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Chocolate(北是)

*终于!完成啦QAQ
*反正后面还发生了大家都懂的,我也就不开了
*合法开车但我就是不开



——北是の场合——


「我回来了。」

闹钟刚过八点的时候,房门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北门柔声打着招呼,出乎意料的却没得到任何回应。
外套挂上衣架,换上室内鞋,带着疑问——没听说今天龙持有什么工作安排,或者其他邀约——北门经过玄关往里走。
进到客厅,北门才终于看到了是国的身影,抱着个几乎快和他本人一样大的抱枕,在沙发上左右来回的摇晃。
绕到背后,北门弯下腰,「我回来了,龙持。」双手轻轻连是国本人带抱枕一起环上。
是国停顿了有一秒钟,才缓缓抬起头,对上北门的眼睛。
「阿伦?你回来啦!下次可以不要这么突然冒出来吗?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已经叫过一次咯,不过龙持好像没听见,然后我也想偶尔学学龙持从沙发背后像这样靠过来,」北门笑着回应,龙持难得这样的表情让他感觉有趣,「不过龙持看着有点没精神呢,今天都做了些什么?」
「不是,」是国立刻摇头表示否定,「中午和悠太还有刚士一起吃了饭,然后大扫除,前面还午睡了两小时。」
「听起来活动还挺丰富,」在发旋落下个轻吻,食指在是国脸上戳了一记,「很累吗?」
「阿伦,你知道的,我一旦感觉无聊就会犯困。」
闭起一边眼睛,是国脸红红的,声音上倒立时恢复许多,睁开的那一只眼睛里也有了神采。
「怎么这么晚?」
「抱歉抱歉,回来的时候稍微……被耽搁了下,出租车又在半路堵了一个多小时。」
平日里就有不少粉丝不定期给他们的事务所,送上份礼物或者信件,表达对偶像的喜爱之情。偶尔会有几个狂热份子直接上门,运气好刚巧没能避开与偶像遇个正着,即便未必能得到签名或者合照,能和偶像近距离打上照面也是极好的。
今天粉丝们的热情突地高涨了许多,似乎又是到了一年一度的圣巧克力节,刚一拍摄结束,便涌入了大量的粉丝,一度造成了混乱,手里都拿着各色纸盒或是纸袋。
北门极大的发挥了他『王子殿下』的一贯做派,笑着一一收下了粉丝们双手捧上的礼物。
当在左手手心里有一个,左手手臂也还夹着一个的情况下,右手又温柔接过一个后,绕是广对所有人都不吝友好对北门都露出了困惑为难的表情,「这样,我两个手就都满了,没法继续接收各位的心意,抱歉啊。」
偶像都这样表示了,自然也没法死皮赖脸的继续缠着,还是在北门的请求下交给了现场的工作人员。
然后才得以顺利坐上早恭候多时的出租车。
「高速公路上的车祸造成的大拥堵?这个在新闻上看到了。」
「不愧是龙持,对各种事情都很清楚呢。」
「这种只要有个手机都能知道吧?」是国口气里满满的都是对北门日常夸赞的无奈。
虽然阿伦的本性就是这样,不管什么事,都能从中找出夸赞的点。
偶尔也会让他感觉火大。
「这倒也是,龙持辛苦了一天,饭有记得好好吃吗?」
「一个人吃东西可是会很无聊的。」目光撇去另一个方向,是国怎么也说不出『因为阿伦你不在,根本没有胃口吃东西』这种话,平日里也算了,偏偏又是这种有点特殊的日子。
「噗噗噗……」
北门见状简直是要笑出声,然而龙持并不喜欢他这样,所以忍的有点辛苦,还是有些声音漏了出来。
「怎么了?」
「什么都没有噢,」又轻捏了一记是国的脸颊,「只是在想果然我没有想错,龙持果然还没有吃晚饭,所以做了点准备,」然后转头向门外喊话,「你们可以进来了。」
是国的表情转为惊恐。
「……等一下!!?」
他刚刚,阿伦刚刚,听到些,说了些,什么了!?
大概,也许,可能,该不会是……!!!
尖叫显然晚了几拍,听到北门的喊话,鱼贯而入的,穿着各色服装,像是厨师服,执事服的人,还多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手上更是拿着各种各样的食物还有道具。
「这里的厨房设备还是相当齐全的,就没请他们全部带来了。」
把震惊的是国安抚好,北门走去厨房,和其中某个看着就像是主要负责的人说话,冒出了一堆完全听不懂的单词。
只能从读音判断那绝对不是英语。
交代完一圈,北门再度回过来,把是国带到餐桌边上,「放心吧,不会等很久的。」附赠一个灿烂到不行的笑容。
是国无语了,只能瞠目结舌的看着几个人在原本几乎都是他在用的厨房里忙忙碌碌。
不多时餐桌上就被摆上了大大小小的一整套的餐具,同时厨房也慢慢传出新鲜食材的清香以及各色调味料的香气。
北门贴心的拉开其中一把椅子,做个『请』的动作,「龙持,坐下来。」是国麻木的坐下来,后面北门还说了点什么都没听见。
一直到头盘被送上餐桌,是国才勉强缓过神来。
「这算怎样?」
北门露出一副『龙持你果然没有听见』的了然表情,倒也不以为意,乐得重新解释一遍。
「法式大餐。本来想直接带龙持去店里的,不过龙持不喜欢那种环境,好在这些店一般都有请厨师直接上门的服务,我稍微拜托了认识的人请他们过来一趟。」
稍微……
这点架势怎么看都不是『稍微』的程度。
听北门这么一说,是国还隐约想起,之前北门带他去光看外观就很高级,内里装潢更高级的店里,吃法式大餐时的那些事情。
是个相当糟糕的回忆。
端起酒杯和是国的碰了下,喝了一口前餐酒,考虑到是国还是未成年给他提供了苏打水,把杯子放下后,北门歉意的笑笑,「但是我忘了今天是情人节,一时之间找不到那么多人,没法做全餐了,下次再补给你。」
是国下意识的往厨房那边看过去一眼。
找、找不到那么多人啊……
「不是这个问题吧!」
「那是……?」
「一般来说会做到这种程度吗?」
前菜被撤下,汤被送上来的同时,还有执事打扮的人送上来的大束玫瑰花,是国指着捧在手里的玫瑰花,头上不禁落下几根黑线。
「是这样吗?我觉得还挺平常的,只是因为从店里搬来家里,龙持不太习惯吧?」

