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櫻花飄揚之時(增阿,THRIVE»悠太,剛健)

我懂了!这是逼我赶快写到第二部,等我时音写完就来

AucLan/屋倫:

BGM: SolidS 櫻花爛漫
*設定是建立在 @小言の纲 的惡魔paro上的,另一個IF的設定(AU的AU)。劇透有。私設有。OOC。當然也有亂入w


結果變成THRIVE主場XD


* * *


心裡好像總是缺了什麼。


家裡排行最小的他,被父母跟姊姊們疼愛着。生活上也沒有什麼不如意的事情,基本上每天都是快快樂樂的渡過。在學校也是,能認識到一群可以一起愉快地四處活動的朋友。


可是,這樣的他,還是好像掉失了什麼。


應該是可以滿足於現況,好好享受當下,不過自己孤獨一個的時候,那種讓人煩躁的渴求,


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算了,那就先不要想了。


今天大醬沒空,所以是自己一個到大家推介的一家新開業的可麗餅專賣店。


慢慢地吃着加上冰淇淋跟草莓的可麗餅,帶有一點涼意的甜味,消除了整天上課的疲勞。


想必大醬會喜歡吧~ 跟外表相反的喜愛甜食,身為同好的大醬經常會被他帶到四處嚐鮮。雖然也有看管着自己避免迷路的意思啦。


說起來,那就四處逛逛再打車回家吧~


* * *


轉角處是一個小公園。正中央是一棵櫻花樹。


現在是初春,也就是櫻花期快到呢。不由得的走到樹前,撫上樹幹。


今年也跟大家一起賞櫻吧。


眼角察覺到身後的活動,轉過身後映入眼簾的景象令人難以置信。


因為世上不可能存在。


"藍色的狗狗?"


真的是太過難以置信,想要上前的時候,狗狗卻瞪着自己,露出牙齒低吭着。


那是警告。


可能是狗狗比較害怕陌生人,所以少年也只是微笑了一下便離去。


"......難道,真的是他?"


* * *


吃過晚飯後,粉髮少年早早就寢。


那隻藍色的狗狗,毛髮很有光澤,非常漂亮呢。不知道會不會再次碰到呢?



男孩不知道的,有一道從窗外一直在觀察着他的視線。


"這種感覺,跟他很像。"


"但是上次增長看到的,也只是長得像而已。"


"剛士,他叫我狗狗。"


"......只是因為這樣?"


"人類只會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東西,雖然他很快便接受我們,但是在他的眼中我們也只是可愛的狗狗。他是這樣,現在的這個也是這樣。"


"......要跟那個男人說?"


狐狸看了一眼身旁的狼。"就算只是一個可能性?"


"那個時候,我們什麼都做不了。"狼的眼中滿是不甘與後悔,"如果警告再早一點,或者把他帶離開那群愚蠢的人,就不會變成那樣!"


"剛士,"九尾狐其中一條尾巴輕輕刷過狼的背部,"先不說我們都沒有預知的能力,而且那傢伙不會離開他的。"藍色的狐狸不禁輕嘆,"加上他那樣的固執,所以才不能拒絕啊…..."


但是居居一個人類少年,可以這麼容易的無條件地相信他們。


這份信任,卻在最需要的時候,完全回應不了。


擁有能力的他們,卻只能無力地看着男孩踏上不歸之路。


就算是他們三人化成修羅帶來地獄,還是完全不能消除那噬骨之痛。


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能為了一個人類做到如此的地步。


"告訴他吧。如果這是真的話......"


如果是真的話,


是否可以期待着,


終於可以解脫了,


從這沉於心底的悔意。


"剛士,你去跟他說。"


"喂!你這隻狐狸!"


一樣不想見到那個男人啊。


那個因為心愛的人變成厲鬼的人。


* * *


"咦?這次藍色的狗狗帶了朋友?"


這幾天放學回家,總會在路上看到那隻毛色奇怪的狗狗。一開始帶着警告意味的眼神,也在不經不覺的時候緩下去。


雖然粉髮少年也沒有再嘗試想要觸摸。


今天還多了一隻,灰黑色的哈士奇。


倒是看上去比較兇的哈士奇直接上前,用頭碰了碰男生垂下的右手。


"嗯? 朋友比較不怕生呢~" 少年笑着蹲下,忍不住去摸着黑狗。"好乖好乖的狗狗~" 黑色的哈士奇鑽進男生的懷裡。藍色的見狀,也開始搶着想要關注,不斷在身邊徘徊,尾巴掃在少年的腿上,像是在標示着所有權似的。


"嗯? 我可以摸嗎?" 看到對方繼續盯着自己,少年便把手放到柔軟的毛髮上,"真的很想像中一樣柔滑呢,一定有在好好的打理着~ 看來你真的很在意~"


健健的毛髮真的很好摸,健健真的很在意,應該經常在打理着吧?


跟他曾經的話語重疊在一起了。


"對了,我是悠太,阿修 悠太。看來還會遇到你們,那麼請多多指教囉~"


......能再次相遇,真的是太好了。


阿修,這次一定、一定會好好回應你的。


* * *


期待已久的花開期終於到了。找了一個週末,他便拉上朋友,一起賞櫻。


口裡塞滿了里津花做的甜點,粉髮少年開心地看着大家鬧成一團。


可是,那種感覺又來了。


空掉的部分沒能填補。


但是,每次看到那兩隻狗狗時,都有微微的舒緩......


不知道牠們在哪呢?


就在這個時候,他好像在樹間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匆匆跟里津花說了一聲後便立刻追了上去。


眼中只有藍色的身影,他跟着對方跑了不知多久,突然就不見了。


他四處張望,只見自己被櫻樹重重圍繞着。


正在苦惱着怎樣回去跟大家會合時,便看到眼前的人。


比翼更加閃耀的金髮,還有比大的眼睛更加蔚藍。


最重要的,那個缺口在告訴自己,就是這人了。


"......你好,我是悠太。你叫什麼名字?"


-END-

评论 ( 1 )
热度 ( 7 )
  1. 小言の纲AucLan/屋倫 转载了此文字
    我懂了!这是逼我赶快写到第二部,等我时音写完就来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