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Alternative Possibility(时音)Last

01 02 03 04
*原:Another
*リコリスの森パロディ
*ブラッド→Blood
*ランドルフ→Randolph
*ヴィクター→Victor
*试阅Last




村子的入口处,猎人与黑衣男子对峙中。

「又怎么了?」

Victor的口气相当不好,连日以来的蹲守让他倍感劳累,村民里还失踪了几个人,被村长还有其他村民们寄予厚望,也让他苦不堪言。
光是Blood这一家,就够他头疼的了。
也不知道Grim那家伙死了没有。

「呼呼呼,不要这么心急嘛,给村里带来鲜血的人马上就要出现,没错,马上,带着一身罪孽的人,就要来了。」
「罪孽?」
「没错噢,村里最近失踪那么多人,可怜见的,造成这一切的人,会是谁呢?」Black Hood笑的诡谲莫测,「说不定会是我们的大熟人呢。」

森林里缓缓走出的身影,是个太过熟悉的红色。
和血一样的,红色。
Victor确定以及肯定没有看花眼,红色的背后不远处,赫然就是那头他在Grim家那晚所见到的狼。

骗人、的吧?

不、不会的,他怎么可能会……

「Blood,村里最近失踪了好几个人,据说都是被野兽吃掉的,你知道点什么吗?」
「嗯?我不清楚噢。」
Blood很疑惑,眼里明晃晃写着『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几个字。
「村里发生这么大事了吗?Victor不去帮忙吗?」
「呃……Blood,那头狼,该不会是你引来村里的吧?」
求你了,千万要说不是。
「Randolph?他不会做这种事的!」
他在想什么呢?Blood只是个孩子啊,他怎么分得清好坏,狼还没有伤害他,自然不会不会觉得是坏的。
「那头狼叫Randolph吗?你们见过了吗?听好了Blood,野兽这种生物都是这样,假装亲近你,其实是在伺机而动,随时都在准备突然袭击你,身为猎人的我最清楚不过。」
「Randolph…Randolph借我温暖的毛毯,还让我睡他的床,给我采最新鲜的野莓,Randolph他是个温柔的人!」
「所·以·说,这都是为了迷惑你,使你放松警惕的假象,狼最擅长的就是耐心。」
「那不可能!和Randolph聊天感觉心都化了,眼睛也很温柔,那种直率,我能看得懂!」
「这是他的伪装,没事的,你只是一时之间被他给迷惑住了,慢慢你就会懂了,狼的心都是恶魔做的,可以说狼是恶魔的代言人,跟狼在一起,你也会变成恶魔的孩子,来到我Victor的身边,我会保护你,我才是不会伤害你的人。」
「……你根本就没有和Randolph说过话!Victor才是什么都不懂,没有资格说Randolph的坏话!」
「Blood!你这孩子,怎么不听大人的话!」
「……我最讨厌Victor了!」

Blood一头扎进森林里,头也不回。

「啊啊,我可怜的Blood,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的Blood,完全把心卖给了恶魔,卖给了用残酷方法杀掉村民,残虐无道的野兽,影子已经覆盖了Blood全身,要怎么办才好呢?」
「真的……是这样吗?Blood。」
Victor的声音掺杂着大量的痛苦。
「你已经……」
「谁知道呢,是真的被恶魔蛊惑,还是Blood本性如此,一直以来都隐藏着,现在被引导出来了,你觉得,哪边才是真相。」
「哪边,都无所谓。」
「没错的,当下Blood可能还不至于到那种程度,但是谁知道呢?说不定哪一天,Blood会跟着那群野兽们,比野兽还不如的家伙们一起……」
「对、对了,我是村里的英雄,我的职责是为民除害。」
「看!他在那里,你做的到的,在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之前,趁村民们还被蒙在鼓里,亲自送Blood一程,他还是大家心中最可爱的Blood。」
「没错,我的决定是对的,天使一样可爱的Blood,他在村民心目中的形象,不能就那么毁了,没错,只能是我……」
Victor缓缓举起了枪。

『砰!』
枪声自村口响起,森林里的树叶沙沙作响,鸟儿们自树间飞走,有哪个物体摔落,慢慢恢复了平静。




开满彼岸花的森林深处将周围映的通红。
与黄昏的颜色融为一体,其中还加入了个Blood。

「……Blood。」
Randolph口气里有着悲伤,终究,还是躲不过吗?这森林Blood来过这么多次,他们总是会碰到的,总有一天。
「又……碰到了呢。」
Blood有气无力,努力扯出笑容。
「我们的约定,抱歉,做不到了。」
「你在,说,什么?」
「那天晚上,我答应Randolph,长大以后要摘星星给你,做不到了,对不起……啊。」
「这点小事不用在意,摘星星这种事没人能做到,没有人!所以,没有和我道歉的必要。」
「但我有件事想要求Randolph,可以吗?」
「可以的!可以的!Blood的话,提什么要求都行!」
「那么,杀了我。」
「……你在……呃…噗!」Randolph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他刚刚,Blood刚刚,听到些,说了些,什么了?「说什……」
话没说完,Blood身体一歪,Randolph忙不迭地上前支撑住。
手心里湿濡粘腻的手感是什么?
……血?
……Blood!
背后受了伤吗?
「Blood,你别说话,我这就……」
那些家伙应该有药,要是能避开Tod那混蛋的话……
对了!Blood已经受伤了,就不再是『上玉』,买家不会再想要Blood,那样就不会有事了。
「对了,Randolph,为什么你看我的目光这么温柔呢?」
「别说话,Blood,你现在需要省点力气,我有办法的,我有办法救你。」
「不可能的,我被Victor的子弹打中了,Randolph你把我放在这里去找创伤药,我会失血而死。」
「那就带你去村里,他们总会有办法的。」
「Victor还在追杀我,村民不会帮我的,就算肯,我家也有欠债,根本买不起治疗的药,就算去Arvin那,离这里也太远,我撑不到的。」
「说什么傻话,你可以的,去新的世界……」
双唇被手指点住。
「我想知道呢,告诉我吧,Randolph。」
「……那是因为,我在注视着你。」
「那为什么又这么悲伤?为什么要哭呢?」
「这是因为,只要想起Blood你的事,」抓着手贴在胸口,「我的心就无比痛苦。」
「那Randolph你的心在哪里呢?」
「我的心,与你同在。」
「谢谢你,Randolph,现在,杀了我吧,反正我都要死的,我想死在Randolph,你温暖的怀抱里。」
「……Blood!」
「我爱你噢,Randolph。」

尖牙刺入脖颈。
Randolph用力抱紧怀里的Blood。

「我也爱你,Blood。」

评论
热度 ( 12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