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Say To You(时音)

*改写第四季的内容

*ooc,求下手轻点

*有部分妄想内容

*祝大家新年快乐




侧躺在属于音也的床上,时矢心情有些复杂。

自打从音也开始进入到Duet Project的进程,他们便交换了床铺,方便音也写完歌词后休息,又不至于由于爬上上铺的动作,而影响到时矢的休息。


本来,的确该是这样的。


刚开始的两天,看着确实没有什么问题,只知道音也在写新词上遇到了些许瓶颈,这在之前也是有过的事。

具体音也和凤瑛一究竟怎么谈的音乐主题他不知道,前一阵他作为第一棒同凤瑛二一起合作,对音也重口了几句,音也很是不服气也不甘心输给他而完全不向他求助,他也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跟着音也的状态愈发糟糕起来,时矢是个浅眠的人,不时在大半夜被音也开着的台灯弄醒,看音也抓耳挠腮很是焦躁的样子,好几次他都想着要不要开口帮帮音也,最终也没能说出口。

结果到后来,音也直接去了凤瑛一那边的合宿,然而除了最初那条通知要去合宿的邮件外,就再也没任何联系。


音也离开时的那个状态……


时矢好看的眉头蹙起来。

那段时间两人几乎说不上话,即便主动靠过去,也多半会被音也好像见到了什么毒蛇猛兽一般的挡回来,要不就是故作轻松的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通通堵回去。

从来都被音也围在身边转,问一些在时矢听来极为白痴的问题,突然调换了立场,还真是让人不太习惯。

音也眼里曾经闪烁的光芒黯淡了不少。

有时还会冒出些奇奇怪怪的自言自语。


想了想,时矢掏出枕头底下的手机——也不知从何时起他变得和音也一样把手机放枕头下面——打开手机,手指在屏幕上好一阵滑动,在line上又发了一条,时矢合上双眼,它的屏幕却再也没有亮起过。


『咔嚓』


听到声音,时矢立刻醒了过来。

「嶺二?全国巡回已经结束了吗?」

「啊咧?把时矢你给弄醒了吗?」

这个声音是……!!

按下床灯的开关,时矢一下子坐了起来,扒着床沿看过去。

顿时有种呼吸不畅的错觉。

「……音、也……」

「抱歉,时矢,我回来只是收拾东西,没想到把你给弄醒了。」

骚骚后脑,音也嘿嘿自嘲了几声,眯起眼睛,不让时矢看出他此刻真正的情绪。

打开属于自己的柜子。

「收拾东西?你带去和凤瑛一合宿的衣物还不够?」

「嗯,稍微……」

蹲下身体,音也声音有些闷。

「已经想好要带什么了?不要又没有想好,就盲目拿了,之后还得拿出来。」

「没问题的。」

和平时听来要低了不少的声音。

可能是因为没有休息好,据他所知,凤瑛一是个在这方面要求十分严厉的人,这次的新歌多半不太好唱,伤了嗓子。

line和邮件没回大概也是为了这个。

忍不住就会剧透给他,有过之前的那一段,音也恐怕也不想听到他可能会回复的那些评价。

而音也的下一句话,却让时矢好容易因为再度见到人,而稍稍放下来的心又悬了回去。

「全部我都会带走,所以……」

「全部?!」拔高了音调,时矢声音不自己带上你的颤抖,「那边提出的合宿,却什么都没准备,需要你把进阶课程用到的私人物品都带走?」

「那边……不但不是没准备,还准备的非常充分,我其实不需要带去任何东西。」

「那为什么??」

时矢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音也这话根本自我矛盾,既然那边充分到不带也没关系,现在却又在收拾,还表示要全部都带走。

「因为,时间到了,我要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

时矢心里『咯噔』了一下,音也这话的意思该不会是,和他一样被那边的社长发出邀请,他都一度都心动想要转了,音也难不成也???

