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Cream(北是)完整

*此文原收录在CP19北是新刊《My Gentle Your Sin》中

 

 

Cream

 

早上八点,把今天有拍摄任务的龙持送上车,期间也好好的,按照北门自己的话说,充分汲取了属于龙持的味道——那是个长长的仿佛快要融化一般的亲吻,差点就害龙持晚上车迟到——北门自我反省了下,再度回到自己的房间,就着那个吻的温度重新补了个眠。

再次醒来已经过了十一点,洗过澡,换上浴袍,北门给自己简单做了一顿午餐——肉酱意大利面——端了放到茶几上面,随手摁下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

电视里节目主持人的声音随之传出。

『嗨嗨!今天的【明星厨房】请到的是最近颇具有话题的B-project成员:是国龙持先生,爱染健十先生以及王查利晖先生,来教大家做甜甜的草莓蛋糕!』

明星厨房。

这几年来特别流行的综艺节目。请的都是近期比较具有话题性的明星,请他们在观众面前展示他们的厨艺,推荐的各色私房菜。以此来展示明星贴近民众的一面,表现明星其实也是普通人这样的概念。

这一期的主题是,龙持这个甜党所喜欢的甜品之一『草莓蛋糕』,至于没有把同样喜欢吃这一甜品的悠太也给请去,只是为了增加趣味性。请本就特别擅长厨艺的人出演这一类节目,就会变成彻底的的厨房教学,和其它针对家庭主妇的厨艺类节目没有哪里不同。

嗯……时间计算的还是稍微不太准,没有看到开头。

北门卷着面给自己送进第一口,同时在心里这么想着。

这草莓蛋糕的做法还是之前自己教给龙持的吧,不知道表现会怎么样?

 

「草莓蛋糕是是国先生喜欢吃的食物没错吧,这次来做,有什么想说的吗?」

「确实,草莓蛋糕是我最喜欢的甜品之一,这次有幸亲自来做,总觉得很兴奋呢!最爱的奶油是怎么打出来的,也很期待。」

抱着staff提供的鸡蛋,是国笑成了一朵花,身体略微向前倾。

「话是这么说,肯定有在家里偷偷练习过了吧?」

站在是国旁边爱染手肘轻轻碰了碰是国,揶揄地笑着。

「没有噢,」是国并没有被戏弄的不适感,他也明白爱染这么问根本就是故意的,也就是抛出问题的角色,这样才能挑起气氛,「只是在网上查了一下,知道要怎么打奶油,只是这样而已。」

「哼嗯……」拖了个长音,是国的回答,爱染显然是不信的。

龙持这么喜欢吃甜食,加上对工作又是B-pro成员里较别人最为严格的一个,半点准备都没有就来参加这种节目是不太可能的。

「现在就当是这样吧!」

若有所指的来了一句,是国听懂了他的另一层的隐含意:『那个王子大人没有教过你吗?』大约就是这么个意思,有种被看穿一样的跳开。有时候感觉敏锐真的一点都不好。

倒是另一个,爱染看向站在他另一边的王查利,他正新奇的对staff早就准备好的各种道具东看西看,每个都要上手摸一摸。

「喂,晖!你洗过手了吗?」嫌弃的距离那些被王查利碰过的器具远了一点点,爱染对这方面尤其有洁癖,「等下可是要用来做吃的!」

「洗它们的时候一起洗就好了!」

王查利毫不在意,还是继续摸摸弄弄,满足他的好奇心。

也不知道MooNs是怎么受得了他的,也是,有和南在,可以镇得住他。

「王查利先生看起来很有兴趣呢,资料上好像并没有说王查利先生是甜党,对这次被邀请来做这个,有什么想法吗?」

「当然!像我这样的帅哥怎么会是甜党呢?」

双手在胸前交叉,王查利说的无比自豪。

旁边的两个人听了满头黑线,都来上节目了,就算是编的,至少也要说『虽然不是甜党,口味也比较偏甜,被邀请很荣幸!』这种话才符合现在的场景。

「王查利先生真的很直率,不过这样来做很甜的蛋糕,会不会有点强人所难了?」

「并不会!平时蛋糕leader也会做,leader做的蛋糕最好吃了!」

「哈哈哈!MooNs的各位成员都特别喜欢leader增长和南果然名不虚传,所以这个是打算做好拿回去给leader吃吗?还是这边先试验成功了,回去再好好犒劳一下leader让leader可以休息一回?」

