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温柔的他(时音)

*有后续

*其实是时音的一天,大概

*Toki真的很温柔呢,这种只对一人温柔的感觉好棒

*突然发现音也原来比想象中还要更恋爱脑


有着良好的睡眠习惯,闹钟才刚响过六下,时矢便醒了过来,低头看看赖在他的怀里把口水全部蹭他睡衣上熟睡中的音也,揉揉他的头发,摸几摸脸颊,在不把人弄醒和不让被窝温度冷却的前提下挪出自己的身体,脚踩进拖鞋。


前后不过一秒钟,身后的被子就全被抢了去,看音也把自己裹成了个球陷在床的一角,笑着摇起了头。


手放在窗帘上犹豫了下,放弃直接把它拉开让外面的光透进来的想法,难得没有需要太早起的活,就让音也多赖会儿床。


想了想,随手把空调暖气打开,今天...

R:B(时音)00

*リコリスの森paro

*ブラッド→Blood

*ランドルフ→Randolph

*又是一个Alternative Possibility

*广播里说Blood设定上是个幼女……幼!女!……好的吧

*大概也许可能说不定这篇的Blood是女孩,总之先薛定谔吧

*为了防止某些不必要的,Blood设定为14岁


——醒来吧!

谁?

——醒来吧!

是谁在和我说话?

——睁开眼睛,时候到了


一阵清风拂过森林,打动一整片的曼莎珠华,摇曳花瓣,又不到打散的程度,感觉尤为舒适,曼莎珠华回以微笑。


Randolph睁开眼睛有些懵,他确实寻着Blood所描述的找到这片...

Don't stop(北是/时音/增阿)10

00 01 02 03 04 05 06 6.5 07 08 09 

*B-project与歌之王子殿下crossover

*来拔草

*本章北门未出场,有时音


——音也。 

那是个很温柔的,很好听的,让人听了就很舒服的声音。


第二天,音也醒来看到的依然是整一间的白色。也就是俗称的病房。和通过窗户照射进来的耀眼阳光。

看来就算是有时矢陪着他睡了一晚上,病房也还是病房,不会有丁点的改变。

不过没想到昨晚时矢和其他小伙伴离开这个房间之后又折回来了...

和粉丝一起(时音)-4

*短打

*顺序与剧情内时间无关


参照


对着打印出来并摊开在眼前茶几上的一张张分镜勾线稿,时矢心情有点复杂。

线条分明,该硬的地方硬该软的地方软,勾线一笔下去一成而就,几乎没有断线或多余的线条;构图恰到好处,远近中景转换得当,角度切换有序,留白把握有度,看似随心所欲加上的东西反而使得画面更为饱满;分镜明了,无需台词,只一眼便能看出其中表达,跟着主人公一起发展剧情,感受主人公所有的情感起伏。

这段时间相处以来,他确实相当清楚音也在这方面的才能,每一次合作的半成品分镜稿都超出了他的预期,假以时日,如果他在写文这方面没法继续突破,音也会成为他难以追上的大手,到时候音也或许会选...

Immortal(时音)fin

01 02 03 04 05 06-07

*游戏paro

*怪盗オトヤーヌ→怪盗音邦

*トキヤローク→时洛克




『砰!』


大部分的人尚沉浸在睡梦之中,与起床做着斗争,蒙上被子,不让初升的阳光扰了清梦。

略微偏离小镇中心的某栋别墅,几道人影莎莎闪过,很快便寻找到通道进入其中。

红色披风在这之中尤为显眼,只见他打着头阵,『啪』一记响指,本该昏暗的室内登时变得尤为敞亮。


「……啊咧?」


眯起眼睛适应光亮,怪盗音邦却傻了眼,预想中大批的警察别说人了,连个影子都没见着,自然那...

あーん(时音)

*短打修正

*原来的有些别扭

*至于『Otoya』会在之后补上采访实录


「时…矢……!」


果然还是来了吗?


