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box(太敦)

*520/521贺文
*ooc警告
*连写两篇mamo役的攻我有点不太好
*突然想把某宫○真◆役的五个CP都给刷满了怎么破



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黄昏温暖却不像中午那么灼热的太阳给街道染上的美丽颜色;放学后三三两两凑在一起欢声笑语的学生们;挎着帆布袋忙着要去买菜回家做饭的家庭妇女;还有不断自各小食店里传出的阵阵食物的香气。
这些都是自中岛来横滨之后,最为喜欢的风景。
然而此刻他却完全无心欣赏。
只是默默抱紧怀中的东西,仿佛它是颗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一般不敢轻易松开,坐在河边的小长椅上,欲哭无泪。
这之后他所做的决定可能会左右他的生死,大概不会有比这更糟糕的状况了,反正一样有可能会死,中岛宁愿自己是死在保护这片土地不会被港区黑帮或者其他什么组织给破坏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要说到底是怎么演变到这一步的,似乎得从今天早上说起。

『噹噹噹!』
闹钟准时准点响起,立马被一只手麻利地摁掉,事到如今中岛其实已经无须依靠闹钟也能按时起床,仍是设着闹钟闹铃不过是习惯罢了。
满怀感激地吃完早他一步先行出门去工作的同租者给他准备好的早餐,再次确认没有什么东西忘了带——其实也就一个,联络用的手机,最近终于勉强能够上手——也踏上去工作的路。
由于前一天他已经被委派了任务,所以他被允许早上先去处理这个任务,完成之后再去办公室。
办公的任务十分简单,护送某个重要人物去某个地方,取一份文件,再带回来。那份文件十分重要,很可能被各路不怀好意的家伙盯上,经过好一番搏斗,中岛总算在规定的午后两点之前完成。
踏进办公室,中岛十分确定肯定以及笃定绝对没有迟到,在要求的时间点前到了这里,应该可以幸免于难国木田先生的唠叨了。
……才怪!
他并没能成功逃脱。
「喂!小鬼!」国木田一手叉着个腰,说话的同时,另一手上拿着的装着厚厚文件的黑色文件夹直接招呼上中岛的脑袋。
「好痛!」双手下意识地护住了脑袋,还是不免被砸到了一小部分,好在月下兽的恢复力极强,中岛不明所以。
「自己的东西往你自己住的那边寄或者放,都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敢扔来,就知道太宰那小子介绍来的人靠谱不去哪里!」
「我的东西?」
中岛还是很迷茫,国木田的手指往某个角落一指,「时间到了,我现在要写报告,90分钟内给我处理好!」放下这句,国木田坐上自己的椅子,对着电脑就开始一阵噼里啪啦。
嘴里还嘟哝着,「好在不像太宰那小子打乱我的计划,不然有得你好看!」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来武装侦探社才多久啊,国木田先生你看我这一阵才刚刚完全熟悉手机怎么用,再说侦探社发我那点工资我就算买茶泡饭也就只能买300碗的,加上还得请小镜花汤豆腐或可丽饼,完全都不够再买点别的什么。
当然中岛是不敢把这些话说出口的,只能在心里念叨个一遍,认命的走去那个角落。
大多时间那边都是空着的,现在却多了个包裹,略微有点大,但也不是抱不起来的程度,上面贴着的大大的『中岛敦へ』让他想和国木田先生辩解:——这一定是搞错了!绝对不可能是我买的,别说我根本不网购就算我网购,我也不敢上真名,再怎么说我也身价70亿,网购还用真名这不是生怕对我有企图的人抓不到我吗?我又不是傻子!?——都不行。
三下五除二,中岛超快速的把包裹拆开,看是哪个看他不顺眼的故意寄这么个包裹整他,害他即便是太宰先生不在的情况下还是被国木田先生骂。
包裹里还有一个小一点的包裹,外加一张纸。