「当然不是,这个是要给……」

「一点都没错,做好的蛋糕当然还要交给等下会被选上来小绵羊们。」眼看着staff表情越来越微妙,趁着气氛愈加尴尬之前,爱染匆忙打断王查利的话。

「说什么呢?这么棒的蛋糕,只交给单独一个人,不觉得对不起现场的各位观众吗?」

是国也帮着腔。

「原来是这么个意思,」staff也顺着往下说,有些事情真的不能细究,「也是啊,要不然增长先生知道了,可是要伤心的!那么事不宜迟,把这个舞台交给三位,开做吧,草莓蛋糕!」

staff退下去之后,想起来有些事情,小声的提醒。

「对了,别忘了做的时候,随便说点什么。」

三个人同时对staff比了个『OK』的手势。

「那就开始了!」

是国先喊了一句。

「开始了!」王查利和爱染也配合着重复了一句,「那么首先,是先要把需要使用到的道具,还有手洗干净。」

取了洗手液还有洗洁精等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清理干净,「选择洗洁精的时候,一定要选不伤手的噢!」爱染提着醒,还对观众席比了个飞吻,引发一波不小女生们的尖叫声。

用毛巾擦了一下手,是国放下刚才被他一直抱着的鸡蛋,从里面拿出一个,轻轻在大理石的台面上轻轻一磕,蛋壳表面出现了龟裂的痕迹。

「力气小的女性,在台面上要是磕不出痕迹,可以试着在台面的边缘磕出痕迹,但也要小心,直接磕碎了就不好了。」

爱染在旁边继续做着解说。

掰开鸡蛋,将至打在蛋清和蛋黄的分离器上面,蛋清顺着漏口落入下面事先准备好的,没有任何东西在其中的不锈钢碗里。

一个接着一个的打入蛋清。

「这样的分量就差不多了,」说着将碗口倾斜,展示给观众看,摄影师顺势给了一个特别,「接下来就是重头戏的把它们打成奶油的环节。」

「这真的是第一次打吗?」爱染头探了过来,几乎把整颗脑袋搁到是国肩膀,「不愧是,跟着我们王子殿下身边那么久的人,只是看个教程都能做的这么完美。」

「这都是现在的道具特别便利的关系。」

是国惊了一下,差点没把盛着蛋清的碗给弄翻了。

其实健十说的一点都没错,在来这个节目现场拍摄之前,他是有去向阿伦讨教要怎么做蛋糕。

不管怎么说,他们可是专业的职业偶像。就算节目的目的就是请他们这些平时看着就不擅厨艺的明星们来做——这从他们中最会做菜的阿和他们四个人就完全没有受到邀请这点就可以看的出来——但是真·一窍不通的在摄影机面前任人摆布,他依旧敬谢不敏。

说出去可能都没有人会相信,毕竟是那个超脱尘世之外的王子殿下,但除了家事还有一些常识完全不会之外,他们私下在一起时,几乎全都是阿伦在掌管厨房那一方之地。

 

『叮咚!』

那天的早晨,是由送快递的门铃声开启的。

「嗯?什么……」北门被一连串的声音给弄醒了,自床头拿过了闹钟确认了时间是早上七点整。

今天确实是他们两个没有工作需要去做的休息日,没错吧?

「龙持?继续睡也没关系的噢!」

大手轻轻揉了揉是国的头发,而后用力抱紧,落下个清晨的亲吻,双眼再度合上打算重新睡过去。

「一定是我叫的快递到了!」和往常总是赖着床,需要北门一请二请许多次请才能起来的是国相反,这次他立马就醒了,睁开一双大大的猫眼,「之前和阿伦说起过的吧,我要参加『明星厨房』的节目,为了那个得先好好练习一下才行。」

「啊啊,那个,龙持叫了快递吗?」

「因为需要大量的材料,才可以好好练习嘛!」

抓开北门的手,跳下床,是国吸着拖鞋先跑去门口接快递,跟在他后面的北门唯有摇头的份,也就只有这种时候特别积极。

实际见到那份快递,还、还真不是一般的壮观,有好几个箱子。看是国很辛苦努力往屋里拖的样子,脸上还因为太用力而染起了红色,北门加快了脚步,轻轻松松就拿起其中的两个,帮着一起搬进厨房里。