听到这一声尾调上扬的呼唤,时矢不由得深叹口气。


反正肯定是那个吧?11月11日的什么来着?对,没错那个广告里也是那么演,几乎涂满了高卡路里代表的巧克力,只露出一小截,细细长长的饼干。一根根的摆出『11·11』的造型。


P开头的,现在非常流行的零食中的一种。


pocky day。


不知不觉完全变成另一个节日的东西。


每年每年音也都会在这一天,准备好红色的,熟悉的小盒子,缠着要和他玩某种游戏。


这都多大了还要玩这...

Mission Impossible(时音)02

*之前的后续

*持续暧昧中

*大概就是这么个走向了,总的来说,这篇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点……黑


宴会即将进入尾声。


大厅里东倒西歪躺倒了一大片,酒桌上的『干杯!』声逐渐低落,吆喝自己丰功伟业的也慢慢消了音,还有好几个高声飙歌或者扭起奇怪的舞蹈,完全就是一副醉鬼们狂欢的地狱景象。


音也就是趁这么个根本不会被注意到的机会溜出来的。


吃的入迷,喝到恍神,尽情痛快的庆祝。


音也完全没法从这宴会中体会到。


说什么今年也平安无事的度过了,做事情的可是他们,而宴会里的那些人只需要动些嘴皮子,有人因此而牺牲,那些人也不会动摇半分,只要那些人自己的地位能够得以稳固。...

甜甜的(时音)

*短打


从果篮中挑出最为新鲜饱满的一只梨,放置到水龙头下仔细的清洗。

清洗完毕后,用小刀尽量贴合里面的果肉慢慢削除所有的果皮,薄薄的一层,不浪费任何一点果肉,削下来的果皮丢于垃圾袋之中。

果肉一片片切下来,只留下中间那一点点的果核,不残留一点果肉在其上,弃于垃圾袋之中。

片状的果肉贴合到一起,切成一块块的果肉丁,全部切完之后,放置一边。

打开天然气,将锅里的纯净水煮沸,果肉与冰糖一同放进锅里,用搅拌勺仔细的搅拌至不会沾底以及冰糖融化,最后再加入少量的灵芝粉,火候调至小火,慢慢炖煮30分钟,一道润肺止咳的冰糖雪梨就完成了。


音也自16时37分醒来。可能是怕会惊醒熟...

Candy(时音)

*恶魔paro

*迟来的Halloween贺文,大概

*短打


午夜,时矢总算等来了提着特制南瓜糖果篮的音也的归来。

虽然挨家一户户敲门取得想要糖果的时候,他一直都隐藏着气息跟在后面,为了不被音也发现,毕竟总算觉醒成了会强调自己是小小男子汉,可以独立做一件事的年纪,现在还是努力装出在家里等音也等了很久的样子。

把音也抱到自己大腿上,时矢并不急着问音也是如何获得那些战利品,而是先着手给音也收拾起羽毛,出门这么长时间,羽毛都乱了,得把它们一片片都梳理整齐,不然很容易就打结然后掉落,这么漂亮的洁白的羽毛他可舍不得让它们少了哪怕只有一根。

不愧是音也的翅膀,在人间走那么久,都没沾...

Mission Impossible(时音)

*标题与内容无关

*暧昧期,未交往


『啪!』



随着扇在音也脸上的一记耳光,对决宣告结束。


胜负已分,本来没有必要再给音也补上这么一记耳光的。


但胜出的那个人,也是他们这片基地的司令官:一之濑时矢,还是扇了上去。


不带丝毫犹豫的。


在音也左脸上留下个清晰的五指印。


围观的其他人错愕了,不明白时矢为什么要这么做,本来给时矢喝彩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当事人音也的却没有什么反应,在时矢手下多年,他早明白时矢一举一动所代表的含义。


站在四个角落戴着特制眼镜全程看着两人对决全过程的四名时矢旗下的干部,露出各异的表情,想的却是同一...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