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orange juice(时音)

*短打
*ooc


一早醒来,时矢就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太妙。

首先是脑袋,晕晕乎乎;其次是眼睛,看什么总感觉有些模糊,像是被遮上一层蒙版;接着是喉咙,喉结上下滚动带来好一阵刺痛,不会太厉害,但足够难受;最后是四肢,软软的使不上多少力气,借助床板扭动身体勉强才能撑起上半身。

怎么感觉,都应该是出自前一晚骤降的气温,而他们又忙于live唱唱跳跳,然后庆功宴,到家已经几近半夜。

「时矢!你醒了啊!比我还起床晚感觉很新鲜呢。」

音也抱着吉他,脑袋上戴着个耳罩式耳机,刚好一曲终了,抬头扫一眼,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时矢已经醒来。

那个,总是要在日上三竿扯着他的被子,强行掀开,再早之前的时候,会连脚都直接踩在他的背上,把他给弄起床的时矢。

竟然真有比他更晚起的一天。

是个相当难得的体验。

时矢有点发懵,刚醒来的时矢原来是这样的,恋人意外的一面,加上刚刚收到的……音也的心情十分愉悦。

拿下耳机,挂到脖子上,音也口气里难以掩饰的兴奋,「时矢,听我说!七海刚发我新的solo曲子了噢,昨天庆功宴上就那么聊了点,今天就作好了,果然七海很厉害!」

「……」

难受的要死的时候,自家的恋人还在用大嗓门叽里呱啦说一堆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风格又和原来不一样,又可以有新的挑战了!不知道这次唱出来会有什么效果。」

「音也,请安静一点,」时矢艰难的抬起自己的一只手,按住自己的太阳穴,感觉头更痛了,体温也不太正常,「我好像发烧了,把体温计给我。」

『哒!』

吉他拨片掉到地上,音也整个人都懵了,几秒之中才慌慌忙忙跳起来,膝盖撞到茶几也顾不上,背在身上的吉他扔上沙发。

跑来跑去试图拉开每一个抽屉来翻找体温计在哪里,本子、笔、遥控器、玩具等各种散了一地,差点忍无可忍打算自己来的前一刻,音也总算自某个角落里挖出体温计。

谢天谢地电池电量还有不少,他一点都不想再看见房间因为音也到处找电池,而变得更乱。

最后还得他收拾。

「38.2…」

还算好,烧的还不算太厉害,发个汗吃个药应该就能好。

「呜哇!时矢发烧了!怎么办怎么办?」音也顿时一脸紧张,围着床团团转了五六圈,「首先是……诶!时矢你这样不行啦!」用力把时矢摁回去,「病人就是要躺着才行,然后是……时矢你等我一下,不可以坐起来噢!」

真是的,像风一样的男人啊。

不过总算可以清净一会儿了。

望着音也冲出房间的背影,时矢无奈地想,也不知道音也会搞出什么来,搞出什么也都无所谓了,至少能让他稍微安静一会儿,说不定还能睡上一会儿。

……

完全睡不着!

音也这家伙出去的也太久了吧?而且太安静了,安静过头了,有音也在的时候,没点动静是件很不寻常的事情。

不,最不寻常的是,已经习惯了音也元气满满的,自己。

说句实话,其实并没有那么吵,还有些窝心,光是听到那个声音呼唤自己的名字,就感觉心都要化了,只要是音也想要的,就都想替音也拿到。

别是出什么事了吧?

上次音也从这房间走出去,然后……

「……音也!!!」

「真是的,不是说不可以坐起来嘛!」

熟悉的声音,虽然有点怪怪的,多少让时矢心安了,然后就是得好好说说音也,这么一声不响就跑出去,也不说个一二三来,这个习惯不好。得改。

「音……什么情况,你穿成这样!」

名字的第一个音节才出来,时矢硬是被戴着防毒面具裹着毛巾,身穿防辐射衣,还有一副加厚十倍胶质手套的全副武装的音也给憋回所有的说教。

床上型小桌子连同砂锅餐具一起在桌上摆好,盖子被打开的瞬间,时矢好像明白了那副打扮的理由。

砂锅里面的粥上面满满的都是青椒、香葱、韭菜。

全部都是音也极为讨厌的食材,想不到韭菜的气味竟然让音也防护到这一地步……

一点点褪下所有的准备,毛巾擦擦裹太厚实而出汗的后背,音也才得以捏着鼻子再次好好说话。

「我查了网络,病人吃这个最好不过,恢复也最快,为了偷……找食材可费了我不少功夫,结果发现我根本不会,就去找了真斗,不知道为什么他脸好红,声音也怪怪的……不要太期待味道噢。」

时矢哭笑不得,这样他不就更不好说音也什么了吗?
肚子也确实是饿了,这么香的营养粥,不趁热吃可惜。

抓起勺子,时矢挖了一勺,轻轻吹一吹送入口中。

有种……

奇妙的味道。

既然是圣川教的,就不该是这种味道……音也改良过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音也……」

「是、是的!」

「干吗这么紧张,帮我倒杯水。」

「再等我一下!」

说的时矢又是一阵心惊肉跳,好在这次很快传来煮水的声音,还有伴随的碎碎念。

「刚喝过粥,喝白开水也太清淡了,还是有点味道的比较好吧,有味道的有味道的有味道的……有了!」

碎碎念骤然停止,被煮沸的声音取代。

音也是泡了什么东西?

时矢不免还是有些忐忑,最为重要的人泡的饮料,但是刚受到一轮摧残的胃实在是受不住下一次的折磨。
甜甜的酸酸的柑橘味道。

其他东西通通清理掉,音也给过来已经稍微弄凉一些不太烫的马克杯,橙黄色漂亮的颜色,冒着小气泡。
所谓,泡腾片那种东西。

丰富维生素C。

「太酸了,我不要,我要甜甜的。」

闻言,音也很成功的再次当机了。

「对、对耶,生病的人喝酸的刺激有点大了,甜甜的甜甜的……啊!热巧克力!」

「那个喝了会胖的,我拒绝。」

「那怎么办?啊……我加点糖,那不就可以甜甜了嘛!」

摇起那条实际上不存在的尾巴,音也为自己的小聪明感到兴奋。

「你想破坏泡腾片本身的营养价值吗?」

「诶?」

可怜的音也再次无语了,这要如何是好啊!

病人最大,音也完全忘了这其中似乎有哪里不对。

「真是没办法,音也,哪天你能不这么冒冒失失就好了。」

无奈地摇头,时矢还是做足了心里建设把橙味饮料喝下去。

然后杯子一放,「音也,靠过来一点。」

双唇相抵,唇舌交缠。

嗯!

这样就没那么酸了。

甜甜的,音也的味道。




After Story


「39.7°」

对着体温计,无语。

虽说是闹的有点过吧,但这也太……

「不是说笨蛋不会感冒的嘛,看来音也你最近的确是有所长进,得给予奖励才行呢。」

是在胡说八道什么呢?

瞪着这个罪魁祸首,要不是全身无力,怎么也起不来,不然音也十分想给时矢帅气的脸来上一拳。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