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Don't stop(北是/时音)06

00 01 02 03 04 05

*b-project与歌之王子殿下cross over


 

 

 

 

「这些是……!!」

「这、这真的没问题吗?」

 

DAIBOROKU办公室里,包括Brave 以及Shining早乙女三个事务所的人聚在一起,对着被投放到布幕上的某论坛上相关内容展开讨论。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不久,双方的粉丝在网上欢欣雀跃了好一阵,喜欢的偶像可以在荧幕上相见,无论是哪种形式都不是问题。

然而,过不两小时,风头急转直下。

开始只是有一位粉丝感叹了下喜欢的偶像团体出演新的电视剧,本命还是主役,这是作为这一行里的半个新人得到认可的证明。得到了一些同好的共鸣。

跟着另一位粉丝发表了主役角色就应该交给摸打滚爬已经许多年的前辈来扮演,而不是冒着可能会毁掉大好剧本的风险交给经验不充足的新人,分明是背后的其他某些推动相关想要利用前辈推自家社员的相关言论。同样,引起了一些共鸣。

同时,也激发了不少对方粉丝们的不满。

然后渐渐由恭喜喜爱的明星接到了个好的剧本得以出演一本好的戏剧,拥护自家偶像团体与本命,演变成了互相攻击对方的偶像团体及其本命的演技,以及它背后的一些。

火星一旦冒起了头,若不能在短时间内扑灭,它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烧越大愈演愈烈。

最后终于彻底脱离原本的形态,转化成最为原始的人身攻击,单纯的为掐架而掐架,一发而不可收拾。

这种事说实话要说少见倒也不少见,常见也不常见,处理起来倒也不算难,只是一个处理不当被本人发现这种事,就可能引发一些不可预料的其他问题。

 

「这些人!!!」

拍起桌子,修二的表情一下变得很难看,一副随时要冲出去干架的样子。

「我去让她们删掉!」

「修二,坐下。」

声音不高不低,却充满了威严。

修二在依旧冷静看不出丝毫情绪起伏的笃志目光注视住下,心不甘情不愿地「切」了一声又坐回原处。

「就算这么情绪激动,言论都是自由的,就算能利用权限删掉,也会有新的冒出来,解决不了问题。」

「无所谓,ME觉得完全不是问题,她们把话题hype的这么hot!」

Shining早乙女不愧是在这个圈子里摸打滚爬多年创下过各种宝贵记录的人物,更是毫不在意这些网络上的言论。

「说的也是,那么,这个事就放到一边,下一个问题是……」

 

就这样,几个人很快达成共识,不去在意那些言论,说实话,类似的粉黑大战,相互攻击对方喜欢的偶像,也不是头一回,没必要太较真。

这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过不了多久发生的某件事,将彻底改变他们所做的这一决定。

 

 

几天后,『桜ロッグ』正式开拍。

 

首先是pv的部分,于是开拍当天两个组合的成员全员被聚到一起,围在导演的边上,仔细听着导演说戏,生怕有一丝遗漏。

pv不比剧情本身,并没有台本这种东西,全靠导演的解说,加上自己的理解。

解说的时间不是很长,说完几个人便各自到各自的服装间换了衣服,又从staff手里拿了道具掂量了下。

「嘿!」晃了晃手里的棒球棒,金城眼里露出惊喜的神色,「这个手感和重量,来真的吗?」

「是真的!」跟着掂量了下手里的球棒,对于翔来说还是有些吃力,「好厉害,不过这个要真打在人身上,不会出问题吗?」

「因为我们的导演特别注重这方面的细节,力求在各方面还原,道具也是,尽可能的贴近现实,你们现在拿在手里的,就是稍微轻了一点的棒球棒。」

秘书好心的做着解释。

金城和翔互相点点头,彼此一边继续挥棒,一边斟酌控制着力道。

再怎么力求还原,毕竟也只是在演戏,一个不小心真伤到了共同演戏的同伴,那就不好了。

还有可能拖了进度。

又试了会儿,似乎还是抓不到什么感觉,两人走去导演跟前,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了相应的问题。

