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My Gentle Your Sin(北是)03

01 02




确实,刚才龙持是走的这条路,凭着记忆,北门有意无意地寻找着对方身影。

这算不上是关心,只是放任一个新来乍到的人,尤其还是刚经历过被其他同期的伙伴——姑且算是伙伴吧——欺负的事情,虽然表面上看着好好的,那样一个人待着——龙持看上去完全没有,刚才其他人的态度也已经很明显——真的没问题吗?顶多只是对落单伙伴的放心不下。

然而,就连他自己都骗不了自己,他就是看不下龙持被那样对待。想要好好的对待他,甚至于——

——宠着他。

这是从出生开始从未有过的,对一个人的感情。

只是现在下定论还太早了,人类是种复杂的生物,指不定他会发现这不过是错觉,是一种年长者对年少者,以及对弱小者的同情罢了。

而且这样实力强劲的同期,因为被其他人欺负而最终错过这样一个B-project企划,太可惜了。

而龙持这个年纪的小孩最容易藏的地方是……

 

一路上尽量地避开了其他同期生,还是遇到了几个还有导师,随便的说上了几句话,北门才在某个不常用的练歌房背后,看到了是国的身影。

一个人,默默地背靠着墙壁坐在地上,抬起头,目视天空。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眼里的光芒似乎比刚被导师带进来的时候要稍微黯淡一些。

「来这里的人,也不少的,躲在这边并不是很安全。」

半蹲下身体,北门伸出自己的手。

目光刚好挡在是国的视线斜线上。

「……」是国的反应慢了好几拍,注意到视线被挡了,很是不高兴地鼓起脸。然后像是想起应该要隐藏情绪,也有小部分原因出自刚才那一拳似乎擦到嘴角,鼓起腮帮子扯到会疼,几乎就在下一秒恢复成面无表情的原状,「看到的人也只有你而已。」

「说的是呢,不过既然我都能够找到你……是吧?」

「……」

撑着地面站起来,是国双手互相拍了拍,把沾染到了灰给拍掉。看样子是打算要换一个地方。

「我知道这个少年班最安全的地方是哪里。」

「……为什么?」定住脚步,是国困惑的歪过头。

噢噢!终于有个比较像龙持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表情了,北门不否认这一当下他的心情是愉悦的。

「为什么呢,大概因为我喜欢你,不想龙持这样拥有这么强烈光芒的人,因为被欺负或者无路可逃而被盖住光芒,这个理由你可以接受吗?龙持。」

「不要叫的这么亲热,我们没有这么熟,」话是这么说,是国伸出手,勾起小拇指,「那算什么?不是把话说的特别好听,别人就会相信。」

「噗噗噗!」把自己的小指勾上是国的,北门被是国孩子气的举动给逗笑了,然后接触到是国再度鼓起脸颊『怒视』他的表情后有所收敛,「你说的很有道理,这样我们就约定完成了,龙持。」

「这就是你说这里最安全的地方?」

办不情愿地跟着北门东拐西弯好一阵后,是国到了北门口里所谓『整个少年班最为安全的地方』,看到北门很是熟练的掏出门房卡扫了一下把门打开。

再看看里面的摆设,怎么看都是这个莫名跑来搭讪他的银发男人自己的房间。看着和他的房间完全不同,但还是能看出这里是少年班供给的宿舍。

「是噢,因为一些原因,我单独住在这样一个房间里,通常除了每周会过来打扫的执事外不会有别人来,对你来说,会是个好地方。」

「然后,作为借用这里的代价是,要和你一起行动。」

「不愧是能演出那么精彩片段的人,龙持果然很聪明!」拍手给了是国两句赞叹,北门语气转了下,「不过也没必要非和我一起行动,想过来的时候过来就好,等下给你备用的门卡。」

「……反正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也对,是我失言了,请务必不要放在心上,」再度伸出自己的手,「这里北门伦毘沙,以后就请多指教。」

是国犹豫了一阵,北门也不恼,笑着耐心地等待是国纠结完,手用力在衣服上蹭了蹭和他的手交握。

「对了,给你这个。」放开手,北门从冰箱里拿出个午休时他家执事送过来的甜点。

「甜品……」

是国眼前一亮,就差没有整个闪闪发光。用力吞记口水,勉强忍耐对甜食的渴望。

「对,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甜的会好很多,适当补充糖分,会更有能量恢复活力。」

「那我吃。」

看着是国吃起来相当开心的样子,北门突然觉得,就算把所有的甜品都给他也没关系。

 

话题总是出现的很快,同样也消失的很快。

自那天和他们发生过冲突之后,可能意识到是国不是一个人,或是话题终于过了它的时效性,没过多久就再没人提起那件事,也也没人再私下说过那些话。

「呼!好累噢!休息休息!」

随着训练时间的加长,难度也越来越大。一堂舞蹈课下来,直接累瘫在地的不少。其中却仍是有个小小的身影,还不晓得累一样,继续练习着方才导师教会的舞蹈。

这样下课后还在继续练习的样子,倒也不是头一次见,他有一次也有问起过,为什么可以拼成那样。

龙持当时给他的回答是,『我们可是要成为职业偶像的,这种程度的练习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说实话,他真的有些被龙持的『专业』精神给震惊到了。

啊啊,这个人就是有这么认真的想要迈向那一条路!作为年长者,在那之前也已经参与过各种活动的他,也得拿出不输龙持的干劲才行。

半晌,大约是对练习的成果有所满意了,龙持停下来,朝门边走出来。

「北门先生。」

脸上有着激烈运动后染上的红晕,和他原本就健康白皙的肤色倒是很相忖。就是这个称呼,相处好几个月后龙持总算能稍微主动一些叫他了,还是这么生分的称呼多少让他有些不甘心。