这·个!让人火大的王子殿下!?

阿伦的话其实也没错。完全没法反驳,而且也不是完全没有过类似的情况,区别只在于今天还多了一束玫瑰花,副菜上的时候竟然连小提琴,钢琴现场伴奏都出现了。
而这全部都是阿伦精心给他准备的情人节礼物。
并且他毫不怀疑如果他表示不满意或者还不够,阿伦绝对绝对绝对会搞出更为夸张的事情来。
顿时身体因被满满爱意包围而发热,是国努努嘴宣告放弃,专心品尝起北门给他准备的餐点。
其实套餐一整套并不存在哪里有特别缺失的地方,就是菜品略微少了几道。
味道更是不用说,从来也不曾尝试过的美味。
就连最后才上的熔岩巧克力蛋糕也是极品,相比之下的自己准备的那一份巧克力……
反正阿伦从粉丝那里收到的巧克力也是不会少,有时候甚至是他们其他Bpro成员加起来的总量都超过。
其中也肯定会有不少极品的巧克力,他们又是偶像,回馈粉丝吃上几颗已经量很多了,再加上自己这一份,卡路里就超过太多了。
未免继续这么持续乱想下去,他会消化不良影响之后几天的工作,是国吃完甜点后没多久,就去浴室冲了个澡,再美美的泡上半小时。
等心情整理的差不多,全身上下也都变得无比清爽,是国换了身睡衣走出浴室,前不久还在这个他和阿伦共同生活的公寓,忙碌着各种事情的人就都不见了,除了已经被好好插进花瓶里的大束玫瑰花,半点痕迹都没留下。
而这间公寓的主人之一的北门,正坐在刚回来时是国所坐沙发的同一位置上。
看到是国走出来,北门温柔一笑。招手把人叫到自己身边,很是自然的拉过是国挂在脖子上的毛巾,给是国擦起头发。
「今天的安排,龙持还满意吗?」
「类似的惊喜我倒是从没有经历过啦。」
「那就太好了。」
北门口气愉悦了几分。龙持这么表示,就意味着实际上他相当满意。
大概是被北门服务的太舒服了,是国眯起眼,却不小心瞄到茶几上某个被粉色包装纸包裹起来的正方形物体。
那是他趁阿伦饭后和那些外国人交流的间隙,偷藏起来的巧克力。
「……这什么?」
阿伦是怎么找到它的!?
他应该有藏的很好才对。
「情人节巧克力,」看是国的头发干的差不多,北门把毛巾放到一边,拿起巧克力,「果然还是赢不了龙持,把巧克力藏起来,让收到的人自己找出来,好像寻宝游戏一样,有新鲜感的同时,还有刺激的感觉!谢谢你,龙持。」
北门笑的愈发灿烂,是国万分心虚的移开视线,「唔……阿伦,你开心就好。」
「嗯!超开心的!」
说着北门给了是国一个的拥抱,手指捏住绑带上的一头。
「我可以打开吗?」
「这个……随便你,反正都是要给阿伦你的,想开就开吧。」
随着绑带被拉开,盒子向下四散开来,露出里面被分成若干小方格的底座,每颗巧克力上面都放着不同的装饰。
「看上去就很好吃。」
「表面上的图案稍微有点薄了。」
「好像是有一点,不过已经做的非常漂亮了,是龙持亲手做的?我可以吃吗?」
问话的同时,北门已经挑出来其中的一颗,准备往嘴里丢。
「无所谓,阿伦想吃就……」鼓起两边脸颊,是国被北门三番两次的明知故问相当不满,「吃,唔……什么?阿伦你在……嗯唔…嗯……」
