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Another(时音)-02

01

*……发都发了,就这样吧
*新刊试阅
*本章时音不出场
*ブラッド→Blood
*アルヴィン→Arvin
*ヴィクター→Victor
*リコリスの森很棒噢,大家记得支持官方噢,歌作为BGM我都能唱的,曲子真的超有感觉,配合超美的绘本效果拔群,还有几份在天上,到底什么时候给我发货





森林的最深处住着一位黑魔法师——Arvin——平日几乎都待在木质的小房子里摆弄他那些个瓶瓶罐罐,偶尔出门到森林其他地方抓些毒虫毒蛇遇到村里人大多不理,偶尔打声招呼,说起话来阴阳怪气,笑容能让人感觉周围温度下降不止十度二十度。
比起这位黑魔法师,就连森林里不时出没的野兽都显得不那么具有杀伤力。
因这缘故,光是提起他的名字都成了种禁忌,只差就在森林的入口处竖一块牌子,写上『有黑魔术师出没,谨慎进入』,也正因此,猎人这一职业在村里有着非比寻常的地位,他们竟然敢于进入森林狩猎,都不怕被这位黑魔法师诅咒。
Victor更是站在猎人的顶端,因为他非但敢于进入森林,还勇于踏入它的最深处,几次也都毫发无伤的归来。
他们也称呼Victor为:
——英雄

「Victor,最近村里将会迎来灾祸,你要做好准备。」
Victor才从Arvin的木屋门前经过,门就无声打开,Arvin站在门口,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听着感觉很不舒服,如若不是加了名字在前面,感觉都不像是在和某个人说话,更像是自言自语。
「从你的嘴里还真说不出什么好话啊,Arvin,就不能委婉一定吗?就是因为这样你才会被村里的其他人敬而远之。」
「其他人怎么想,和我没关系,」Arvin不为所动,「只有Blood……」稍一停顿,Arvin的声音一瞬间变得相当温柔,「就把他交给你了,能做得到的吧?」说完就把门给合上。
「Blood!!!他怎么了?什么交给我?喂!!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一听到Blood可能有点什么,Victor急了,然而不管Victor怎么在门外大声追着询问,或者试图打开那扇门,Arvin始终没再出现。说是木头房子,它还挺牢固,任他耗费多少力气都没能破坏它分毫。
到底是……怎么回事?
和Blood有关的事,不行,他必须得知道Blood会发生什么事?
没法从Arvin这知道更多的情报,那么……


「噗噗噗!」

也不知是走了多久,Victor听到某个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像是某种笑声。
这声音听起来,比Arvin的阴阳怪气,更难以忍受。

「……这个村子里马上就要出现个黑暗又罪孽深重的人,给村子里染上血的颜色,没错,就在……最近了……」

怎么回事?
停下脚步,出现在Victor眼前的是,被件黑色的披风包裹住全身,黑发黑眼,名字也叫做小黑帽的人。
前段时间开始,老出现在他面前。

「你在说什么?」
「啊啊,是什么呢,如果你不再快些付出行动,本该属于你的人,到时候可就,跟着别人跑了。」

闻言,Victor一滞。
这个奇怪的家伙总是说着些不明所以的话,却句句能够刺入他的心。
他,刚刚,都,听到些,什么了?
——本该属于你的人,到时候可就,跟着别人跑了。
……Blood!!!
该不会……
他就知道那家伙靠不住!

甩开黑帽的青年,Victor拔腿向森林外跑去。
纯真的少年,是就连村里的英雄,都放不下的存在。

那是在村子的另一头,偏离森林最远的地方,同样无人愿意靠近的木质小屋。
倒不是小屋的主人有多可怕,实际上Blood可是整个村子的宠儿,没有之一,就连那个动不动就喊其他村民为『愚民』的冷酷村长都有特殊优待,做交易的时候还会额外给予许多东西。
但那屋子实在是太破了,门板窗户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掉落,瓦片断层了好几处,用附近草皮之类的随意盖着,同样是瓶瓶罐罐随处可见,它就大部分都是不完整的,充满碎片和液体的地面让人无处下脚,方圆五十米都能闻到那股难闻的药味,整天和那个没用的家伙相处,真是难为Blood。


「Blood!你亲切的Victor来给你送东西……」正正声音,英雄是不会为点小事而动摇的,Victor推开房门却没见着想象中的红脑袋,「怎么只有Grim你?Blood呢?」
「Blood……」大约是没想到有人进来,Grim眼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慌乱,发现是Victor明显松口气,别过头不让情绪被Victor看个正着,要知道那可是全村最优秀的猎人,观察力是成为优秀猎人的第一步。
「Blood他……他去哪里了呢?」
动作太大的结果就是牵动出一连串的咳嗽。
「也许是去工作了吧,为了我这个没用的哥哥。」
『哼!』Victor不屑地冷哼一声,他并不在意Grim怎样,也确实是没用,他可怜的Blood,就是为了这样的哥哥,才总是过着不幸的生活。
「什么工作要到这么晚?我可得去和老板说说,Blood还只是个孩子啊!竟然让个孩子工作到这么晚,就算大人都鲜少有工作到这么晚。」
「是、是呢,从昨天开始一直到现在也没回来,Vi……」
「什么?!Blood一天都没回家?我的Blood,他万一有什么事……你怎么还好意思安然留在家里?」
「那个,你看啦,我这副身体,走不出家门,咳咳!我家又偏,没人会来,我没处叫人,Victor,这是我的请求……」
不用Grim多说什么,Victor已经给背上就算是睡觉也从不离身的枪上膛,满脸严肃警惕地准备出门。
近段时间,就算是村里也并不安全,那些令人作呕的半兽人又到他们村子来了,要是被他们看到了Blood,一定会试图把Blood带走,Blood那么美味,他们会找个地方把他养肥点,毕竟跟着Grim总是有还不完的债,营养跟不上。
「我回来了,Grim大哥!」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Victor放下戒备的同时,却分明看见距离归来某人的不远处,有什么一闪而过。
很像是,某种动物的尾巴。

看吧!和我说的一样!
黑帽的青年笑着说到,一边隐去了自己的身影。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