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Immortal(时音)-2

01

*游戏paro
*怪盗オトヤーヌ→怪盗音邦
*トキヤローク→时洛克



发出指令后,很快警卫们就配合警察们拉好了警戒线,这也是出自各方面的考虑。
这条Shining商店街人员集中,各式各样的人都有,其中难免有几个偷鸡摸狗之徒,万一有所闪失也不是开玩笑的,搜寻的动作大点则可能误伤路人。
作为美术馆馆长,收到预告函的时候还那么急哄哄的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说通告的事,安保措施上巴不得能上的都给用上,现在倒好,根本不着急,直说没被真的盗走事情就算了,也省得还得警察局里走一趟,当然了,该给的酬劳还是一分不少照给,还得多加一份费力找回来的辛苦费,都是付出劳动力干活,不能亏待到大家。
果然这次也很可疑,时洛克默默加快脚下的步伐,看来得抢在其他警察找到交还馆主之前拿到手,进一步确认『捐赠人』的情况。
怪盗音邦离开的方向是……Shining广场的方向,那边附近的话,大约一年多前新开了间花店,商店街上类似的店不少,它却好好的存活下来,并未像其他新入驻的店家很快便使居民失去新鲜感继而难以维系。
今晚若是顺利,顺带去次花店,家里花盆里的花有些时间没有打理,是时候换一些让房间里多点活人气息。
『Shining的宝玉』,说是宝玉,却是大红色的,鲜艳的,不偏不倚,和怪盗音邦的发色完全相同的,正红的颜色。
认识的人里倒有个相同发色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要不是如此,他还真可能有所怀疑,搞不好两者其实是同一个人——电视上偶尔也会演,拉风的怪盗和平时看着并不起眼的家伙是同一个人——哪有这么夸张的事,电视毕竟是电视,取材与现实又在此基础上进行艺术加工,要想那么久都不被发现真实身份,况且还是本就认识的两个人,简直难以置信。
就和魔法一样,怎么可能真的存在?

这座城镇统共就这么点大,地理位置来说还比较偏,美术馆被颇有名气的大盗盯上几次三番发通告取走展示的相关物品,甚至出现过模仿者,在镇民眼里,不失为一种乐趣。
要知道,他们这的娱乐项目并不很多。
消息出后,立马闻讯跑来不少想凑热闹的,好在也只是凑热闹,分得清孰轻孰重没给他们增加太多麻烦,于是也没放在心上。
警戒线拉完之后倒反而来了劲,一些不死心的扒着拉出来的线,推推搡搡地居然没把线给毁掉,质量很过硬这点值得赞赏;靠后些的不时跳起只为看的更清楚些;个别胆子比较大的,已经开始利用周边的树进行攀爬,指望趁着谁不注意探进去看个究竟听个清楚明白。

「都这么久了,你们连这点人都看不住吗?」
「诶?是是!」时洛克的话常常令他们难以接受,完全一副把他们当下人使唤的样子,但是谁让人家是赫赫有名的名侦探,得罪不起,「喂!那边的!给我下来!」

这些人做事还是这么粗暴。
时洛克用力摁了记太阳穴,摇了摇头,叹口气,嘴唇抿了抿,指望他们找着东西看样子也是没可能了,这时候需要的是冷静思考。
怪盗音邦往这边飞来的时候,还有哪些自己不曾注意到的细节,作为侦探,观察力极为重要,肯定是有遗漏,才会导致没发现。

「呜哇!!怎、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的?」

好奇怪。
他的判断只会指向真相,判断出错可能性近乎没有,『Shining的宝玉』据说在夜色下会闪耀特殊的光晕。
闪亮亮太阳的颜色,没错,就和此刻跳进他视线范围,某个可恶家伙脑袋上的毛发颜色几乎相同的,太阳的颜色。

