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花咲く丘で(时音)03

01 02
*恶魔paro
*新角色登场
*下章完结(有后半部)



音也是……
天使

从知道的那一天开始,心脏的躁动就停不下来了。
躁动着,躁动着,吵的他难受。


天使,字面上也能知道,是不同于人类这一特殊拥有语言与文明,又和他们恶魔处于对立面的种族。
恶魔们总是说,要夺走人类的灵魂,而天使们总是说,要帮助人类让他们的灵魂得以升华。
也因此,比起他们恶魔,天使显然更加受到人类的欢迎,以求给自己的后代带去更好的福荫。
……其实那些都是假象。
天使同样喜欢吸取人类的精气,以帮助他们为由,在他们身边做更多事,借机汲取产生出来的精气,来满足自己。
都是满足人类的欲望,只不过天使都是『正面』的,而他们恶魔就相应是『负面』的。
最后再随便给点小恩惠,至于该人类死后其后代还能不能继续那么好,哪个种族都说不准。
只是一旦后续发生点意外,没那么顺利,总有哪个后代会被『负面』所侵蚀,他们恶魔就有更多培育饵食的机会。所以时矢并不像其他恶魔那样因为人类只会一味把责任推到他们恶魔身上,也视作不见继续认为是在造福人间的天使而对天使们有着极大的恨意巴不得见之就灭掉。
期间也发生了许多次冲突。
反而觉得那样挺好的,天使与恶魔各司其职,各为己欲,让人类被恶魔消灭的太快,对恶魔也没半点好处。
虽然无论天使还是恶魔,不使用特殊武器,就算不进食也死不掉。
不过也是较早之前的事,现在多了契约,双方都只关注着培育,以求极上的美味,实在不行对上了,才来一场交战,没事减少其中某个种族的数量。
倒是这几年来,似乎又有再次掀起风浪的预兆,各方面的事听说过不少。

从翅膀的大小来看,音也应该是,不,肯定是个中级天使。
在大天使中虽然也不是没有,翅膀差不多大小的,但这么冒冒失失的,都不知道靠近人类身边时要收敛着点魔力,差点就要被发现了,连自来熟搭讪的对象是不是个人类都搞不清楚,这天使要是个大天使,那可就太糟糕了。
如果是初级天使,能听到他的『歌声』不受任何影响,也是很不容易。
天使和恶魔运用魔力的方式不同,这种情况下的双方魔力相差过大,低的那一方很容易被压扁。
尽管他是刻意隐藏起了魔力没错。
最大的问题却是他自己,身为上级恶魔,没想到竟然会误把音也当作那个特殊人类。
仔细想想音也拼命扶正那株向日葵的时候不是都有在偷偷的观察他的反应吗?现在看来压根不是他所想的只是觉得那样傻乎乎的事情当着个外人面做不好意思,而是在担心会被他发现其实拥有魔力进而被发现不是人类的事。
既然是天界那边的,能听见他那些『歌声』也是理所当然。
那位散发出如此吸引他甜美味道的人,居然不是音也,也是没办法,恶魔对于自己看上的猎物尤其执着,只得暂时先去把那个味道的人长出来,毕竟这么久也只碰上一个让他想吃掉的灵魂。
那株向日葵……
完全接好是不可能的。音也在救下那个人类之后,并不像其他天界的人一样汲取散发出的精气。至少看着还能过的去,维持到时候冬天到来,跟其他向日葵们凋谢还是可行的。
能觉得他的『歌声』好听并且非得缠着他唱为止……
果然是个笨蛋天使!
时矢摇着头,没发现自己的想法哪里有问题,一边散发特殊魔力警告着附近其他等级恶魔们,没事别来和他抢看上的饵食。
阴天,对于恶魔来说是相性特别合的天气,魔力得以提升不说,感知力也会大幅提升准确率。
重整下行头,毕竟是需要重点培育的美味佳肴,太过疏离冷漠的形象总不太好。
收起翅膀,双脚在地面上踏稳的瞬间,对着一大片金黄,时矢不禁扶额,虽说他的确是存着帮音也(表面上)修复那株向日葵的心,但是这也太……
算了,反正到都到了,就先去把那株向日葵给处理掉。
收拾结束之后,时矢赫然发现前几次都不见有人来(除了那个本天使)的向日葵田今日里倒多出个身材高挑,拥有一头橙色长发,后面弄个揪揪扎起,面容俊美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个人类的家伙——纯血种吸血鬼!神宫寺莲——他怎么会来向日葵田?
再怎么喜欢阴天,吸血鬼比起他们恶魔们更是不屑人类土地,同在人间也非得划一块出来以示和人类不同。
莲也是来找那个目标的?
想想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到底是连他都不舍得放手的猎物。
要是那样可不能放任不管。


