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Another(时音)-序

*ブラッド→Blood
*ランドルフ→Randolph
*リコリスの森剧情改写,嗯,应该算是if线,如果Blood是倒在Randolph怀里……
*这部超棒的,大家记得去支持噢




清莲的湖水倒映着月亮的光,不时拂过的风带起些许涟漪,静谧的氛围让人顿感舒适,月光代替言语传递着彼此的心情。
所有的空气仿佛都在共同诉说:
——我爱你。


「好安静呢。」
半晌,Blood倚在Randolph怀中,感叹似的来了一句。
「感觉好像这世界只剩下Randolph和我两个人。」
闻言,Randolph没有回话,只是默默加大了抱住Blood的力道。
「……Randolph?」
「一瞬间,感觉Blood就要消失。」
Blood扭动了下身体,回头看Randolph,手搭着Randolph扣在身上的爪子,假意掰动两下。
「可是这样会痛。」
「抱歉,」稍微松了些力道,Randolph脑袋搁在Blood肩膀,仍是紧紧环抱着Blood,紧的好像要把Blood整个都嵌进身体里,「总觉得太久没有这么好好抱着Blood你,一不小心就……」
可能是想起了某些不太好的画面,Randolph声音有点闷。
那个时候Blood整个人都变成了红色,那红色比Blood的红色斗篷还要深,但是却再也不能没事跳起来扑向自己。
那股心痛到刺骨程度的痛,他再也,不想再有第二次。
「Randolph……」听出Randolph的情绪,Blood安抚性质的轻拍Randolph的手臂,「我没事的噢。」
「嗯。」

低声应了声,Randolph干脆脸全部埋进Blood的颈窝,深深地汲取属于Blood的味道。
那能使他安心。
他还记得那个大雨的夜晚,不得不改变捉住委托目标的原定计划,找个地方避雨。
类似的工作干的多了,思想也就变得麻木,再没有半点所谓的怜悯之心,如果连生存都很难保证,那些都是不必要的。
来过森林次数也不少,他很快就想起半途有一大片红色不知名花朵盛开的地方,附近有个山洞。
山洞虽然小,藏几个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也就是在山洞里,他遇见了四仰八叉,兀自睡的香甜的Blood,本来他对陌生的小孩不会产生任何兴趣,何况还是人类,尽管面容看着可以算是可爱。
然而当天他却鬼使神差的生好火焰之后,将人小心的抱到火堆旁边,间或调整相应的睡姿,不让火焰不小心灼伤了皮肤。
即便在雨停之后,他也舍不得独自离开,万一他回去了有野兽出现把人当美味佳肴了怎么办?要是被其他和他做一样职业的半兽人当做替代品拿去卖掉怎么办?就是没有任何人或野兽,有花花草草的地方还可能生出毒蛇毒虫,更有甚者,醒来的时候不巧天还没亮黑灯瞎火的怎么办?
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该有多害怕啊?
当那双清澈纯粹的眼睛望向自己时,他便知道,这人说的每句话他都无法抗拒,想做的事都想替他实现,光只是为了那个毫无防备的灿烂笑容,他都随时能够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然而出现的却是截然相反的另一个结果,好在,他到底还是赶上了,在人准备穿过这片湖之前。
现在Blood就在他怀里,比什么都重要。

评论
热度 ( 25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