「你要退出Shining事务所?!音也,之前你又是怎么和我说的!」

「嗯!」

用力点头,音也终于睁开眼,站起来,望进时矢的眼睛。

心又下沉几分,开满暖气的房间,时矢也只觉得冰冷,血液快速冲入大脑。

音也的这个表情。

音也是认真的。

「Raging我也不会去的。」

「那你是要去哪里?」

「没有哪里,本来我就是来守护时矢的,现在时矢已经没有任何问题,而我这里……我这边……」咬着下唇,音也纠结了几秒仍是没说,「总之没问题的,守护的任务完成了,就该适时消失,影视剧不都这么演吗?」

「等等,音也!你回来,你别走,你那边到底怎么样?」


可是,时矢仍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音也自他眼前消失。不是离开他们宿舍的大门,而是拎着收拾完的行李,慢慢地,身形渐渐变得透明,消失。而仿佛整个人都被冻住一样,迈不开自己的脚步。去拉住音也。


「等等!音也,你别走!」

「不行!你不能走!」

「音也,我是不会让你走的!你有听到吗?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音也!」

「音也!音也!音也!!!」


『嘟噜噜噜!』


「音也!!!」

掀开被子,时矢一下子坐起来,沁出的汗湿透了整件衬衫。

发光的灰色屏幕与应声响起的手机铃声,都提醒着他。

刚才不过是在做一场梦。

来电显示:一十木音也。

时矢没顾想太多,用力摁下了接听键。

「音也?音也……」

[对不起。]

话筒里传出的的确是音也的声音,但是……

[我,已经无法笑不出来了。]

「音也?你在……说什……」

[我,已经无法,继续留在,st⭐rish了。]

心瞬间down到谷底。

同时努力安慰自己,这可能也只是一个梦。

一个,音也就要从他的身边消失的,噩梦。

但被挂断电话的『嘟嘟』声,真真是在告诉他。


这,并不是噩梦。

是无比真实的。


然后,那个被储存为『一十木音也』的电话号码,再没被打通过。



当天下午,他们收到了由他们专属作曲家七海春歌带来的,音也与凤瑛一两人录制的Duet单曲。

整个听的过程,所有人都沉默了。

也几乎都在同一时间,所有人都在想着同一件事:唱着那首歌的人,真的是他们所熟悉的那个,一十木音也吗?

当知道这是由凤瑛一提议的之后,又沉默了一阵子,才缓过神分别做出了评价。

「是我的问题,距离音也最近的人就是我,我竟然完全没发现,只是觉得有些反常,却完全没想过追问。」

一点都没错。

放眼整个st⭐rish,其他成员都可以察觉不到音也的异样,唯独他不可以。

由于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所以包括音也在内的其他人也都不知道。他,一之濑时矢,自早乙女学院那会儿起,便对一十木音也,抱有远超友情的感情。

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特殊的最为重要的人。

没有之一。

本身他也是距离音也最近的人,无论是早乙女学院还是进阶课程或者现在的正式出道,他们都是住同一屋的室友。

室友加上那份感情,他理应比任何人都更快的发现音也的不对劲。

事实上他也真的注意到了,却出于各方面的原因,并没有真的伸出手,去开口帮助他。

「现在不是纠结谁有问题的时候吧!」

翔的一嗓子,拉回了时矢。

说的也是,现在即便怎么自责也没用,仍是改变不了音也失踪了的事实。

距离Song Festa就没几天了。


然而连续几天的寻找,皆一无所获。

「音也经常会去的地方都有找过了吗?」

「早乙女学院,足球场,游乐场,之前的海滩小岛,凤瑛一那边姑且也有联络过,请他们帮忙在宿舍以及他们一起去过的地方寻找过,也没见到过人,还有什么遗漏的吗?」

凤瑛一那边也找不到人?

那家伙不是还说什么自己一点都不了解音也,白瞎了在一起那么久,也不如那家伙明白音也这个人。

但是听到的当下,他却没能反驳,完全说不出:凤瑛一你和音也才认识多久?就敢说出比我更了解音也这种话!