「果然和向日葵一样发焉吗?难为你得忍受阴天了,一木。」
「莲……!」听着声音,原本坐在向日葵中间,抱紧膝盖团在一起,远看过去活脱脱一坨巨大的火红团子,立马跳起来,见是莲红脑袋再次垂下去,「你来了啊。」
「噢?」眉毛向上一抬,莲嘴里噙着笑意,这在莲来说是比较少见的笑容,「怎么说,一木不欢迎我来?看到是我相当失落了吧?」
惊觉自己失态的音也慌忙摆动起脑袋像个拨浪鼓,双手乱摆不知道要怎么放才妥当,「没有没有没有!嗯!没有的事……莲你今天怎么来了?」
「看这天气,突然想起了你,这种阴天一木非常讨厌吧?想来看看你在不在,讨厌的天气还要守在这你真的是……」
「向日葵的花期短,我想陪到它们快凋谢的那一天。」
「明明受不了它们枯萎的样子?」伸手揉两下音也的脑袋,莲又是一笑,对着音也他可以较为放松,「噢,对了!之前旅行时候找到了这个,据说百年都未必能有一个。」
口袋里摸出来的,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琥珀,纹路清晰不含任何杂质,气泡中封着的不是昆虫或者单片的叶子,而是完整的一朵玫瑰,甚至连着一段茎叶。
绿色的茎叶,半开不开大红的玫瑰,仿佛才刚盛开般展露它的笑颜。
「永不凋零的向日葵我还没想到培育的办法,先用这个代替下。」
接过去的音也倒不如意想中的那样欢笑,大红的双眼渐深,眼睑半阖,随时可能哭出来的样子捧在手心,贴紧脸颊。
「这样是永远不会谢,但是也碰不到柔软的花瓣闻不到蜜糖香气,开的很漂亮却无法让人知道它的好,太可怜了。」
「……真有你的风格,下次我会想办法找到不需要琥珀也能永久保留下来的办法。」
脸上闪过惊讶的神色,莲手揉过音也头发。
「嗯!谢谢你,莲的礼物我很喜欢,可是……」
「不用在意,圣川那家伙也说你肯定要这反应,让我别送你来着,不过没事看一看,拿我放进去的精油泡个澡,放松效果可是很好的。」
「嗯……」
嘴里还含糊念叨着某些,明显心不在焉目光瞥向他处,背部却是紧绷的,似乎在探索周围气息,危险的气息。
差点没把琥珀落到地上,音也方才慌慌张张地收好,生怕不小心真弄碎了,「嗯!我会好好使用它的。」
「怎么了?这副样子,他在附近?」
「嗯嗯?」音也摇头,「大概是我多想,这里他应该找不到。」
「一木舍不得这些向日葵,不然来我的城堡,好玩的东西各种都有,想住多久也可以住多久,一木也不打算回去那边吧?」
「嗯……我还是喜欢这里,没事还可以唱唱歌,帮帮人类。」

