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ひめはじめ(今鸣)

*仅以此文祝弱虫三期顺利开播



和母亲打了声招呼,小野田先到学校取了心爱的BMC,一路骑向约好的地方。
算着时间应该还早,实际到了那里,约好要一起上路共同练习的两个人已经在等着他了。

「唷!小野田君,看着气色相当不错啊,过年放假这两天大吃特吃了吧!可不要忘了练习啊!」
用力挥着手,在相距还有50米的时候就大嗓门给他打着招呼,鸣子咧开嘴笑着的十分恣意。
「别听这颗红毛的,以为人人都像他!」毫无客气地吐槽鸣子,看的出来今泉心情也相当不错,没有再多吐槽点别的,「看起来不需要热身,可以直接上路了吧,小野田。」
「等一下,怎么也是年后初次相见,连句新年好都不说啊你个假正经!」
「你不也没说吗?」
「至少我有提到『过年』那两个字了,你可是连半个字都没提!」
「我发邮件和小野田说过了。」
「那我也有说!!」
又开始了。
小野田无奈地笑笑,对于他这两个挚友兼学校同学及同队队友,不管过多少年都不可能不吵架的事放弃了,再没有任何劝架的念头。
而且那也是这两人表达感情的方式。
「今泉同学,鸣子同学新年好啊!」笑着叫了两人的名字,小野田默默加快踩踏脚踏板的速度。
互相点点头,今泉与鸣子两个人,一如小野田所猜想的,撑地的那只脚直接踩上脚踏板,直接上路。
骑过平地的部分,三个人都只顾着享受着骑自行车所带来的愉悦感觉,没怎么开口说话,只有风呼呼自身边吹过的声响,间或咕嘟咕嘟补充水分的声音。
到了爬坡部分,盘山部分骑了近一半,静不下来的鸣子终于憋不住开口,「说真的,爬坡的时候不做点什么,说点什么吼点什么,就是让人提不起什么劲!你说是吧,小野田君?」
对此小野田十分有感触,「是这样的,鸣子同学也是这么想的吗?」爬坡的感觉真的太棒了,让人忍不住就想唱歌。
而鸣子也不负小野田所望,提议,「那不如我们来唱歌吧?」
今泉回头扫了鸣子一眼,「还唱歌?昨天唱的还不够多?」
「咦?昨天鸣子同学和今泉同学去唱歌了吗?」
「这个说起来话就长了,小野田君。」

过年期间,各种各样的活动很多,除了和家人以外,更多的是属于情侣之间的活动。
今泉和鸣子当然也不例外。
虽然两人心里其实是相当排斥『情侣』这种说法的,那是和理想中的另一半走到一起并且将时限延长到一辈子的两个人之间才能有的说法,他们两个显然不是对方那个的『理想』,但毕竟的的确确是交往中关系,『勉强』/『姑且』算是『恋人』关系。
该有的活动那是觉不可少。
参拜的隔天也就是约好和小野田一起做公路车的前一天,两人出来见了一面。
别看他鸣子大爷平时看着大大咧咧,该知道的也都知道,还十分的有计划性,在纸上详尽的一一做了记录,有些甚至还做了批注。
前一晚刚Google上查到才知道的,也叫知道!那个假正经才不会像他这么去查,查了也不会是什么好活动,还不是得靠他才不至于太过无聊。
不知不觉,那张写满了计划的,由于放在口袋里而皱的不行的纸上的行程进行了七七八八。
剩下的几项里『未成年人不得进入』的竟然几乎全部都是,顶着假正经,「亏我把所有计划都交给你了,关键时候还不是掉链子,你到底行不行啊红脑袋?不行就趁早换个更靠谱的,比如说是我来处理。」
「才当了多久队长就这种口气说话啊?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校队队长,假正经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谁说我不行了!」
「校队队长是不是了不起我是不知道,但是比起你么,我还是比你了不起的……你行就快点,这么冷的天你还想磨叽多久?」
搞了半天这假正经是怕冷啊!果然是弱的可以,看在这份上,他鸣子大人有大量可以不计较。
双眼在纸上快速扫了几下,还真给他鸣子大爷找到了个绝对没问题的!
……应该。
「这个就可以继续,假正经你看清楚了!」手指指向其中一行,写着短短『ひめはじめ』五个字。
「初次公主?什么意思?」
「这你就不懂了吧!」
其实他也不懂,但都这种时候了,说不懂这脸得丢去太平洋。别人面前不要紧,假正经面前,打死也不能下面子!
「这个ひめはじめ是要唱歌的意思!」
「……唱歌?」
好像哪里怪怪的,但是唱卡拉OK他们还真的能做。
「就是那个啦!唱小野田喜欢的那个什么动画,『公主』的主题歌!一定是这样!」
唱……『公主』?
那玩意儿?
今泉还是有些狐疑,打死也不想承认在听到的那一瞬间他是很心动的,前段时间拉下的集数也还没来得及补完。
「确定?我们要唱那个?」
「确定?」
「真的……要唱吗?」
连续两次疑问,鸣子极为不满,「不就是唱首歌么?比赛时候也不知道跟着小野田唱多少回了?假正经你不是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唱了?只是和你确认下,省的你反悔,」想了想又补上一句,「还有,是不是假正经和有没有勇气没有关系!」

「就这么回事了。」
耸耸肩膀,给嘴里灌入大半瓶水,空瓶随手往旁边草丛里一扔,踩脚踏车的速率倒没有因此而变慢。
「欸……」
小野田有点懵,不太能消化鸣子刚才和他说的,有关他和今泉前一天约会唱公主主题曲的事。
尽管唱公主这事本身是让他挺高兴,就连鸣子也体会到公主的美好。
「小野田君你呢?和箱根那根呆毛,唱了吗?」
「我、我有唱,真波君没有,他说唱那个还是有点羞耻。」
「也是啊,真的很让人羞耻!」
这次今泉和鸣子异口同声。
「不过说真的,真是搞不懂,为什么交往了过年就得唱公主的主题曲?ひめはじめ这个活动真是有够奇怪!」
「欸?这……就算是我也……」
等等,『ひめはじめ』?
那该不会是……
「小野田也不知道?那算了,要加速咯。」
说着,快速调整过齿轮,今泉转瞬间就不见了踪影,冲去了前头。
「太狡猾了!你个假正经,别以为这样你这次就能赢过我!」
鸣子立马紧随其后。
只留下小野田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这两位同伴,『ひめはじめ』不是那个意思。

静默三秒。

「啊???今泉同学,鸣子同学!你们等等我!」
用力蹬起脚踏车,小野田用力追了过去。




*ひめはじめ:意思是每年第一次的……嗯……车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