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宠溺(时音)01

*No One Can and Spoil For You
*对你的宠溺无人能及




不知不觉,新的一年已经过了有两个月,季节也由冬季逐渐转化成为春季。随着空气的变暖,与他们年后假期的结束,新一轮的工作offer又马不停蹄的发来,忙碌的时节又重新开始了。
 
「一十木先生,人向后退一点,把手搭在一之濑先生的肩上!」
连续按下数下快门,一组动作拍摄完成,摄影师对台上的两个人做着下一组的指示。
「这样?」左手搭上时矢的肩膀,音也偏过头,与摄影师确认着动作,同时也按照自己的想法,右手向前伸出,比出个『开枪』的动作,「另一只手像这样可以吗?」
「没问题,这样很好,一之濑先生也随意比个什么动作!」
「好的。」
应着摄影师的话,时矢也顺应着音也的动作,左手放到嘴巴前面,轻轻一吹,似乎是个吹去硝烟的动作。
「不愧是一之濑先生,配合的很好噢!」
摄影师竖起大拇指,又是各个角度各个方位连续摁了数下的快门。
「接下来,嗯……」想了想,摄影师又再度给出新的指示,「两位互换一下位置,我是指前后的位置,一十木先生你向下蹲一点。」
音也身体向下压了一些,看摄影师感觉还是不够,又下压了些,直到点了头才定下来。
「一之濑先生把手搭住一十木先生的肩膀,是另外一边的,对!穿过背部的另一边!」
时矢按照摄影师的指示,很自然的搭着音也的肩膀,心情倒生出几分微妙。
也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像这样和音也如此靠近,方才音也倚靠在他肩膀上的时候,他就差点想说这句话。但总算是被他给克制住了。
基本上他们之间有着不可为外人所知的特殊关系,平时又多是以St⭐rish这个组合名义集体行动,偶尔才会像这样以他们两个人的名义一起工作。也正是因为『偶尔』,才更要小心为上,一不小心在交互中流露出暧昧气息,就有可能被某些不怀好意的人拿来大做文章,其结果可能是他们没法想象弈无法承受。
「好!这次的拍摄就到此为止,两位辛苦了!」
摄影师的指令一下,时矢立马像弹簧一样松开手,无视音也眼中的不解。
「大家也都辛苦了!」
「一十木今天的表情都很好噢,很自然,笑容的感染力也更强了!能保持下去就好了呢。」
指着自己的脸,音也笑的愈发灿烂。
「被看出来了?因为,难得又和时矢一起工作嘛!好久没有两个人一起做事了,上一次还是……啊咧?时矢,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来着?」
「喂,音也,在staff面前说什么呢?」
「哈哈哈!」提问的工作人员倒不是很在意,反而爽朗的大笑几声,「一之濑先生之前是在海外?一十木先生那么依赖一之濑先生,想必很不习惯吧?」
「就是这样!」勾住时矢的手臂,音也兀自说的开心,「不过一回来就是久违的拍摄还有新的Duet曲,那些就无所谓了!」
「新的曲子!七海小姐谱的曲和你们两的歌声,很让人期待啊,出了务必告诉我们一声!」
「没问题!!」
比出『OK!』的手势,又和其他工作人员打过招呼,音也似乎是满足了,拉着时矢离开拍摄的地方。
走廊里没有人,多半还在忙着拍摄,音也四下望了望,就着身高优势在时矢脸颊轻触了下。
「什……」被突然的袭击吓到,时矢默默握紧一边拳头,「音也!这里是公共场合!」
「又没有人,偶尔一下有什么关系?时矢难道不想?」
歪过头,音也对时矢的反应相当不满。
「那也要考虑一下偶像的立场,要是被发现那可怎么办?」
「相比起我,时矢你的声音那么大更会引起别人注意噢。」
吐吐舌头,音也仍是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他都有事先确认过,时矢有时候真的,太过严肃和计较。
「所以我就说……」
「还是老样子,那么不直率啊,一之濑。」
「听到了没?这里还是有其他人在。」
「是小真!」回过身,音也用力挥手和手里拿着个大纸袋的真斗打着招呼,「小真今天也是在这边拍!」
与音也的挥手致意相对,时矢用点头作为对同组合成员兼好友的回应。
「嗯,等下和神宫寺有个香水的广告片要拍,」把手里的大纸袋交到音也手上,在音也提问是什么之前,先行解释,「刚才staff交给我的,一十木你的粉丝来信。」
「我的粉丝来信为什么都不直接给我,而要通过真斗转交?」
「不清楚,staff只说要是能碰到,就给你。」
「谢谢!」伸个懒腰,音也完全不在意没得到答案,「小真的那个香水广告,是之前莲说的,很有大人风味的那个吗?」
「我不知道神宫寺是怎么和你说的,不过应该就是,一十木你有兴趣?」口袋里摸出香水的样品,真斗摊开掌心让音也可以好好看个清楚,「味道其实不那么重,如果一十木你喜欢……」
「可以给我吗?太棒了!」
音也立时转头和时矢邀起功,「我要是用这个香水,也会变得更像个大人吗?时矢你怎么想?」
「抱有这种想法本身就不像个『大人』,音也,不是吃了某种东西,或者染上某种味道就能变成『大人』。」
始终保持沉默,旁观着两人互动的时矢忍不住笑了,手掩住鼻子和嘴巴,不由得为音也孩子气的提问感到好笑。
真斗深以为然,也「噗!」的一下笑出来。
摊开的掌心却在音也要把香水拿走的瞬间合起来,重新收回自己的口袋里。
音也表情马上变得十分失落,仿佛具现化出现垂下的狗耳朵,看的时矢非常想去揉捏一番。
这样可不好,在公众场合就各种被煽动,说明专业素养还是不太够。
「这个毕竟是样品,下次拿到正品再给一十木你。」
「是这样吗?小真,我还以为……」不开心的情绪消失,音也毫不在意,「没关系啦,样品就够了,反正我也很少用香水,成人的香味都不一定适合我呢!」
「一十木你都这么说了……」蹙紧眉头,真斗还是有些犹豫,为了更好的拍出所需要的感觉,他都不知喷过多少次,看着虽然是不见得有下去多少,但是要接收的本人都表示不介意了,「那好吧,喷的时候别靠太近了。」
「Yes Sir!」
音也很是夸张的行个礼,接过香水瓶,很是小心的收起来。
时矢只得无奈的摇头,「圣川,你也不要太惯着这家伙,到时候他会很烦人的。」
真斗不可置否,似笑非笑的回时矢个眼神。
别人或许还不清楚,作为一路和他们从早乙女学院那会儿起纠缠到现在的,尤其还在这两人的这段关系中出过不少力的人,真斗实在是不敢苟同时矢的话。
大概不会有比一之濑更惯着一十木的人了。
被真斗看的好一阵心虚,时矢声音多少有些发颤,「这个表情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时间差不多,我该去和神宫寺那家伙会合了,一之濑、一十木你们是直接回去?路上小心点,据说近段时间这边附近有点乱。」
「OK!」



*真斗是个好哥哥
*时矢你要加油啊

评论 ( 5 )
热度 ( 44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