「嗯……」

听完,导演沉吟了一会儿,对金城无比赞赏地点了下头,「金城刚士,你没什么问题,就照着感觉去演,就平时那种恶狠狠的口气就行了。」

「平时那种恶狠狠的口气,喂!我平时哪有那么……」

被阿修和爱染两个人,一个捂着嘴巴,一个抓着手以防做出些失礼的举动,往别处拖。

「又没事怼导演了!刚亲,这样不行啦!」

「导演也没有说错,刚士你可真得改改了,对我们也算了,那可是导演!你是想毁掉我们thrive的形象吗?」

「还是当着前辈们的面,要好好听导演的话啦,有什么大不了的话非得当面反驳?」

另一边导演对金城还是和前一次会面时一样,毫不在意,还为金城这么贴合角色而感到高兴,转过头对着翔,继续做着点评。

「来栖翔,你大致上也没什么问题,口气语调都到位了,但是表情和气场还稍有欠缺,这可不是你之前参演好几次的『打架王子』,而是真正的反派!要再凶狠一点,流氓一点,霸气一点,用气势压倒你想要打败的人。」

「再凶狠一点,流氓一点,霸气一点……」

重复着导演的话,翔努力在脑海中回想在『打架王子』中的那些反派形象,揣测着他们的想法。

把原本构架出的角色进行脑内修正,争取等下拍的时候能够达到导演想要的效果,也是小部分不想输给后辈的心情作祟。

 

「阿伦!」

另一边,是国冲着正和增长时矢讨论着什么的北门招了下手,北门马上和另外两位打个抱歉,走到是国边上。

「龙持,怎么了?哪里有问题?」

「我站的这个位置……」

为了说明的更清楚,是国拉了北门走到他等下要站的位置,双手放上木质的围栏,背跟着靠上去。

「阿伦是要站在那里没错吧!」

停靠了几秒,转过身,右手指向斜后方的某棵树前面一点的地方。

「确实是。」

「但是在这个位置,我靠着这边围栏,从视线范围来说,看不到阿伦,但是这一幕是需要有个我们眼神不经意对到的镜头。」

寻着方才指出的轨迹,是国站的位置刚好与树相重叠,无论从哪边向后看,都刚好和北门这边的视线错过。

为了验证这一点,北门跑下去又试验了一下。

「真的欸,这样会没法对上视线,得非常刻意才行。」

「是吧,阿伦你往后面站一点会不会好一点?」

「说的是呢,考虑到龙持你的站位,靠前站一点,看着更自然。」

「靠前站……」是国就想了一秒,便不带丝毫犹豫的认同了北门的看法,「不愧是阿伦,反应真快。」

「哪里,这也是龙持先发现位置有问题,我才能反应过来!」

「两位,不要光顾着互夸了!」旁边多了一个噙着笑意的声音,音也突然插入进来,「你们的位置有变化,我的也得有,还是我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音也前辈像现在插进来一样,插进镜头里就行,位置微调就可以了。」

「都说了不要叫我前辈,」嘟起嘴,音也有些不高兴被人叫做『前辈』,尤其叫他的人年纪还和他不相上下,也不像他们同Quartet night那样的进阶课程的前后辈关系,「不过算了,像这样插进来OK吗?真的没问题?」