纸上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的人虎是好的人虎,圆滚滚的脑袋无比可爱,骨碌碌地滚出来,紫金的眼眸映照天空,天空被其他颜色覆盖,我的人虎是好的人虎。
歪歪扭扭用各种不同的字体不同的颜色拼贴而成。
这不是传说中的恐吓信吗?
有人要杀我?那这个盒子里装着的该不会是……?
顿时,中岛有了种脑袋真的被割裂下来的错觉,一瞬间连呼吸都给忘了。
「国木田先生,这个……!!」
用力指着那张东西,中岛下意识地向国木田求救。
国木田头也不抬,「我不是说了,90分钟内自己处理好,我这份报告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安危,没这闲工夫弄你那点小事。」
一份报告居然比一条人命还重要吗?
然而在接触到与谢野小姐的手术刀,乱步先生的零食,黏糊在一起疑似玩骨科爱莫能助谷崎兄妹,唯一主动关心他的贤治做事又异常不靠谱,中岛第N+1次萌生了:我加入这个组织是否是一个巨大的错误!的想法。
跟着在一记悲叹之后,中岛抱起了盒子,然后破罐子破摔的给他最不靠谱的前辈打电话,其实想想那么多事件都经历下来了,关键时候对方还是非常可靠的。
『啊……啦!』太宰先生的声音听起来相当愉悦,『敦君给我这个自杀爱好者打电话,终于敦君也领略到殉情自杀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了吗?』
「并没有……」隔着手机,中岛都能想象电话那一头太宰先生都是怎样的动作与表情,「太宰先生,其实是这样的……」
说到那张纸的时候,中岛停顿了下,那段文字实在是太让人看着反胃了,最终选择不说。
『嗯!嗯嗯!嗯……』出现了长时间的沉默,大概是在想着各种可能性,他还没听忘记,太宰先生曾经和他说应对『组合』的方法多达300种,「欸——这可真不得了!」
「怎、怎么了吗?」
『对了,我先确认一下,敦君,你应该没有把盒子打开吧?』
「没有,应该要打开吗?我拿在手上了。」
『哎呀,这……这可就糟糕了呀敦君!』
「咦!!!」
「喂!小鬼,你吵死了!不要影响我们工作,给我出去!事情没处理好前别回来!」
跟着中岛只感受到一股大力自背后袭来,然后『砰!』超大一声,办公室的大门就这么被合上。
贤治君……说好是好兄弟呢?怎么你也这么对我啊?
『噢噢,侦探社的人都好懂呢。』
为什么这你都能知道啊?就算国木田先生是喊了一句,而且怎么感觉太宰先生对我被赶出来这件事……这么高兴。
「太宰先生……」
中岛感觉自己快哭出来了,用力吸气。
『敦君你想想啊,这是特别指明给你的,加上威胁文字,必然不是什么普通物品,本来你不拿可能什么事都没有,但是你既然拿了,很可能里面的东西已经被启动了。』
「被启动?那不是很危险?」
所以,他们才会……
万一有什么,牺牲一个总比所有人一起牺牲强。
『还有,这种通常都会在盒子上附有封条……』
封条?
什么封条?
是这个吗?中岛看到根短短的棕红色的东西,封条?小心的把它撕开。下面出现一条细小的缝。
『那个是异能读取装置,来确定要袭击的对象,不然杀了个替身或者别的可就领不到赏金啦,敦君,你可千万别碰!』
这种事太宰先生你怎么不早讲?!我动都动了要怎么办?
「……太宰、先生……」
『该不会已经动了吧?哎呀,我说敦君你怎么这么心急呢,我话都还没说完,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
好像太宰先生你也就大我4岁,你也一样很年轻,好意思吗?
『没办法了!身为前辈怎么可以让这么可爱值钱的后辈受苦呢,你去老地方等我。好在还没打开,不然会好讨厌的,都做这么久了真是的。』
噢……对!
中岛眼里立刻又有了神采,太宰先生是反异能的异能者,只要他肯帮忙接触,他什么都乐意去做。
倒是老地方?老地方是哪里啊?
你倒是说说我和太宰先生你有什么老地方?
……挂断了。
也是,也不能总依赖别人,尽管,他现在也只能依赖太宰先生。

