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ひめはじめ(增阿)

*隐藏CP刚健刚
*微量龙晖,帝百帝




总算完成『年假』前最后一份工作,一行人脸上虽然有着疲惫,却多了几分兴奋的神色。
这意味着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可以好好休息,也能和好友或是交往中的人相约参与一些活动,或者单纯的腻歪在一起也不错。

自电梯上下来,增长惊讶的发现已经有人蹲在门口在等着他了。
那是住在他所在楼层低一层,thrive的成员之一,同时也是他恋人的阿修悠太。
记得thrive今天就开始放假,而且这个时间,增长对了下表,确认过了十点,怎么不在自己的房间休息,特地跑来MooNs房间门口蹲着?
「小增!你回来了……」
听到脚步声,阿修抬头发现自己要等的人回来了,立刻跳起来,冲着增长扑了过去,环抱住增长的肩膀,脑袋在颈窝处蹭了两下。
毛茸茸的头发触感让增长有些痒。
而且不知是否他的错觉,悠太的话里带着些许,哭腔?
右手很自然的拍上阿修的背,安抚性地轻拍了几下。
「悠太!?怎么了?这么晚还蹲在MooNs门口,出什么事了吗?」
「健健和刚亲都只顾自己,不带我玩!」
健十和刚士?
这倒是有点少见,增长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想过可能是thrive那边出了某些问题,然而无数次目睹悠太很快解决那两人之间的矛盾,说实话无法想象还有什么thrive内部问题,悠太解决不了。
「总之先喝杯热的冷静一下,再慢慢说,」拍着阿修的背,增长腾出只手把门打开,把人迎了进去,「热巧克力可以吗?还是红茶拿铁?」
「热巧克力!」
「好,稍微等一下噢。」
放开阿修,增长走去开放式的厨房里。

「我们走那么多路回来也很冷啊,怎么也不给我们泡点热饮?」
「来者是客,对客人好一点,显得我们MooNs更有礼仪,leader没有做错。」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客人,更加得好生招待。」
「我们,可以,自己去泡。」

拿出了阿修专用的杯子,放入热巧克力粉,配比好对应的糖,阿修嗜甜,糖比起给其他人的会更多一点,倒入开水,调配均匀。
将杯子放到阿修的手里,增长双手环胸,「感觉好点了吗?」
「嗯!」
嘴对着杯口吹了几下,将杯子里的热可可一饮而尽,阿修满足的大呼一声,舌头沿着唇边又回味似的来回舔个几遍。
「小增回来的好及时,蹲太久差点以为今晚就要冻死在门口了。」
闻言,增长的表情渐渐转为严肃,眉头不自觉的收紧。
「和我说说吧,是怎么一回事?」

休息日。
首先当然是用来睡觉,好好的补充一下睡眠,消除大半的疲劳。
下午起床简单做了一些餐品甜点,给饥饿了一天的身体补给营养,接下来就是看看电视,或者采买一些来不及添置的私人物品。
晚上,休息够了,自然就该积极参与商店街上的各种活动。
「和阿修你一起去参加活动,绝对会被认出来,那样太麻烦了!要去你自己一个人去!」
金城第一个反对,爱染在边上难得意见一致,默默点了个头,又继续摆弄他的前刘海去了。
「欸?!!不要啦,活动就是要大家一起玩才好玩嘛!」
「悠太你要玩的那些活动,就算不是多个人也没问题,但是我们还有我们自己的夜间活动,这次就不陪你了。」
说着爱染直接把手搁上金城的肩膀,施力往下压。
「……只是比起阿修那边的活动,你这边的更好一点而已,少在这里得寸进尺!?」
用力扯开架在肩膀上的手,金城口气不善。
「健健和刚亲两个人的夜间活动?好狡猾,带我一起玩啦!我们三个才是thrive!」
「不、行!」
摆动手指,爱染笑的一脸暧昧。
「听着,成年人有属于成年人的活动,未成年人这时候就该好好洗个澡,然后睡一觉。」
「什么话!刚亲也才19……啊,因为我已经18,所以刚亲已经20成年了?好过分!刚亲一成年就把陪你那么久的未成年伙伴给扔下吗?」
「谁是你的未成年同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悠太,抱歉啊,你要实在想玩,可以去找和南。」
「爱·染!对一个未成年人瞎说什么!?」
「哎。是是,虽然悠太有些事情上已经很成人了。」
然后全然不似平日被阿修牵着走,两人很快便自阿修视线范围消失。

「……」
增长心情有种说不出的微妙,不知是该庆幸,健十让悠太来找自己,他还真就真的跑来了,还是该要生气,健十身为队长都对自家的队员,主要是悠太,灌输些什么了?
「悠太你很想玩吗?」
阿修用力点头,喝了热巧克力加上房间本身的暖气,阿修稍微暖了一些的手用力抓住增长的。
「难得可以放假休息嘛,那么早睡太无聊了,昨天也已经睡够了!」
轻轻摁了下太阳穴,增长不着痕迹的叹息,虽然大约能猜出所谓新年里『两人间的活动』是指什么,仍是不放弃的开口询问。
「是怎样的游戏?」
旁边王查利听到有游戏可以玩,兴奋的差点没跳起来,「leader!什么样的游戏,我也想玩,不能只让thrive玩,我们MooNs也来玩嘛!」被增长扫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野目立刻会意的捂住他的嘴不让王查利有继续说的机会,「晖,我有话要和你说。」
「ひめはじめ……好像是叫这个名,听起来很有趣!但是健健和刚亲都不肯带我玩。」
果然……
「说到ひめはじめ,这个新年里的传统,在魔法少女玛丽琳第376集里……」
「帝,闭嘴。」
「悠太,真的,那么想玩吗?」
「嗯!」
「那,先到我房间等一下,我洗完澡就去陪你,你应该洗过了吧?」


「ひめはじめ,原来是这么个意思,怪不得……哈……没法,带第三个人。」
阿修抱紧由于脱力而倒在他身上的增长,身体无意识地磨蹭几下,嘴里仍有着刚刚剧烈运动后的喘息。
「满足了?」
支起自己的上半身,增长伸手来回抚弄阿修汗湿的头发,嘴边有着止不住的笑意。
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天,没有像这样,紧密相连。
阿修仅仅只是嘿嘿笑了两声,微微摇头,双手环上增长的脖子,「再来一次。」
「悠太,ひめはじめ的活动已经结束了。」
「嗯!我知道,所以接下来……」重新磨蹭起自己的身体,引发对方内心深处的热情,「只是普通再做几次。」
「悠太……再几次,你会很辛苦。」
「反正后面几天都休息,偶尔一次也没关系。」
「说的也是。」

这一夜,整个MooNs房间,无人入眠。




*ひめはじめ:指每年第一次的……嗯……车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