哪天也能好好的叫他下面的名字就好了。

「满足了?」询问着,北门把准备好的毛巾递过去,还让龙持放心一样补了一句,「我另外拿的新毛巾,可以放心用。」

「满足?你指什么?」

是国也是半点也不客气,直接接过毛巾擦汗湿的头发还有身体。

「各个方面,龙持跳舞很厉害啊,下次也教教我吧?」

「北门先生,你在开玩笑吗?」

小孩子的情绪几乎都是写在脸上的,是国的脸立马看着就不太好看了。

别人说这句话还稍微有些说服力,而如果是由北门这张嘴里说出来,可信度就只能归零。要说这个少年班里,谁是最有希望被选拔进B-project成员的,北门肯定是排在第一个,而且不会有任何人提出异议。

表面上看着都是和大家一样有在认真的听导师的讲解,也一样是那么努力的练习。但最终得到的评价,都让人禁不住怀疑他私底下是不是又做了些什么,而目前看着大概也就只有他知道,其实私底下也没有和其他人有哪里不同。

只能说北门这点上真的有那么『天才』,更为重要的是,北门还没有半点自觉。

「超·认真的!」

「反正,我比不上北门先生。」

「说什么呢!」北门眼里写满了真诚,「龙持有龙持自己的光芒噢,我们一直在一起,这点我可以打包票!」

「北门先生……」

是国觉得他应该要再说点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北门先生太过温柔了,要是在他身上再发生点事的话……

「这天气,看起来好像快下雨了。」眼前突然暗了不少,分明灯还开着,还是微妙的感觉暗了许多,北门往窗外看了一眼。原本还蓝蓝的天,此刻已经被一层灰蒙蒙的给覆盖,看起来还明显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但愿等下不会打雷就好了。

「龙酱,龙酱啊!不要一声不吭直接自己就跑了嘛!」身后传来悠太大嗓门的叫声,北门撇过头,看着是国一脸不耐烦的塞住自己的耳朵,「吵死了,悠太你就不能小点声。」

「听见没,龙都说你吵,」毫不意外,健十也跟在悠太的边上,「悠太你就不能稍微优雅一点吗?」不愧是把仪态美容之类的放在第一位的健十。

「有什么关系嘛,我要不这么大声,龙酱根本就听不见我耶!」

「所以我就说……」

「健十,你也好吵,」是国瘪瘪嘴,对于被打扰到他和北门相当不满,「嗯?你的刘海怎么了?」

「刘海?啊……啊啊啊!怎么会!!!」

爱染立刻顾不上继续和是国还有阿修斗嘴,专心的摆弄起自己的前刘海,拨弄了没几下,想起来今早上刚出房间的时候,就已经搞过了,「真是的,龙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耍弄人了。」

「没办法啊,龙酱外号就是『小恶魔』嘛。」

几个人立刻笑成了一片。

不知哪个时间起,龙持也已经和这几个人打成了一片,甚至敢于这样对其他人恶作剧。

就是应该要像这样,刚来的时候拒人于千里之外哪有现在好,自由自在,为了自己喜欢的而努力。

北门欣慰着想。

同时有了种被扔下的失落感,沉重的压的心头几乎无法呼吸。照这样下去,龙持迟早也是会离开他的,就像来这里之前,阿和单方面拒绝和他继续主持『天才フランチ』时候一样。不,还是完全不同,那个时候也就是觉得,要想继续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今天和你,明天就和另一个人演出不同的节目或者拍摄不同的照片根本常有的事,虽然遗憾,但也那样放手了。

要是龙持的话,他却并不想放手。

是因为什么呢?

「等下,要是不会打雷就好了。」

低声感叹的北门完全没有注意到,是国在听到他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吃过晚饭,北门先送是国回去他和阿修所在的宿舍,再慢慢回去自己的房间。

一番洗漱之后,北门拿了本书靠在床上。

过不了多久,门铃被摁响,应了一声之后,北门合上书,急急下床去开门。门外是国抱着枕头,双眼通红可怜兮兮。

北门恍然大悟,好像能够理解两人分开时候,龙持的表情代表哪种意思了。

「龙持,进来吧。」

「我在想北门先生说不定会害怕打雷,」抓紧北门的手,是国突兀地来了一句,「只好来陪你了。」

北门忍俊不禁,捂着嘴巴不让自己笑出声。不能笑,龙持难得露出这么可爱的一面,也是难得符合他现在年龄的一面,不能笑,不然再温顺的猫被惹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是呢,我怕打雷噢,龙持是来安慰我的吗?真是太感谢了!」侧身让出路给是国走,「进来吧,刚好我的书看完了,龙持应该已经洗漱完毕了吧,一起睡?」

比是国回答更快的是,是国一溜烟爬上北门的床,很自然的替换上自己的枕头,侧躺上去。北门见状只有摇头的份,还觉得这样的是国特别可爱,也跟着躺上去。

很快,属于是国的那双小手直接抱上北门的身体,又在怀里蹭了蹭,均匀的呼吸就传了过来。

真是的,也就这个时候会流露出符合他这一年龄的一面,平时还是老样子,虽然的确是稍微放开一点了,但还是那么不坦率。

小心的转过身体,让龙持能够贴的更紧,轻轻在额头落下一个吻,看他睡的这么安稳,才刚睡进来的被窝虽然寒冷,现在也只觉得温暖。

跟着,北门突然意识到,他可能碰到了,目前为止的最大难题。

那就是:他的手该放哪里?



本来,的确应该是那样的。

评论
热度 ( 17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