「这么多材料,要是和我说一声就好了。」

言下之意是,事先和他说需要有这么大量的练习材料,他可以请人帮忙送过来,龙持就不用搬的那么辛苦了。

「也不能每次都麻烦那些工作人员,他们平时也都很忙耶!阿伦真的是个少爷。」

对此是国小小的抗议了下,当然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阿伦这么为他着想。

心疼是国连同手心都因为拖动箱子而留有些许痕迹,北门拉着是国,先坐到边上休息了一会儿,等痕迹逐渐消去,两人重新回到厨房。

「真是的,阿伦太紧张了啦!那种程度的红印而已。」

「不行噢,龙持,你不是常说我们是专业偶像,要是痕迹一直消不去的话……」

用力握紧是国的双手,北门说的真诚。

听到的当下是国总觉得他应该是要说点什么,话到喉咙口转了个弯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对视了几秒钟,是国脸开始发烫,匆忙挣开北门的手,逼迫着把目光转到那些快递上面去。

「练习!不能忘了练习,没有多少时间了!」

从抽屉里拿出小刀,弯下腰划开箱子的包装,是国都在忙,北门自然也不能闲着,从橱柜里拿出做蛋糕所需要用到的道具:打蛋盆、打蛋器、刮刀、筛子、烤模等等。

箱子里摆放的是幸香、枥乙女两个品种的草莓,数公斤的砂糖,若干鸡蛋,好几盒淡奶油,还有几瓶朗姆酒。

「草莓蛋糕里要放酒吗?」

北门皱皱眉头,怎么说龙持也尚未成年,这就放酒在蛋糕里面,真的没问题吗?

「只是放一点点,调味道用的。」

「那就……放吧,先从奶油开始,」和是国两个一起放了些鸡蛋在框里,拿到台面上,北门拿出一个,轻轻在底部打了一个小孔,来回晃动,透明的蛋清液顺着小孔落入打蛋碗中,「这样就可以把蛋清和蛋黄分开了。」

「阿伦,蛋清和蛋黄分开,用分离器就可以了噢!」

是国弯腰又在快递盒子里翻找一阵,拿出一个体积不大,四处都有孔,中间有一个稍大一些的孔,大小刚好和一个蛋黄差不多大。

「我看看,应该是这样用……」

按照附赠的说明书,是国跟着照做了一遍,北门几乎看呆了眼,「这么轻松就分开了蛋清和蛋黄,现在的高科技真的好厉害。」并由衷的表示赞美。

「只是最普通的平民道具而已啦!」

「是这样吗?可以想到用这种办法,平民智慧也很强啊!」

「呜哇,这话阿伦你可绝对不能对外说,天然系的王子说的话,就算让人想生气都生不起来。」

深叹口气,谁让阿伦就是这样一个人呢?

「龙持,生气了吗?」

「没有啦!接下来要怎么做……?」

 

 

 

『草莓蛋糕』

多半是staff看龙持特别喜欢而特地给他挑的,刚好龙持那时候想做事前练习,选的也是草莓蛋糕。

就是草莓的品种不太一样,他们用的是幸香和枥乙女,节目用的是惊奇和鬼怒甘,香味和甜度都不同。

不过龙持的话,他应该早就有好好了解过了日本常见的草莓品种,在糕体、夹层以及顶部奶油部分的草莓配比上,多半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拿打蛋器的姿势很标准啊,不过,龙,感觉这样需要打很久,』健十把糕体放进预热好的烤箱里,按下开关,回过头来看打奶油的龙持和洗净草莓正在把绿蒂摘除准备切块的晖。

龙持手里的打蛋碗里已经起过一次泡,加过一次糖,尚未完全成型。

『龙,接下来交给我吧,这可是在现场直播噢,不能让迷途羔羊们等太久的!』

然后直接握住了龙持持有打蛋器的手,在打蛋碗里打了几下之后,『等下!在做什么呢,健十,这样就算是我也是不会原谅你的!』引来了龙持的强烈不满。

『好的好的,』健十立刻就把手给放开了,『那这样做,可以被得到原谅的人,是谁呢?』

龙持脸红了,但也不是真的在生气,他可以确定以及肯定那只是演出效果,健十也不过是在刻意增加冲突好让观众有话题不至于太无聊。而健十比预计中的还要早放开,看样子是发现了,他在今早送龙持出门时,趁着龙持不注意,留在后颈那戳头发下的标记。

『那样的人是谁我不知道!』鼓着脸,龙持这么喊了一句,又继续专心打他的奶油。

只有龙持脸上的红色是真的,大概也是想起了一些东西。

他能看的出来,龙持的站姿和刚才略有不同,手打的节奏也变得不稳,是哪里稍微有了点反应所以在忍耐吗?

