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Note(时音)上

*Toki暂不上线,存在感保证
*其实是卡住了,但是忍不住想发的手,那就分上下吧
*Romantic Tokiya(大概)ooc(?)



只装的半满的冰箱门被打开的当下,『不高兴』三个字便大大的写到音也脸上。

「什么意思啊?」

一格格放着的不是最爱的咖喱素材和零食饮料,取而代之的是生菜、黄瓜、芥兰、芹菜等等一抹色的绿,就连四四方方叠起来的酸奶包装盒都是绿色的。
这不是连半点肉都没有吗?
动手在里面翻找了好一阵,他甚至发现里面还有疑似青椒的邪道存在,应该是他的错觉。嗯,一定是。
……前言撤回。
肉是有的,巴掌大小的鸡肉有两块。
够不够吃啊?
嘴里嘟囔着,音也认命地把鸡肉从冰箱里拿出来,做色拉的土豆还是有的,虽然少了点,简单做一份咖喱还是可行的。
好在上楼之前突然想到家里的咖喱块好像要过期了,前段时间忙的都没机会在家吃时矢的特制咖喱,去超市买了包新的,刚刚好可以拿来用,Lucky!
抱着一大包拼拼凑凑起来可以做一顿咖喱的材料放到洗手台的边上,一一做着清洗还有其他的准备工作。
像是把鸡肉的包装打开,把鸡肉切成方便入口的小块,即使是他,这么一大块咬起来也不太方便,又不是炸鸡排。
「啊咧?」拆开的同时好像有什么纸片状的掉下来了,「这是什么?」捡起之后答案是一张便签纸,「是时矢的字!」
从前天开始时矢要出国拍戏两个月的郁闷暂时一扫而光了,音也声音上扬几分,反正是在室内,房间的隔音又好,还没人会念叨他。
——又在吃咖喱?光只吃咖喱营养跟不上,还容易发胖,身体也会吃不消,也得吃些蔬菜,看到这个,它的左边有新鲜的蔬菜,拿去拌点色拉也好,数量不多,你吃的完。PS:给好孩子的奖励,鸡肉是你最喜欢的鸡腿肉。
时矢,你这个人……
字写的真好看!


「时矢/一之濑/小一有时候都很恶劣很烦人?!」

真斗、那月、莲、翔还有塞西同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音也正一叉子插进鸡肉色拉里,准备送进嘴里。
天知道他为什么非得这么听话,乖乖吃蔬菜。
五人同时互看一眼,几个人同时想到不同方向的事。
「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真斗眉头紧紧,一之濑这人有时候的确是有些烦人,在某些琐碎的事情上,但是要说恶劣……一之濑作为少数各方面都和他聊得来的,他还真难想象一之濑私下还能有恶劣的一面。
闻言,莲只有摊开手摇头的份,「圣川,你还是不懂啊!」
而翔则是用力握紧拳头,好似想起了不少往事,像是某次Shining企划的访谈企划,闭起眼睛很痛苦似的,「我可是……我可是……!!!」
塞西点三下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感同身受,可能只是神游回来了,配合着赞同。
「真的吗?小翔,时矢君还有这一面,我怎么不知道?」
那月惊讶的放下茶杯,姿态间满是某个大魔王随时都可能跑出来的架势。
「这话我可不能当没听过,小翔,你可得详细说说。」
「啊……也没什么啦,」翔本能的一抖,作为同寝他可太知道,某魔王真出现了会怎么样?「就有时候,时矢给人感觉有点可怕。」
「噢——」拖个长音,那月恍然大悟,十分开心的吃上一块小饼干,入口即化的口感让那月享受不已,「我懂,就是有时候会想欺负一下反应比较大的人,那样很减压也很有趣?我有时也会那样,因为小翔真的超超超可爱嘛!」
「嗯嗯!没错的,就是这样!」
翔顺势点头给予强势赞同,那月笑的都快开出花来了,突然发现哪里好像怪怪的。
「等等!那月,所以你之前也都是故意的是吗?」
「诶?小翔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这家伙……」
咬牙切齿,翔站起身拎起那月的领子,整个人都在发抖,这次是因为气的。
「你这家伙……!!」
「好啦好啦,」小不点先别和四宫闹,现在是一木在和我们求助,其他的事先放放。」
见状不妙,身为整个ST☆RISH里处事最为圆滑的莲赶忙跳出来打圆场。
「重点是听听一木怎么说。」
「说的也是,」松开手,翔依旧气呼呼的坐回去,对着已经清空了快一半色拉的音也,「本来就是你搞出的事儿,要是那种无聊的事,我可不会就那么饶了你!」又慢一拍反应过来了,冲着莲吼一句,「不要叫我小不点!」
莲不以为意,逗弄翔确实能够减压不少,但最有趣的还是莫过于是……眼睛斜向另一边可以算得上是他青梅竹马的某个人。


