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咖喱(时音)

*深陷在森林太痛苦了,摸鱼来个小甜饼放松下
*大概是小甜饼
*如果有看过类似的梗,那是我写过,但是请当做没有看到过,感谢比心
*ooc,蠢萌音也
*リコリスの森→彼岸花之森


咖喱: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客厅沙发上,音也双眼通红眼泪汪汪,拼命摇起头以求得对面时矢能舍与一点点的同情。
「好痛……啊,时矢。」
「烫伤能不痛吗?这是教训,」时矢不为所动,捏着音也下巴,涂抹烫伤药的动作却非常温柔,尽管某人的舌头相当不配合,「别乱动,不上药好起来慢,之后几天你会越来越痛,周四的电视节目,我们还得合唱,还好现在是周一,不然你这状况可唱不了歌。」
「谁让时矢做的咖喱那么好吃!!」


两小时舞台短剧『彼岸花之森』表演完成之后大受好评,几位主演也得到了诸多认可,使之成为了Shining Masterpiece Show短剧企划中最为成功的一部。
然而短剧结束之后,可能是入戏太深,加上音也本身较容易被角色凭依,音也有段时间的状态都不怎么好,在他们不懈努力下,最近总算有些好转。
深陷在森林里,很痛苦吧?
对手戏最多的他能够懂,『彼岸花之森』这样的故事对于音也来说太沉重,明明相爱却对最爱的人痛下杀手,音也应该也理解不了。
不过于他而言,最后他们还在一起。
而且相较于一心希望被忘记,把所有不幸都归结于自身的Randolph,先伸出手的依然是Blood,这不就是早期的他们?
不是音也执着地缠着他不放,恐怕他还在一味逃避,不愿正视对音也暗藏的其他感情。
到现在也有快一个月,再不放下也说不过去,鉴于音也的表现,要再给他鼓把劲才行。
东西是前一晚,他趁着音也午睡准备好的,未免剧透,他稍微做了些处理。

「音也,快起来,已经快中午了。」
「唔……再睡五分钟……」
果然是这种反应吗?时矢噙着笑意凑到音也耳边。
「现在起来的话,给你吃隔夜咖喱。」
「隔夜咖喱!!!」
这招果然有效,听到是隔夜咖喱,音也跳起来,双眼闪闪发光,甚至嘴边还流起口水。
像个小孩子,噢,这点多少也是他惯出来的,也不好说什么。
偶尔像这样给音也来点甜头,也不错嘛。
就是隔夜咖喱的热量极高,口味虽好保存不当容易给身体带去伤害,不能多吃。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尤为顺利,洗漱完毕之后,音也甚至自告奋勇地来给他打下手。
洗盘子之类的事情他可不敢交给音也来做,有过几次惨痛的教训,他们的餐具都不成套。
洗干净的盘子上装饭和浇上咖喱,这个音也总不至于把盘子给打了吧,时矢这么想着,走去客厅继续后续的准备。
像是蔬菜色拉用油醋汁拌匀,肉的部分有咖喱了,胡萝卜也算是蔬菜,但和绿叶菜还是不好比。
还有餐具的摆放以及气氛很重要,选个舒缓身心的香氛点上一些也不错。
「烫!好烫好烫……时矢……救我!」
「怎么了!?」
听得求救,时矢差点打翻手里用来装蔬菜色拉的玻璃盅,匆匆往桌上一放,便急急冲回厨房。
音也心情好的时候,就有随时哼歌的习惯,难得主动给他吃隔夜咖喱他的心情也特别好了吧,盛的时候太过贪心一下子捞很多的结果就是有一些撒在外面。
这倒不叫事儿,音也时常都冒失,吃饭吃的一圈都是也算常见。
只是没想到音也秉持三秒原则直接上口舔不说,甚至直接舔到尚未关火的锅炉边缘上去。


「所以是我的错了?」
时矢似笑非笑,家里好在因为音也好动,各种伤药都备着些,为防万一也准备了冻伤或烫伤的药,没想到真派上用场了。
「就算这样,正常都会被烫到之后直接松开,哪有像你这样贴着不放,都有溃疡了。」
「那么好的隔夜咖喱怎么可以浪费。」
「那么,等下记得把里面的青椒也好好吃完。」
知道有青椒,音也立刻苦下脸,时矢总是喜欢变着法儿在他的菜里面加青椒。
「时矢……」
「这是对你弄伤自己的教训,」烫伤药已经渗进去,时矢换过另一瓶喷雾喷到舌头上,「真是的,别让人担心啊。」
「我知道了啦,所以,不要逼我吃青椒,时矢……」
「那是骗你的,音也不喜欢的东西,我是不会随便放的。」
「真是的,时矢坏心眼!」
「音也撒娇卖萌的样子太可爱的关系,好了,可以吃了,别吃太快,还会再烫伤的。」


没多久之后,当同样的事情再度上演,时矢下定决心之后做咖喱放更多青椒代替胡萝卜,好让音也得以吸取教训。




*别问我写的是什么

*过程跳tong不准打我

评论
热度 ( 35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