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Festival(增阿)

*七夕贺
*两边时间不同,这里都以对岸时间为准



「健健!刚亲!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手里抱着个超大纸袋,几乎把整个脸都挡住,一路小跑进公寓大厅的阿修。
声音的上扬完全听不出有道歉的意思。
由于跑动,有一些自纸袋里掉了出来。
被同在大厅的金城捡了起来。是仙贝。
「阿修!半途说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忘了买,搞了半天就是这些东西?还买这么多!」
「我话说在前头,thrive不接受猪。」
爱染在边上表示赞同。
「这些是……仙贝?」
其中一片落在同样也在大厅,正坐在沙发上享受难得闲暇时光,喝一些下午茶的增长身上。
下意识的捡起来看。
「是小增!今天休息吗?」
听到心念已久的声音,阿修把纸袋往方桌上一放,便张开双手没有任何助跑向着增长扑过去。
增长眼疾手快的伸手接住,不然,阿修很可能直接从矮了半截多的沙发背上摔翻过去。
「我们的工作在上午,现在已经完成了,要说是休息也可以。」
给阿修做着解释,抱着阿修后背的双手紧了又紧,似乎是在做着确认,然后才拉着阿修紧贴自己边上的空位坐下。
「这样啊!嗯!」阿修拆了一包仙贝,就往嘴里塞,两片仙贝同时咬下发出挺大的一声翠响,有些碎屑掉落下来,弄脏小部分衣服,「小增不要光看我,你也吃嘛!快吃快吃!」
随手拍了两下,阿修催着增长把他手上那包拆吃掉。
「这么好吃吗?」
「嗯!很好吃噢!」
附带一个灿烂到不行的笑容,没几口就把手上那包吃的一干二净。
「这样啊,那我也试试看吧。」
说着,把包装从中间撕开个口子,放到嘴边。
「Leader!!!不可以……」
释村看不下去了,伸出手要拦着增长,虽然那个吃法真的很诱人,就算是小百都被吸引的吞下口水,想拿一块来尝尝味道。
手指轻轻托底,将一片仙贝小心地托起来,在口子处冒头,然后咬下去,发出清脆声响。
「帝亲,你太紧张了,Leader怎么可能用那么没品的方式吃仙贝嘛!」
王查利立刻大笑三声,冲着释村吐槽。
边上的野目则更加不客气的吐槽回去,「这话唯独不该你来说!」
「龙你在说啥,我没听见!」
「那我要不再重复一遍?」
王查利嘟起嘴,别过头假装在看其他地方的风景。
而几个谈论中的当事人只顾着享受美食,方桌上多了许多包装袋,完全没注意他们都说了点什么。被增长多看一眼,几个人立时没了声音,音济甚至做好了这次可能会被罚特别惨的思想准备,不知道哪些灵能帮他缓解一些。
「真的耶,味道非常好。」
终于,一片仙贝被吞下肚,增长笑弯了眉眼,对阿修的大力推荐表示高度赞赏。
「我就说嘛!七夕的仙贝最好吃了,刚亲和健健都不理我!」
像是终于找到了突破口,阿修一股脑儿跟增长申诉,自己亢奋这么一整天下来的原因,还得不到理解的心情。
「你根本只是借着由头想吃而已!七夕到底什么意义你根本就不懂吧!」
这是金城和爱染反击的声音。
鼓起一张脸,嘴里尚嚼着仙贝的关系,比之前显得更鼓,本着不能浪费口中美味的原则,阿修尽量不把嘴张太大的抗议。
「我才没有不懂呢!」
「是的,悠太当然都懂,」引来增长温柔的摸头,体贴地递过自己的杯子,特地转过一边不曾碰过的部分,让悠太喝下解渴,「本来是想,晚上去找你时再给你的……」从另一边的塑胶袋里,拿出个彩色半透明的PVC盒子,小心地撕掉封条,打开盖子,附赠的叉子叉起,另一手为防万一再下挡着,趁着阿修喝完水,把杯子拿开并张嘴的当下,塞进阿修嘴里。
甜甜软软糯糯的口感立时让阿修明白,「是月见团子!」
「好吃吗?」
「嗯!超好吃!我都没找到地方买。」
塞入第二个,「喜欢就好,不过再喜欢吃,也不要吃太多了。」
「怎么连小增也……」
「现在吃太多,晚饭的挂面不就吃不下了吗?」
「对、对耶!还有挂面,小增晚上也可以一起吗?」
「嗯,因为是我提的挂面,一起去吃吧,我们两个人。」
「太棒啦!」又是一记夸张的拥抱,这次阿修把毛茸茸的脑袋放在增长颈窝时不时的蹭蹭,「有小增陪着我,一定会更好吃的!」
「是的,我也觉得悠太在,会变得更美味。」
「呜哇……」
不知谁感叹一声,被增长挨个扫视一眼,弄得六个人冷汗直冒,揣测是谁害他们遭受无妄之灾,当然,再次沉浸到享受仙贝和月见团子里,顺便期待美味晚饭挂面的阿修,完全没有注意到。

评论 ( 4 )
热度 ( 5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