都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太宰先生怎么还不来?
中岛听到自己心一点点下沉的声音,如果这里都不算的话,他也想不到还有哪里算是老地方了。
难道我今天就要命丧于此了吗?
好不容易能脱离孤儿院那个苦海,现如今还是没有获得平静生活的资格(尽管异能战斗已经不平静)吗?
干脆要不还是和太宰先生一样跳进眼前这片河里,随着波浪飘去他处,然后在里面随着这个可能的危险一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然而:从容的活下去,才是他的人生信条。
「找~到~~了!」
脖颈边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了中岛一跳,跳去一边,手一抖差点没把盒子掉在地上。
万一真出了事要怎么办啊!?
中岛努力用眼神来控诉那个罪魁祸首,他等了好几个小时的人。
但这显然没什么,太宰反而很享受似得,「亏敦君能想到这里,不愧是我中意的人!」
「出现就出现,不要随便吓人。」
「真是过分的说法啊,」掩面一半,太宰好像快哭出来一样,「难得我为了后辈特地赶来救他,然而他却……啊……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不还是继续去死吧!但是想到敦君要是现在离了我,那可就……于心不忍呐……」
中岛满头黑线,「太宰先生,这个!」决定无视太宰的话。
不要理他,理他倒霉的就是自己,不要被演技给骗了。
「噢噢噢!」接过去,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看了几遍,「不愧是我选上的东西,做工真不错啊!噢……敦君,现在已经不用再担心了。」
「太好了!」
松了口气,中岛放下心来,重新坐回长椅。
等等,刚才太宰先生说这个是谁准备的来着?
「敦君原来这么紧张这个啊,嗯嗯,你很有前途噢!」
冲中岛比出大拇指,太宰很是赞赏的点头。
「不过敦君,你刚才都太危险吧,里面很可能是个炸弹,那么一抖很容易炸。」
「炸弹?!!」
心再次被提起,中岛震惊之余唏嘘好在他的反应足够的快,不然的话真不知道会伤害到多少无辜的人。
「好在不是。」
「是的,好在不是……」拍拍胸口,中岛想起某些关键的,「而且说到底还不是太宰先生你乱买东西还写我的名字吓人吗?」
太宰闻言只是笑笑,眼里却分明写着:你也没有问所以不是我的错。
虽然我的确是没问。
「作为前辈要提醒你,这种一看就可疑的东西不能随便碰,今天如果我的东西那可就糟糕了呀!」
不,除了太宰先生你,也没人会做这种事情。
「这里面是什么?」
「敦君真的想知道……?」
「呃!」
不,我突然不想要知道了,太宰现在你再怎么看着我希望我说想知道也没用。
好吧,或许有点用。
「这里面啊……」
「喂!太宰!?你这家伙,事情都解决了吧!还不快给我回来,这里都忙着呢!」
「国木田先生!」
「小鬼原来你也在,我说了90分钟,你怎么这么慢,都不知道都是怎么通过考验的,一个两个都不学好……」
慢?考验?难道说?
中岛眼前一亮,突然就豁然开朗,原来是这样啊!就说与谢野小姐还有乱步先生也算了,谷崎先生和贤治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看来是最近都太和平,以至于有些太过松懈的缘故。
「还愣着干吗?搞定了就快点过来!」
「噢……好!这就来……」

「国木田君,妨碍别人是不对的。」
「什么鬼,太宰,你消失了一天,都搞定什么情报了没有?」
「怪不得到现在理想中的女朋友都没出现。」
「我才25,按计划她要26才出现!!啧!这个和那个有什么关系!你小子快报告情况,社长等着你呢!」
「哎,是是……」

错过了呢。
眯起眼,太宰无不可惜的摇头。
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的是时间,敦君,你逃不掉的。


评论 ( 14 )
热度 ( 17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