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Letter(时音)

*短打
*521贺文,勉强赶上了




冷汗自额头滑下,双脚踩在地面却没有实感,反而有种置身云层的错觉,软绵绵的随时可能向下坠落。


商家的活动总是很多,随便哪个日期,都能被赋予各种各样的意义,其实也都大同小异,无非是为了制造出更多的活动,大大的促进消费,以获得更多的利益。
音也的脑袋凑过来,柔软的头发不时扫到脖颈,有些痒,时矢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眼前的企划文案上,才勉强压下想去吻他的冲动。
就算让音也自己看他自己那一份,他也一定会说,反正两份内容都一样,他想和时矢一起看吧?
真是败给他了!
这样靠到一起,都不会被人怀疑他们之间有点什么,该说不愧是音也吗?
「爱的使者……吗?」
企划本身没什么特别的,在这一行里做的时间久了,看个标题,还有文本内容里的关键字,基本上都能知道个七七八八。
倒是这个『爱』字,时矢隐隐感觉胃疼。情人节,七夕节等各种和『爱』有关的企划他们也做过不少,但是配上『使者』两个字,听上去非常像是某次他们进行个人的挑战,一个紧接着一个,挑战平时完全不会接触到的舞台。
那次莲和那月两个人,没少给他出难题,舞台最终是获得了巨大成功,其中艰难,没法与人说。
「Yes!就是散播Love的使者Yo!Me认为You是最适合这Project的两个人!」
螺旋桨轰隆作响,人未见,声先闻,时矢下意识的拍着桌子站起来,后退三步,伴随垂下的两根绸缎,话语的主人闪亮登场。
「呜哇啊啊啊啊啊!!!!!」
音也发出了惨叫,拉着时矢袖子就往他身后躲,如此『华丽』的登场方式,以及特殊的语句语调,无论见识过有多少次,都没法习惯。
「大、大叔!不要每次都这么吓人啦!」
「NoNoNo,音也You进入idol世界,这些thing你总要习惯,everywhere都like this!」
哪里常见了啦!
「社长,企划的内容是……派发信件?应该不是单纯的送信那么简单?」
时矢适时插话进来,手掌再早乙女看不到的角度轻拍音也的背部让他能够平静。
「Bingo!不愧是一之濑,You很懂这里面的规则,Letter包含了寄信方对收信方的Love!你们要把这份Love传递给对方!用idol特有的方法。」
……并不是很懂。
能想出这种企划的,除了他们Shining事务所的Shining社长,再找不到第二个人。
「嗯嗯!爱就要大声说出来,传达给对方,这份企划好有趣呢!」
音也双眼放光,兴奋的表情跃然脸上,双手握拳,干劲满满。
有趣?是啊,听上去是蛮有趣的。
但音也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时矢的胃更疼了。
「You也有所成长,有这样的觉悟,Me十分欣慰。」
早乙女跳下来,凑到音也跟前,用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盯着观察了几秒钟,一个用力蹬脚,向后飞速奔跑而去。
「社长?您不回去吗?」
音也心直口快的问出心中疑惑,Shining做事向来神出鬼没,通常来说,他该和来时一样,拽着缎带令他们自叹不如的柔术技巧转回去,然后自他们眼前消失。
「今天You们要使用这台直升机,把已经被staff放到直升机上去的充满Love的Letter一封封送到收件方的手中,接下来,就看You们的表现了。」
「诶?直、直升机?!!!!!」


音也持续这种状态,已经有足足五分钟。
或许这也是好事,发出悲鸣后,音也就宕机了,把他搬上降下来的直升机,倒是容易的很。
飞速升空的过程也没怎么,但是等下还要下去又该怎么办呢?并非所有的地方都有飞机坪。
而特地提到idol特有办法,肯定是要他们重复Shining一贯的作风。
高处不胜寒,覆盖身上的薄毯底下,相邻座位的扶手被掀了上去,温暖覆盖到手上的是另一只温柔的大手,无名指上相同的银质指环碰撞,有着『叮』的脆响。

「……时矢。」
终于肯理他了,额头贴上额头。
「音也,还是不行?」
明知故问。
「……」
「那么,把所有需要传递的内容,都当成是要对我说的话,会好一些吗?」
倒数五个数。
音也的脸变成苹果,手心的震颤褪去。
「要开始了噢。」

「Let's show time!」

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害怕。
当初一起去迎接七海的时候,就已经有过经验了。
只因身边已经有一个能够消除他所有不安的时矢在了。
顶多,还有些心理上的……
但我还有的是时间去克服一切。

评论
热度 ( 24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