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宠溺(时音)04

*No One Can and Spoil For You
01 02

前略




把几张有着精美图案的信纸展开随意放到茶几上,音也匆匆跑进房间从抽屉里抽出用来写歌词偶尔也被他拿来涂鸦的空白书写纸,又匆匆跑出来。 

其实他本来是想用更好看点的纸,但是没有找到,好不容易有了一张还因为摆放的位置关系而变得乱七八糟,连音也心里的那一关都过不了,更不要提往上面写字。 

要怎么写好呢? 音也的脑瓜子飞快的转了转,在纸上落下一笔,但是握不太紧的笔写出来的字别说工整了,歪七扭八的字迹根本和个小学生没两样。 这样,根本没法好好回应。

音也苦笑着撕去最上面的那张,低头在新的空白纸张上继续写着脑子里和实际书写没法完全同步的编排段落和内容的粉丝回信。

「这是要给粉丝写回信吗?」 

「嗯……」音也随手把摊开在茶几上的信纸,递给侧趴在在身后沙发上的时矢,「回来时候有和时矢你提的,每次都给出了奇特观点的反馈,我想好好感谢一下他/她。事务所也没规定,不能给粉丝写回信吧?」 

「确实是没有。」 

支起上半身,时矢接过信纸,先是在酸痛的后腰上用力按了几下,在不是柔软床上的地方做果然是会有些不妥吗?

偶像给粉丝回信的事虽然少,偶尔有也大部分都是在生放录制或者Event的现场读取粉丝的来信,并给予少量的回复,但回信这个事也不能说完全没有。
「那个出租车上提到过的那个?」
也不需要音也确认了,时矢眼睛迅速在信纸上浏览了好几行,确实和有时候staff会给他们看的,或者他们在节目中读取的,还有网络上粉丝们所写的一些评价完全不同,是个全新的角度,是他们想也不曾想到过的方向。 

让人感觉很是新鲜,部分观点甚至可以说的上有趣。
「看得出是位相当用心的粉丝呢。」
有些方向就连就在最近距离的他都没想到过,用词也能看得出经过不少推敲,是个音也的好粉丝。
「就是啊!」
「……所以?」
按照折痕,把信纸照原样折回去,放到一边,时矢坐起身,勾住音也的肩膀。
「想给这位『忠实』的粉丝写回信?音也,」头搁到肩膀上,细长的手指指着纸上歪歪扭扭的小学生字体,时矢忍不住『噗』的笑出声,「像这样的回信可不行噢,心目中的偶像字写成这样,梦想可就要破裂了。」
「唔……!!」
「还有这个扭曲的坐姿,不端正做好,可是写不好字的,音也。」
「我也不是自己想要这么坐的!」
歪曲着一边身体,音也一半屁股黏在铺有地毯的地面,另一半抵着沙发座,借力勉强维持着平衡。
「噗噗噗!」
掩嘴轻笑数声,温柔与笑意传递进眼睛,时矢不再继续『取笑』音也,干脆地自沙发上下来。
「坐着难受,也不知道要拿个靠垫之类的垫一下。」
紧挨着音也坐下,扶着音也的腰把人往自己这边压,使得音也整个人都倚靠在他怀里。
「怎么突然想到要写?」
「嗯……之前时矢都在海外拍戏,这段时间时矢都不在身边,我整个人都不太好了,黏黏糊糊的使不出劲!」
「这个人的来信给到你鼓励了吗?」
「也没有,」音也不带丝毫犹豫,「只是难得收到这么认真又这么特别的来信,刚好我之前状态不好嘛,你看这封……」把另一封信展开在时矢面前,「这个人似乎看出来了,身为偶像不能让粉丝担心,是吧!时矢。」
那个是,刚刚结成st⭐rish时,他对音也说过的话。
时隔这么久,原来音也也都还记得。
侧头,和音也交换一个吻。
「想给粉丝一个交代是吗?你也有所成长了呢,音也。」
「诶嘿嘿!」
「别傻笑,你想好要怎么回信了吗?单纯表示『让你担心了非常抱歉,现在已经没事了,感谢你的支持!』这样可不行,显得很敷衍没有诚意。那样还不如不写。」
「这当然是有想好的啦!」
……应该。
「那就好,你写吧,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成长。」
重新握起笔,可能这次多了时矢给他倚靠,音也感觉手感稍微有些回来了,又拿出张新的白纸,在最开头的部分写上对方留给自己的姓名/昵称。
字还是不怎么好看,时矢这次倒也没说什么,音也于是得以继续往下写。
有什么自脑海里一闪而过。
嗯……是什么呢?
首先当然是要感谢对方对自己的支持,然后是……是什么来着?
静默七秒。
音也僵硬着脖子回过头,用一种软绵绵的口气,「时矢——」拖个长音,祈求的看着时矢。
愣是还带了不少委屈。
时矢对这已经见怪不怪,不如说比上一次还多了1秒,算是有所进步。
「你都这样了,哪来的自信让你觉得能写的了粉丝回信?根本就没有想好。」
「我真的有!!」
音也微弱地据理力争,开始给时矢细数。
「时矢回来之后,我们一起拍杂志宣传照片,然后回家好好的做了几次,一下子变得很清爽,就是那月说的那种『哔哔哔——』星星大人还什么咖喱大人马上就会给出很多很多歌词的那种清爽,要不是那里还很痛,我这时该写完了。」
后面几个字声音小的,除了音也本人,谁也听不见。
「抱歉,所以这还是我的责任了?」
眼里满满的全是笑意,音也的借口蹩脚的在他耳里听来非但不觉得幼稚,还觉得很可爱。
「说起来……时矢有没有给粉丝写过回馈信?我看时矢经常在写东西,也不都是歌词,又不像我会涂鸦。」
「那些都是读书笔记,音也你休息的时候也该多看点书。不过,hayato时期,的确是有写过几封。」
「教给我!」
「真是拿你没办法,痛到连笔都不够力气握紧,看来我是得补偿一下。」
「嗯!就知道时矢你最好了!」
「是是。」





评论
热度 ( 18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