「应该没有了吧。」

怎么可能?

一定还存在一种方法,让他能够找到音也的方法。

时矢,冷静下来,本来你就是个自认冷静的人,这种时候就更需要冷静,仔细想一想,不要放过任何细节。

和音也交往的这段时间里,他是否有过某些反常的举动。

把它们通通想起来。

『也没什么,我只不过让他,让音也直面自己内心的黑暗,真正的做他自己。』

这么说起来,音也偶尔确实会对相框一类的东西发呆,被粉丝们称赞笑容很阳光像向日葵时的反应相当不对劲。

前次孤儿院办义卖会的时候,院长似乎也说起过某个相当重要的词。


「不,还有一个。」


原本因为思考而合起来的眼突地睁开,时矢说的极为肯定。

他知道缺失的那一环是在哪里了。


狂风,暴雨,极低的温度。

大部分的人碰着这样的天气,早早地便准备好相应的装备,加快脚步,匆匆赶在回家的路。

放在音也身上却毫无所觉似的,间或被行人认出也不以为意,半点生气都没有的样子,硬生生让原本想要靠近的人打消了念头。

这样就可以了。

像我这样的人,这样就行了,这就不会受我影响,从而变得不幸。

时矢、真斗、莲……还有春歌。

对不起,好不容易能够认识大家,一起唱歌跳舞,当偶像非常开心。但是,已经笑不出来了,知道会有这样的一面,想必会觉得很恶心,没办法继续相处下去的吧。对不起,已经不要紧了,我会离开这里。


「音也!!」

也不知究竟走过多少路,音也坐下来低着头休息,不多时,却听到某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不可能的,都已经走出这么远,没道理还能找到自己。

「音也……」

顿时,音也感觉呼吸困难,无比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

「时……矢……」

来这里之前,时矢特地去了次音也之前所在的孤儿院,从院长那打听了些他一直抱有疑问,却因放不下面子而之前完全没去了解的问题。

音也身上还出过那样的事,怪不得音也从来不和他们提小时候的事,不小心涉及到了也总是轻描淡写。

刚听到的瞬间还有点生气,气音也原来这么痛苦,却没想过让他一同分担。

跟着是心痛,痛到近乎窒息。

这么多事情音也始终一个人在承受,而他在旁观。

距离音也最近的是他,把音也视作重要之人的是他,表面上音也是他依赖实际上是在依赖音也的也是他。

从接到电话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在后悔。

为什么没有在音也几次欲言又止的时候开口问他。

为什么没有更早一点告诉音也,从见面第一刻起,音也在他的眼里就是天使,他想成为得以守护天使的存在。好在,现在还来得及。

因为他真的找到了音也。


「音也,你在做什么?休息了两天也该玩够了吧,这种天还在外面游荡,在重要演出的时候感冒发烧,对粉丝太失礼了!」

皱起眉,时矢不容分说的把人拉到可以躲雨的地方。

「时矢……抱歉!帮我和粉丝们说一声,好吗?以后st⭐rish就没我了,不会再给时矢添麻烦了,就这最后一次,好吗?」

「你在说什么傻话?」双手扶住音也的肩膀,「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退出的?」

「时矢,我,笑不出来。」

「我知道,」盯着比想象中更为憔悴的音也的眼睛,现在已经彻底失去神采,还能和他说话大概已经是极限,「还有向日葵的事,我全部都知道。」

「全部……都知道……」

「笑不出来也没关系,音也只要做音也自己就好,哪天能笑了,再笑就好。」

「骗人!时矢也觉得很恶心的吧!之前的笑容都是假的!!都是我为了人气带上的假面具!!怎么会有人不觉得……」

别过头,音也握紧拳头,身体也随之颤抖。

「有的,」感受到来自手心的颤动,为防音也逃开也是听不下去,时矢用力一把将音也环肩抱住,「我就是,不但不会觉得恶心,不如说,你在我眼里一直都是天使,一直没能告诉你对不起!要是早一些告诉你我喜欢你就好了,要是早一点回应你对我的感情就好了!」