「嗯嗯,没问题没问题!」

「我是插进来挡住双方,阻止反派,我在想跳起来一些,像这样!」向斜前方跳过去,音也稳稳落到地上,「这里有其他道具,施展不开,下面动作可以再大一点。」

「真不错啊,那就这么办!」

这样的做法确实可行,北门笑着来回看两人,再次做着确认,当然是再没有任何其他意见。

「音也,可以拜托你转告导演吗?」

「是可以,但最早提的可是龙持噢,我来说没关系吗?」

「后辈都拜托了,作为前辈就大大方方应承下来。」

再度插进另外一个人,显然他那边的一些问题也暂时告一段落就等着导演喊他们进行拍摄。

「时矢!你那边也商量好了?」

「嗯,差不多了。」

和音也、翔、金城他们几个不同,他在pv里的动作相对较少,幅度也不大,甚至大部分趋向于静止,讨论起来方便许多。

「时矢,我和你说,我们刚才修正了下动作。」

时矢颔首,「我都有听到,动作放再开也要小心,别撞到什么了。」

「才不会!?」加重语气强调了下,音也挥手飞奔去导演那边,「我先去和导演说。」

「一之濑前辈这是在担心音也?」

「万一要是破坏道具,理赔起来会有点麻烦。」

撇撇嘴,是国似乎还想继续说点什么,犹豫了下还是没说。

说到底,那也是一之濑前辈和音也之间的事,哪怕一之濑前辈可能更多的是在担心音也撞到道具之后可能因此弄伤自己。

 

首先是所有人各自摆着不同的姿势,在不同的布景下的快闪。

跟着是庭院里的场景。

春意盎然的午后,新加入这个校园的某位新生(北门)身处庭院的某棵树下,被从教学楼后走出的,手里拿着棒球棒(金城,翔)的前辈们拦着,彼此做着某些交谈。

镜头慢慢移至上方,有几个前辈,其中一个看着有一张可爱天使脸孔(是国)的表情却相当冰冷,衣服上有别着特殊的印章可能是某个校内组织的干部。

另外有两个衣服别着同样特殊印章只是颜色不同的(时矢,爱染),分别坐在沙发的两头,看着是国,表情是微笑,情绪没有传进眼睛,还带着些其他的情绪。

其他人,有些正要进入镜头,或者暂时没有他们的戏份,而在导演附近待机。

看到目标人物北门出现,是国嘴角微微勾起,看好戏的表情写到了脸上。走至露天阳台的围栏边,背对围栏轻轻靠了上去。

这个感觉,怎么回事?

背一靠上围栏,是国就发现围栏好像哪里不太对,但是真说不对在哪里,又说不上。

因为拍戏而临时搭的道具很多,大概是错觉,或者道具本身材质上有一些不一样。

眼睛余光看向后方,巧的是,北门也刚好眼光略微向上,与是国的视线对个正着。

当然,这是画面上所呈现的效果。

「是国先生,再靠围栏靠的紧一点!」

还要贴的再紧一点。

也对,这样看着才更真实,更方便带着观众入戏。

「龙酱!!小心!!!」

『咔嚓』

有什么崩坏的声音。

在一旁待机围观的阿修,眼尖地注意到是国背后围栏发生的微小变化,也顾不得还在拍摄,同时向是国那边跑过去。

听到声音,增长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快走向是国,试图去拉他。

然而,提醒的依旧晚了一步。

围栏应声而断,是国一时也掌握不了平衡,整个人向后倾倒,眼看着即将坠落。

在旁待机等着随时插入镜头的音也反应也是很快,直接大跨步跳起来,手在是国背上用力一拍,把人给推了回去,最后倒在一前一后赶来的增长以及阿修身上。

音也自己的运气就有点不大好了,落下的时候也不知踩到什么东西上头,在地上一滑,腿一歪,整个人摔倒在地。

「音也!!」

时矢由上往下看了过来,眼里隐隐地多出几分担心。

「时矢,没问题的噢!」

说着音也撑着地面要站起来,右脚踝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又向下摔去,被北门接个正着。

「龙持,你怎么样?」

「我没事,多亏了音也,我一点事都没有。」

北门先是询问了声自家恋人的情况,得到答复后,把肩膀借给音也,试图把人给撑起来,失败。

「站不起来了吗?」

调整了个姿势,把音也安稳的放到地上,手轻轻触碰音也的右脚踝。

「应该不是骨折,但有可能是骨裂,以防万一,还是要去医院拍片看一下。」

「只是扭伤而已,过几天就会好,没必要拍片吧?」

「这也是保险起见,而且你救了我们的龙持,不管是作为个人,还是キタコレ或者作为B-project的一员,都应该要尽我们的一份感谢之意,我家北门综合医院离这里不远,就去那边吧,我也比较放心。」

评论 ( 8 )
热度 ( 21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