再后面还说了点什么,时矢没有听进去,这天使倒还挺能和各种家伙聊,接下来再出现几个恶魔还是别的什么也不奇怪。
向日葵反正也处理好了,本来也就是一时兴起的事,倒是那个人类……
「这不是上级里的上级恶魔小一吗?想不到你也会来这种地方。」
脚才踏出一步,身体转过半圈,某个这时候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
时矢感觉自己有点紧张,好在时矢在这方面向来是高手,可以面无表情的面对所有突发事情。
「纯血种吸血鬼·神宫寺莲。」
「还是老样子这么冷漠啊,我们也认识这么多年,还连称号带名字的叫。」
「总比『小一』好!」冷着脸,时矢向后退开两步拉开彼此距离,「这种乱七八糟的称呼怎么回事?」
「昵称,据说是人类为了表示他们之间的亲密,不觉得很有趣吗?」
「不觉得。」
「话说回来,原来小一你也会喜欢这种地方?长见识了……还是说……」拖个长音,莲意味深长,「其实是有别的目的。」
「这点我也有话说,纯血种吸血鬼,给个天使带礼物?你怎么想的?是想再挑起事端吗?」
完全不觉得哪里不对,时矢自爆其实在偷听的事而不自知。
莲也毫不在意,也早察觉到有其他恶魔在场的气息,不过是判断并不会对他们造成伤害也就没说,只是没想到会是那个小一。
在魔界也大名鼎鼎,看着来者不拒,实则难以靠近,上级恶魔中的异类。
「你说一木?也发生过不少事,小时候受过当时还没觉醒的一木关照,然后就变这样咯!」
莲眼神瞬间放空,似乎是想起了某个夜晚——纯血种吸血鬼的诞生相当困难,存活所需要的条件也极为苛刻,可以说是拥有强大力量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也不为过,也因此容易被各种心怀鬼胎的家伙盯上,那时候要不是有个小小的,差不多只有二头身婴儿大小的天使出手给予帮助,可能他就没法在舞会上认识某个半神,甚至之后其他的恶魔朋友——小一会突兀的出现在向日葵田的理由,大约也和他差不多。
「那个中级天使……?」
再怎么拥有技能,中级天使终究是中级,关照个纯血种吸血鬼?
「小一还不明白啊。」
「明白什么?哎,算了,继续待着也是浪费时间」,纯血种吸血鬼最讨厌人类,宁愿用开发的血液酊剂也不吸人类的血,情报网又非常强,问莲应该不成问题。「莲,你知道这镇里哪个人类的味道特别甜?」
「味道特别甜的人类……?」
要是有,他倒是很有兴趣尝试下那个人的血。
吸血鬼的属性注定他对人类血液的气味特别敏感,恶魔来说需要的灵魂也差不多都在血液里。
然而人类味道并不会是甜的,倒是有个不是人类的,有特殊的味道,他都好几次差点没忍住想吸。
小一说的该不会就是……
「小一没有察觉到吗?这不像你……」
莲有点惊讶,随即又笑的一脸诡谲莫测。向来精明,比谁都更快一步计算出问题在哪里并完美处理掉的小一居然完全没法分辨。
「……察觉?哪方面?」
眼前纯血种还给他卖关子,不直接告诉他,还是老样子是个老狐狸,等着过会儿给他下套。
用词来看,至少印证自己想的没错,果然人类就在附近,慢慢找就是,之后几十年的培育都能等,寻找的时间相比之下不叫事。
恶魔有的是耐性。

「……咿!!!」

「音也……?」
几乎不带一丝犹豫,时矢在听到惊叫声的当下,直接不助跑加速跑到发出声音的音也边上。
大手想也不想搭上音也后脑,向自己胸口压过来。
音也无法抑制的颤抖很自然的全部传到时矢身上,上级恶魔自带稳定情绪的魔力起了作用,没多久便停下来。
「真是的,你在搞什么?这里只有我们,没有可以让你害怕的东西,你自己也说,除了你没人来这片山丘。」
「我刚才看到嶺二前辈!他都能发现我在这里的话………!!!」
「嗯?既然被你叫一声前辈,他应该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吧?至于这种反应吗?」
「原来如此,那家伙的事吗?放心,你的嶺二前辈不会出卖你。」
目睹这一全过程的莲差点没笑出来,如果不是问题还比较严重。
那家伙?
突如其来的,时矢对于莲更知道音也的事,感到十分火大。
前面他们还说起过或许相关的,明显莲不能安抚好音也。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他就够了。
「我知道的啦!但是……」
「我说音也,不想被人发现就该控制住别发声,更引人注目。」
「嗯……!说的也是!」音也立刻一副元气满满的脸,略带羞涩的自时矢怀中轻脱而出,「我已经没事了,谢谢你,时矢!不愧是时矢,很厉害啊!这么快就能让我恢复!」
——他经常那样子吗?
时矢用眼神抛问题给莲,被莲耸着肩回以
——也不经常,看到有认识的大天使经过他就那样,被那家伙发现,他就会被带回去。
——回去天界?
——不然还能去哪里?
「既然时矢都来了,快唱歌给我听!上次你答应我的!」
「唱…歌……原来小一你还会唱歌,务必也让我拜听下。」
「不会,音也,离这家伙要远点,不然被卖也不知道,知不知道?」
「好过分啊,小一,亏我们相亲相爱这么多年,不过,这样我也放心了。」
「放心?」
「嗯,小一你一直在找的那个孩子,他就在这里。」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