「时……矢……你在说什……!!」

眼里稍微有了点神采,又迅速的消散,时矢怎么可能会对他……

「你先不要说,听我说。我早知道你喜欢我,还一直装不知道,觉得你在我边上对我示好很有趣,就故意对你冷淡。其实我也喜欢你,我一直不说是想你一直跟在我后头跑,没机会去关注别人。但是有些话不说,就没人会知道。结果就是把你越推越远,这么重要的事都不和我说,对不起!音也,对不起!我知道现在说这些也晚了,还是想你给我个机会,让我宠你、爱你,换我当你的守护天使,让你知道你不是一个人,不管发生什么事,至少我还在。所以,没关系的,在我面前尽管把面具拿掉,不想笑就不笑,想笑的时候再笑,我会支持你到最后。」

深吸了口气,时矢组织了下语言。

双手下移至音也的后腰,维持拥抱的动作,稍稍拉开彼此的距离,让他得以望进音也眼里,才缓缓说出口。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让音也知道,他是认真的。

尽管说这种话很让人羞耻,但时矢还是觉得,这么暗的天太可惜了,不然烫红的脸颊,可以让音也更相信他一点。

「天、天使?时矢……你不是不相信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吗?」

声音仍旧带着颤音,音也原本紧握的手倒松开,还悄悄爬上时矢的后背。

「我是不信,」额头抵上额头,时矢笑着回答,「但是为了你,我想试着去相信。」

「时矢……可以吗?像我这样的人……?」

眼泪慢慢在眼中汇聚。

这还是头一次有人这样和他说话,告诉他,他是被需要的,在这个人面前,他可以放松的做他自己。

「什么叫做『像我这样的人』?再这么说,我可要生气了。对我来说,你就是我要的人,一十木音也,就你一个。别再说那种话了。」

「时、矢……真的可以吗?不会在知道我的真面目后就后悔了,又把我一个人丢下不管?」

「唉……」时矢重重的叹口气,无奈地再次重申,敢情刚才那些话又都白说了,「听着,音也,我根本不能想象你不在我身边会怎样,这次光是你去合宿,就这么反常,接到你要退出的电话,我慌的到处找你连觉都顾不上,要怎么做到才能扔下你不管啊?」

「时矢……时矢……时矢!!!」

抓紧时矢的背,脑袋抵在时矢肩膀,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叫着时矢的名字。

过不多久,时矢明显感觉到肩头一凉,莞尔一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让音也喊完。

再次面对面的时候,音也眼里的阴霾褪去,染上了些许明亮的色彩。

他们都知道已经无法回到过去,但能够现在这样,就已经足够。

「你终于哭出来了,」双手捧着音也的脸,替音也把余下的泪痕抹去,「以后有什么事,你就直说,不要什么闷在心里。」

「时矢才是一直把事情放心里,还好意思说。」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时矢……」


「咳咳!虽然我们很不想打扰两位……」

突然杀出的声音打断两人,回过身,st⭐rish的其他成员也都在,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

开口的是莲,脸上有着露骨的看好戏表情。

「不过,你们再这么下去,感冒发烧的可就要发展成两个人了,一个人还行,两个人都感冒错过比赛和粉丝可是真没法交代啊!」

「没错,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先吃点热的填点肚子,以防万一,再吃点驱寒和预防感冒的药。」

「我们把替换衣物都给你们带来了!」

「排练明天再开始,今天你们都先好好休息,接下来几天我们会很辛苦噢。」

「小春的新曲我们也一起带来了,路上一起听,肯定能写出好词的。」

「莲,真斗,翔,那月,塞西,你们……」

「别傻愣着了,我们回去吧!」

「嗯!?」

终于找到了,我的容身之所。


评论
热度 ( 32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