夸了你两句就得意忘形!这种衣服,哼!一点设计感都没有!」

所谓的衣服,应该是指的落在那几个人脚下,淡黄色的布料,上面镶着金属和刺绣的花纹。由于被踩过,可能还被来回碾压过,而皱成一团。

成形之前他也有见过,是龙持花了许许多多的时间一点点制作完成的。

「……!!!」

龙持在发抖,这是当然的。谁的心血被毁都会是这种反应,连同他的心脏也一起钝痛起来,再怎么看不惯一个人,做出这种事情来也……

「还给我!这件衣服做出来不是用来给你们随意践踏的!」

「哈?也不想想你在和谁说话,要不是仗着你有那么个父亲,你以为谁还会让你留在这里?」

「和父亲没关系。」

「还想狡辩,要不是有这层关系,北门家的少爷会搭理你?别做梦了好吗?小矮子!」

「北门先生才不会……」

龙持抖的更厉害了,也不知道是真的产生了动摇,还是为他感到生气。不管哪个他都不会因此而对龙持产生任何看法,反倒是让他明白了一件事,为何这么不想放开龙持这件事。

就算是阿和也看到过他的另一面,唯独龙持只想给他看到温柔的那一面。

心脏的痛感在一点点扩大。

几个猜测全部错了方向,龙持他是在刻意地与他保持距离,谁都无法保证不会真扫台风尾扫到他身上,影响肯定是不会有的,但是以龙持的年纪,再怎么聪明大概也想不到这一点。

他有意的隐瞒也是造成这种错误推测的原因之一。

心痛的同时,更多的喜悦也跟着涌现上来。

「随意诋毁别人的心血,这种事在偶像圈可是从来也没有听说过,果然,你们还是没有当好一个偶像的资格。」

龙持只要保持这样就好。

龙持只要笑着面对每一天都好,这种伤害再也不乐意在他的身上见到。

龙持就只需要,一辈子待在他的身边,享受他的温柔,然后把身心都交给他一个人就好。

「……北门先生。」

B-project并没有接收个人的计划,而是要求必须以组合的形式,这样的话……

「切!下次你等着!」

跑掉了,这样也好。

尴尬的气氛立刻席卷了两人,北门决定把一切都当做没有发生过,捡起地上的那件衣服,拍了拍灰,却又在不经意间看到衣服上的某个标记。

更加深了他的某个决定。

北门莞尔一笑,半蹲着由下而上看着是国,「这件衣服,不是做给老师,而是做给我的?」

「……」

紧着的拳头松开了些许,是国脸上明晃晃写着被戳穿几个字,并且略微泛红。

北门先生,又一次帮到了他。

是国幅度小小的,向下点了记下巴。

「猜对了呢,好高兴啊!」

「但是……」

「没问题,这种程度洗一下就可以穿了。」记得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龙持是最开心的,「不过,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差不多可以叫我名字了吧?」

「阿伦…伦……为什么我非得要叫北门先生的名字不可啊?」

「阿伦?真不错,那就这样,以后都要叫我阿伦,然后,必须要和我一起行动,被欺负一定要告诉身边的人或者老师他们。」

「又不会因为被说两句就!!」

「不行!身为搭档,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这样的人夺去眼里的光芒。」

「搭档?」

「从今天开始,」伸出手,北门抓起是国的手,嘴唇在上面轻触一下,「我们要组成组合,就我们两个人,然后一起努力成为B-project的一员,组合的标记,就用这件衣服上的胸饰。」

「阿伦。」低声念出名字,等同于默许。

「而我们组合的名字,是呢,就叫做……」

把名字串联起来,同时也是我对你的承诺。

 

 

キタコレ

评论
热度 ( 8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