不过在电视机里看和在公寓里见到的真人果然还是有点不一样,让人很是头疼。

 

蛋清在打蛋碗里铺了整个碗的五分之二左右,应该差不多了,北门停了和是国一起继续把蛋清和蛋黄分开的动作。

把打蛋器拿在手上,一头放进打蛋碗里。

另一手拿着打蛋碗,上下不断的有规律的打着,蛋清一点点从全透明变成半透明的泡泡。

电脑上所查的资料上的确也有写奶油就是这样慢慢被打成,实际看到,仍是有种说不出的味道,该说是梦幻呢,还是该感叹有些东西被创造出来,就是有这么神奇。

到底是怎样才会想到把蛋清打成『奶油』一样的存在,刚开始也肯定不叫这个名,最后竟然演变成了这么畅销流行的美食之一。

啊,不行!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学会怎么做,哪怕不是特别熟练也没有关系,但至少在现场不至于这个不知道,那个也不会。

是国强迫自己把注意力完全放在那个打蛋碗上面,当然了,还有阿伦使用打蛋器的动作,那个很关键。

「阿伦,打的时候有什么秘诀吗?」

「嗯……」手里的动作顿了顿,北门思考了下,「我觉得应该是没有的噢,就只是像这样,慢慢打就可以了,不过每个人所花的时间都不一样,龙持只要按照自己的喜好来打就好。」

「是这样啊,不过我听说打蛋器好像也有电动的那种,和手打是有哪里不同吗?」

「有没有不同我不知道,不过我是带着要让龙持吃上美味又健康的蛋糕的感情来打奶油,使用电子设备,机器这么冷冰冰,我想应该是代入不了我的感情。」

「不会累吗?要这样一直不停的打,而且重复同一个动作,不会无聊吗?」

「会吗?像这样慢慢一手掌握龙持喜欢的奶油纯度还有厚度,我觉得是件很幸福的事噢,无聊之类的,一次都没有想过。」

这个天然过头的王子殿下!

被北门的话说的脸又是一红,是国眼珠上下转动了下。

阿伦做每件事都会像这样想着谁来做吗?工作以外的时间,任何事都想着要为某个人而去做,这样的事,真能够做到吗?说话的人是阿伦,听起来简直不能更有说服力。

霎时间,是国被自己脑海中的,北门可能想着别的什么人做着别的什么事的画面给填满。

钝痛着,叫嚣着,压的是国差点踹不过气。

仔细想一想,能够像这样独占着阿伦的是他是国龙持;阿伦虽说经常都说着一些王子样的甜言蜜语,但是他知道的,阿伦对他说的以及对其他粉丝们说的,有根本上的不同;还有,有幸让阿伦王子殿下亲自下厨的,不是他自夸,除了他是国龙持也不会再有了。

想到这些,那些负面的情绪瞬间又一扫而光了。

「阿伦……」

从背后抱住北门的腰,是国闷声喊了声名字。

「怎么了,龙持?果然这么早就练习,会睡眠不足吧,要先暂停一下补个眠吗?」

一直专心在打奶油这件事上的北门当然半点也没察觉到是国那点心思,还寻思着是国这么做,是不是早上起的太早,现在又困了。

「不用啦,话说回来,」是国手指指着打蛋碗,「是不是该加糖了?」

「龙持有好好查过资料了呢,得奖励你一下才行,」检查了一下打出来的气泡,北门侧头,「再稍稍等一下,就可以加糖了。」

「我来加!」

「好。」

在一公斤装的砂糖袋子上剪开一个小口,用勺子挖出里面的砂糖,倒入打蛋碗。

「加多少才好呢?」

 

接下来移步这里看完

 

每次都觉得,真的好麻烦啊

 

评论
热度 ( 20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