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Another(时音)-04

01 02 03

*リコリスの森
*ブラッド→Blood
*ランドルフ→Randolph


阳光照进森林的那一刻,狩猎者们纷纷自沉睡中醒来。
光凭空气中传来的气息他就懂了,也就这种时候,Randolph才会庆幸他是人类与狼的结合体,在这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草莓……这点还不够啦……」
身边传来某个全无防备的寝言。
又是这副幸福的样子,在别人床上,亏他还能睡的这么熟,这么香甜。
和昨晚大约是为了躲避狂风暴雨而误闯入这个就算是『夺还屋』的那些家伙也不知道的他的住处,把这当是普通的山洞,大刺刺占据他床的画面如此相似。
当真是不觉得他这副身体有多丑陋,以至于他都独来独往,尽可能地减少在其他人面前出现的几率,偶有目击到他的人都已经……
为什么可以这样无条件的相信一个人。
——等我长大以后,我把星星摘下来送给你,和Randolph同名的星星。
那是多么天真浪漫的话语,说的他都不忍心开口告诉Blood,摘星星这种事是不可能实现的。
只因那是发自内心认真的想要替他实现愿望的话语。
——怎么样?很温暖吧?
真的很温暖,无论是小孩子特有的偏高体温,还是为他人着想的温柔内心,不掺杂任何杂质的纯粹情感。
下一秒,Randolph的皮毛都炸起来,Randolph本能地大手覆盖在Blood脑袋上,眯起眼屏息探寻使得他本能反应的气息来源。
他被锁住的人生过程中从来没有过的事。
危险的气息逐渐浓重,那些家伙又在蠢蠢欲动,除了狩猎他们没有任何其他欲望。
找不到猎物他们是不会回去的,而Blood尚未长开的年轻身体,燃烧般美丽的红发,可爱的面容,上等宝石一样透亮的眼睛,相信这世界事物一切都很美好的纯洁心灵,刚好符合他们的胃口。
那些家伙可是会毫不犹豫地伸出利爪,撕向这样的孩子,也可能像他这次的委托人一样,抓去卖给某个背后的买家,最终也难逃走向地狱的命运。

Blood不能继续留在这!

「Blood……Blood!快起来!!」
轻推Blood的肩膀,Randolph刻意收敛了力道,将利爪隐藏,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弄伤到他。
「Randolph……喜欢……」
一句话,成功阻止Randolph的动作,随随便便把前一晚还算是陌生人的人放到梦里去,还说什么『喜欢』……
真是的,都在做些什么梦啊?又编排他是怎样的角色?面色还是这么幸福。
「我也……」
喜欢你。
话一出口,Randolph自己被自己吓一跳,他要说些什么?
虽说Blood尚在熟睡,也很难保证一定听不见。
Blood有他自己的人生,未来要是哪天在这片森林里又遇到了,或许他们还能聊上几句,说起某个暴风雨夜晚的往事。
这是个只看到美好事物的温柔孩子,要是在这里听到他说那话,说不定真的会接受下来,带来的结果未必有想象中那么好,这个孩子会崩坏的。
有过悲惨经历的只要他一个就够了。
仅仅一晚上就教会他往前看的孩子,他可不乐意见到Blood再也笑不出来的样子。
「要是……能再见……就好了。」
啊啊,会碰到的,如果他们能够继续活下去,总有一天会的。
成年之前就最好再也不要。
就他所知森林里的野兽,应该不存在比狼更可怕的,唯独要注意的是某个奸诈的狐狸。
Blood想睡……就让他好好睡吧。

「嗯嗯……早上好,Randolph!」
听得火焰滋滋作响的声音,Blood总算醒来,揉着眼睛,冲着Randolph就是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已经不是『早上好』的时间了,真是的,你还挺能睡。」Randolph顺手把篮子里的红色浆果拿给Blood,幸好红色浆果就长在山洞不远,「这么相信我吗?」
「嗯?Randolph很温柔嘛,其他的小动物也都很友善……」接过篮子,Blood双眼放光,「哇啊!是野莓!」
其他的,小动物。
能把猛兽说成是纯良小动物,也算本事。
「不是草莓,你将就着吃点。」
「野莓我也喜欢!」
「吃慢点,肚子饿的时候吃太快对身体不好,吃完我送你回去。」
「不送也没关系噢,」舍不得放开嘴里的野莓,Blood含着边嚼边说,「森林就是我家后花园,我经常来玩的,虽然他们都不太乐意我到森林玩。」
「是吗,你是怎么找到山洞的?」
Blood开始掰沾满了红浆果液体的手指,「有个好心人告诉我有一大片我最爱的曼莎珠华花田,我可以摘一些送给表哥,是个很亲切的人噢,而且感觉很熟悉,然后我摘花摘的太投入忘了时间,后来下起大雨,我就到这里来躲雨,咦?我是怎么走过来的?」
原来是迷路。
何其不幸到他的居住之地,差一点就死在他的爪子底下,要不是听到他的梦话还有香甜的睡颜。
「想不起来吗?还是我送你回去,这片森林比你想象中要深,很容易迷路。」
「好啊,Randolph果然很温柔呢,最喜欢了,下次还要在森林里一起玩噢!」
「……能再见到的话。」
「说好了噢,绝对可以再见到的。」

和预料中相差无几,Blood出了洞穴回到本来的区域就有大批的野兽跟过来,还有些其他的混杂其中,碍于他在附近才迟迟不敢有动静。
Randolph直到Blood走进小屋,才绕道从别处走开。
希望这孩子,永远不会成为他的目标。
唯有这个孩子,拜托了。

评论
热度 ( 14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