「这是作为辛苦龙持特地帮我做巧克力的谢礼。」
「唔嗯……啊……为什么……阿伦……嗯!这是我给……嗯嗯……阿伦的巧克力,却变成我先吃了?」
好不容易把嘴里的巧克力全部吃完,能够再次正常说话,是国气喘吁吁的问。
舔舔刚送进是国嘴里时,不小心被唾液沾湿而沾到手指上的巧克力液,「这样就好像和龙持接吻一样呢。」眼看是国脸颊愈发鼓的厉害,北门小心地陪着笑,「那么,这次就换我来试试龙持做的巧克力,肯定很好吃。」,又往是国嘴里塞上一块巧克力。
「怎么……唔……又……嗯嗯……塞给我?」
「因为这样的龙持实在太可爱了,忍不住就……」北门理直气壮,「不过这么做龙持会生气,嗯,该怎么办才好呢?对了,就这样吧……」
是国的眼前立时笼罩上片阴影,下一瞬间嘴唇被另一柔软的物体覆盖。
双唇本就打开着,软舌很是顺利地侵入其中,灵活的在口腔里窜来窜去,巧克力在两人的舌头间不断交换,并融化与唾液混合到一起,特意被配成不那么甜的巧克力味道在两人的嘴里扩散。
感觉这样还是不够满足,吸扯着是国的舌头往自己这边带,手扶上后脑,不让是国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直到彼此的舌头都开始发麻,北门才无不可惜放开,手指把嘴角两边的痕迹拭去,用舌头舔舔。
「有巧克力滴落下来了呢,龙持特地做的,浪费可不好。」
而后捏着是国的下巴,是国只来得及短促地惊呼「什……!!」北门两片唇瓣沿着巧克力融化下落留下的痕迹一路向下,舌头舔掉的同时,还不忘施加压力吸吮,覆盖上自己的印记。
龙持的味道佐料上巧克力苦涩中略带点甜的味道,就像是新鲜的食材配佐上相得益彰的调味料就会变成美味的盘中美食一样,可口的口感加剧了不少。
「哈………阿伦……嗯嗯!」
双手不自觉的环上北门的背,抓紧衣服的布料,嘴里不时漏出点喘息。
把所有巧克力全部舔干净,北门还很意犹未尽的舔舔自己的嘴唇。美食只吃那么一小会儿就没了,当然很难得到满足。
「龙持,巧克力,还要来一颗吗?」
北门低声询问,也不知是否受到气氛影响,声音听着有些哑,又从盒子里挑出颗巧克力,放置嘴边,分明也是不打算让是国拒绝的。
是国大口喘着气,却完全没有从溺水中解脱出来的感觉。
睡衣不知不觉开了一部分,巧克力浆再怎么舔的干净,仍残存着些许浅显的痕迹,周边还有北门落下的朵朵鲜花,皮肤也在升腾起的热度影响下染上一层粉红。
阿伦的这句问话里带有几层意思,他也在转瞬间明白过来,却也没有那份心思与力气来和平常一样反问。
本身他也一直非常期待这一刻,不然也不会刻意在巧克力里面加上那瓶东西,就是可惜被悠太一下子去掉那么多,他没能有多的料重新做巧克力。默默地颔首点头。
北门对这意料中的回应显然很是满意,咬着巧克力的一角,再度送入是国口中。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