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阿尔卑斯一万尺(时音)

*速写短打
*和标题有微小关系,有兴趣的大家可以去搜一搜


食过午饭,为了帮助消化——尽管时矢很是怀疑是不是真的能坚持那么做——音也出门散步。
出门前两人在门口交换了个并不深入的轻吻,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限制了些距离与地点,音也在这方面仍是不够警惕。
时矢回到房间,把两人份的碗碟清洗干净,午饭吃的较为清淡,没那么油腻,没必要用到洗碗机,分门别类放入置物柜。
接下来……
没了吵闹的室友给他添乱,有事没事打断他,可以给房间好好做下大扫除,前段时间忙,都快有一星期没收拾。
「呼……!」
毛巾擦干额头,脖颈,手上的汗,时矢对着复又变得无比整洁的房间呼出口气。
果然房间就该这样才能住的舒服。

时间已接近四点。
音也还没有回来。

真是的,和他说过多少次,再怎么开心也不能忘了时间,就是半途要做点别的事,晚归也得打个电话,至少发封邮件。
时矢摇起头,换上一身外出服装。
手机也忘在茶几上,音也应该走不到太远。
「呀!这不是小一吗?我说……」
「莲,你和圣川别整天吵架,都多大的人了,学园时代都已经很熟练了吧?」
在对方说更多之前,先下嘴为强。
穿过走廊,乘下电梯,时矢一路驾轻就熟和遇到的每个人打招呼,并在可能把对话无限延长之前先把话直接堵死。
一二三四五六七。
今天几乎所有人都下工早或者休息吗?音也和他们碰到的几率很高,有他们在,不至于会走出太远。
快穿过花园,时矢停下脚步犹豫了下,折去右手边的一块不大不小的庭院。
主体都是由向日葵组成,当初和他们提出的时候还有些忐忑,随便改造或移植不是件容易的事,倒是得到全票通过,感谢某两位给力的伙伴,不出几天就全部完成不说,还不用担心移植可能带来的伤害。
鲜红在大片金黄与翠绿中若隐若现,蜷着身体,呼吸平稳。
完全在意料中的发展使得时矢依然只有摇头的份,蹲下身体,手指轻拨开刘海,取下飘落下来的花瓣。
瞧他睡的如此香甜,恐怕压根从头至尾都在睡,说好的要散步呢?
轻尝两片柔软的触感,真是的,纵使天气炎热,这么直接躺地上睡,也是很容易着凉的。

「……时矢。」
「哦呀?你醒了吗?音也,你到哪里去散步了?」
说的音也好是心虚,眼睛瞥向一边,前后不超过五秒露出个陶醉的笑容。
「梦到好棒的内容了。」
「是嘛?」
「嗯!」用力点头,双手在比划,「然后啊,梦里还被吻了,感觉很真实,做梦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这种都可以做到噢。」
「……察觉…到了吗?」
「什么?」
「什么也没有。」
「……」音也十分失望似的耷拉下脑袋,「我可是在梦里和别的吻了,时矢不在意吗?」
「只是个梦而已吧?再说接吻戏也接了不少吧?」
「说,的也是,嗯!说的是,再说梦里也不是人,是天使。」
「天使……吗?」
「非常非常温柔的天使噢,要是这世界上真的能有就好了。」
如果真有天使的存在,
真的会有天使存在的话,
那一定是指你,
你就是那个天使。
「那真是太好了,说不定真的会有,梦里……的天使,或许是有其它的指代。」
「那就是时矢了。」
「……哈?」
「时矢唱歌又好听,人又帅,演技又好,对我也非常非常温柔,如果真的有天使,我的天使一定是时矢,嗯嗯!没错的。」
「……音也。」
所有的语言都显得多余,嘴唇嗡动也只能吐出两个字,最重要的人的名字,越来越浓重属于对方的呼吸,趋同的体温,两人之间的距离只余下数毫米。
『咕!!!』
「音也……你这个人,真的是……不会读空气吗?不能注意下环境吗?」
「诶……!因为,一下午都没进食……」
「哈……」叹口气,他要对音也怎么办才好,只是一句简单的话而已,就举双手投降,「回去吧,今晚会做什么?」

「咖喱!」

评论
热度 ( 23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