美美的一顿晚餐之后,玩上会儿游戏是最棒的选择了。
音也很快就从柜子里翻出了平日不敢全拿出来的游戏光碟,要被时矢看见绝对会说『你也买太多了吧?根本不可能全部玩,要买就买特别喜欢特别好玩的!』,明明他自己都一下子就买好多本书。
这几个月时矢都不在,他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搬出主机,连上超大液晶屏,摁下遥控器,光盘放进主机,拿出手柄。
是太久没玩主机游戏了吗?手柄的手感有点奇怪。
翻过来看,上面贴着一张便签条,和鸡腿肉包装袋上的不同,字还是熟悉的笔迹。
『又在玩游戏了吗?真是的,就算我说不让你玩也阻止不了你吧,但是你也不要太过火,玩一二小时就够了,忘了之前因为肝游戏导致眼睛过度疲劳一时视力下降的事了吗?』
玩好游戏,肚里的食物也消化的差不多,泡上个热水澡,实实在在是份享受。
『洗发水沐浴乳不要玩,弄的泡沫到处都是,很容易滑倒的。』
『泡澡的鸭子家族在第三格柜子里,泡完记得洗干净放好,随手放外面下次再泡又要找不到。』
『头发不要没吹干就睡,如果已经没吹干睡了,我的发胶在镜子旁边的第二格,务必把头发弄顺了再出门,不然对staff太失礼。』
洗完澡换上居家的衣服,接下来就该到伙伴们的房间里串串门并最终决定在哪个房间里留宿。
『借宿别人房间,也不要忘了礼数,又不是学生,经常打扰别人也要注意人情往来,都提前放在玄关的篮子里,就不会忘了拿。』


「时矢他是老妈吗?这样的纸条光我现在找到的已经有200多张了诶,都不知道还有没有!」
说着音也一筷子插进柔软的米饭,带上酱汁放进嘴里,没几筷子就又消下去大半。
「这个好好吃!」
所以你还是收起来了啊,还数了数!
五个人又是互相看上一眼,这次他们是想到一块去了。
真斗作为头一个代表默默举起手,「一十木,那个纸条,我也有收到。」
「我也有!」
「其实我也……」
「我也是,从时矢那里,拿到了,纸条。」日语还不够熟练,塞西带着一口奇怪的口音跟着举手附和。
「诶?」指着自己,莲满脸不可置信,「就我没有拿到吗?小一对我好冷淡。」和音也鼓的快和个球似的脸形成鲜明对比。
「吃醋吗?」手按上音也脑袋,真斗拼命忍住笑还是漏了点出来,「放心,一十木,一之濑给我们的,也就各一张。」
听到远远不比自己的多,音也嘿嘿嘿的傻笑起来,尴尬的别过头。
「我比他们多本食谱,至于神宫寺这家伙你不用管他。」
「食谱?为什么时矢要给真斗食谱?」
「噗噗噗,想知道吗?那本食谱上面写的都是,为了一十木身体着想的健康食谱。」
「唔?这盘咖喱也是吗?」
真斗颔首认了,「我稍微做了些改动,看来很合你胃口。」
「我就说味道有点熟悉,但是又有哪里不一样。翔你们的呢,时矢和你们说什么?」
「怪盗音邦的新宣传彩页,为追求真实感肯定会让音也你到高处去,记得要拉你的手,或者给你吃东西转移你注意力!就是这些了吧,塞西,那月!」
「嗯嗯!就是这样的噢!」


评论
热度 ( 24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