「怪盗音邦!还真有胆堂而皇之再回到案发现场来呢。」
「……怪盗?小哥你在叫谁?」

看吧,又来了。
眯眼再次好好确认出现的人实际上是谁——不就是那个刚搬来这小城镇不久,在最繁华的地段开了间价廉物美还经常懒得做宣传照样卖的红红火火的鲜花店老板——店开张在各种案件发生的高危地,助手真斗对店家也颇为赞赏,有几次机缘巧合协助他们破案,一来二去变得相当熟悉。
其名为:一十木。

「啊啊……」时洛克只得尴尬笑笑,真诚地为自己的错认道歉,「一十木,抱歉。」
「没关系啦!」
摆手表示自己并不放心上。偶尔出神把人给认错的事他也有干过。
「工作?又有案子?」
时洛克点头表示认同。
「这么晚还在查案?警察局长也好辛苦呢!」
警察……局长?
时洛克一瞬间露出诧异的表情,一十木不知道他是个侦探?确实,才刚搬过来没多久,他也只提及过自己的名字。
也是侧面证明发生的案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小镇总体还比较和平。
他也有过好几次,接到的任务是找回丢失的小猫这类型的任务。
「有案件发生,也是当然的,倒是你……」时洛克注意到一十木身后背着个大包,应该是他常没事就拿来弹奏的吉他,白天若是在哪里听到有音乐声还有歌声,就必然能在附近找着一十木。
有时候会让他们很困扰,刚好都是在讨论案情。
怪盗飞走的时候,阿真也总说听到有音乐声,而他隐隐约约也能听到些歌声。
没错,比起一十木要低沉一些,更温柔一些。如果说一十木的歌声会让人心情愉悦,怪盗离开的歌声可以使人平静。
「大晚上还来大街上唱歌,花店不需要管吗?就爱岛一个人看店忙的过来吗?」
「没问题没问题,下午开始也没见几个人来,晚上也不会有多少人来买花,塞…爱岛他有想玩的地方,干脆打烊关店。」
差点咬到舌头,一十木关注着时洛克的表情变化,太好了,大侦探照样有走神的可能。
「……嗯?啊啊……原来如此。」
时洛克感觉有些尴尬,身后的嘈杂和一十木的话瞬间又让他想起来,现在最紧要的是把东西找到。
时间都过去好久了。
「孩子们看我们不营业,起哄说想听我唱歌,算是个小型Live,」说起唱歌,一十木的音调也上扬几分,「对了,小哥要不要一起来,上次我们不也一起玩怪盗游戏了嘛,会很好玩的噢!」真诚地发出邀请,「都有这么多人在办案,稍微走开一下没事的,我们打算就在广场办。」
「在广场办Live,看情况,今天别想了,考虑别的活动吧。」
「怎么这样……大家都好期待的!」
一十木脑袋耷拉下去,肩膀也垮做一团,看在Toki眼里突然无比碍眼。
音邦,也会有这种表情的时候吗?
心里这么期待想要达成某件事,确实是会觉得难过吧,一十木又比较年轻。
手掌摸上一十木的脑袋,时洛克口气转为柔和,「公园怎么样?」提议。
「Shining公园?」
「公园晚上少有人去,去的人也多是老人和小孩,没有别的环境影响,开你的吉他Live可能更合适。」
Shining公园离的不远,就在广场另一头,抓紧时间快些结束,兴许能赶得及看个尾巴。
「说的也是!那就这么办吧,我去和他们说,小哥你真的不来吗?」
「……对不起。」
「我知道了,下次要来咯!」
时洛克颔首,他想他是无法拒绝一十木的请求的,今天时机未到,下次、下次他能赴约。
「一定,一定要来噢!」

真像个小孩子,都是个当老板的人了。
看着一十木离开背影,时洛克摇着头想,嘴边的笑意却出卖时洛克,显现他的心情相当不错,被怪盗音邦耍弄一通的不愉悦感几乎全部消失。
……其实,也没有那么不愉悦。
心情恢复以后,办事效率也在接下来的三秒钟内突飞猛进。


时洛克分明看见,距离他原本所在位置三十公分的高处,有个东西在发光。
鲜艳的,不偏不倚的,和一十木头发颜色完全相同的,正红色。

评论
热度 ( 20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