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Immortal(时音)-3

01 02

*游戏paro
*怪盗オトヤーヌ→怪盗音邦
*トキヤローク→时洛克




『吱呀』门应声而开,风铃在带进的风作用下,发出好听的声响。

「欢迎光临!」

听到脚步声,爱岛自一大堆鲜花丛里探出头来。

「什么呀,是你啊!」看到来的人是谁,爱岛笑容立刻收敛不少,「今天怎么这时间来我们店里,都不用上班的吗?」口气也是相当不满似的。
「刚好手上的案子结掉,没有事情发生,给自己放个假。」
时洛克只是笑笑,拉了椅子半坐下。
「不欢迎?」
「你每次来找我们,不是查案子就是查案子,都没买过花。」
爱岛没好气的。
「不要这么说嘛,爱岛,」知道来的人是时洛克,一十木从里屋走出来,脖子上挂着耳机,身上围个围裙,双手在裤边摩擦几下,「小哥的朋友阿真不是来买过好几次,还说爱岛你配花配的好。」
「阿真是阿真,他是他。还是阿真好。」
「噗……」这下就连一十木的脸都有些挂不住,时洛克掩嘴拼命忍住笑,仍是有几分笑意暴露。
「不买就不买,还嘲笑我们。」
鼓起脸,一十木小声嘀咕。
「抱歉抱歉,爱岛的反应太有趣了,一不小心就……」
站起身,时洛克为自己的失礼道歉。
「那就请爱岛帮我包束花。」
爱岛顿时来了精神,「要买花吗?早说嘛,要送给谁?对方是个怎样的人?」
「是个阳光向上的人,经常想到一出是一出,喜欢唱歌,搬来不久在我们广场上开了间花店。」
一十木吞吞口水,甚至有些紧张。
「对方的名字,想要哪种花,还是需要我们帮忙推荐。」
「向日葵,很适合你,一十木。」

直视一十木眼睛,时洛克说的认真。
似乎笑容以外的表情从来不会出现在一十木脸上。
他还记得,前些天的晚上,怪盗音邦取走的『Shining的宝玉』顺利找回,每次发生珍品被盗事件,总能牵扯出些许内幕,为防某些事情的再度重演,取到手中的第一件事并非交给附近的警员物归原主,而是找到了阿真,他的助手,拿去请相熟的来栖警部以及四之宫警部协助调查。
搞定完成的时间还不算太晚,某个强烈邀请他去某个小型Live的人的脸就那么直接跳进他脑海中。
参加Live的几乎都是小孩子,自己去是否会不合适的问题,现在想来压根被遗忘到爪哇国去。
在路边听着声音找到人,和站在孩子们身后,仔细聆听花坛中心焦点的青年自弹自唱不说,还时不时跳起,摆出各种造型,完完全全的沉浸在自己歌唱的世界里。
他便产生不少置身与舞台的错觉,不仅自己在闪闪发光,还带动台下的所有人全部一起闪亮亮,兴奋的,只想挥动所有可以挥动的东西,给台上卖力表演的人打气。
四目相对的当下,他听见自己心跳加快的快要飞出胸膛的声音,和怪盗音邦有着太多相似之处的青年,活跃散发截然相反的热情。
演奏也就此走向最为高潮的部分。
纷纷送上精心准备的礼物,唯独他空着双手。
那说不过去,不只是因为亲眼见证一场精彩的表演。

「向日葵……」
低声重复,一十木想到什么,脸颊染上漂亮的粉红色,连招呼客人的那套礼仪都遗忘。
「你的笑容很像它。」
「是、是吗?」

「这是你的花!」
爱岛从一大堆向日葵里挑出几根,看似随意交错的摆放合到一块儿,却立刻给花增色不少,看着更具观赏性,口气却没好多少。
「你们放假,我们还要继续营业,警察一直留在这,花还怎么卖!」
放时洛克身前时爱岛犹豫了下,还是没有直接一把推到时洛克的怀里。
毕竟这是音也最喜欢的花,弄乱或者弄坏他会伤心。
「你的老板借我一下。」
小心的接过花揽在胸前,时洛克向爱岛轻轻点头,然后伸手拉住一十木的手往门外走。
「不、不可以!音也,你不可以跟这个人……」
时洛克的速度显然不比看着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叨叨案件的样子要快上许多,要是用魔法追上不是难事,偏偏还是在大街上,爱岛追出一段路,还是选择放弃,只得冲着一十木喊上两句,也不知能不能被听见。

评论 ( 1 )
热度 ( 20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