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Immortal(时音)-1

*游戏paro
*怪盗オトヤーヌ→怪盗音邦
*トキヤローク→时洛克




『嘭!!』

随着一声闷响,室内灯光立时悉数熄灭,美术馆陷入一片黑暗。

『咔锵!』
某个东西斜插入地面的清脆声响。

「Shining的宝玉!我带走啦!希望你们明天也能充满欢笑!」

「是怪盗音邦!」
「怪盗音邦来了!」
「可恶!什么时候!」

类似的叫喊声此起彼伏,外加『哒哒哒哒』慌乱的脚步声。
时洛克站在角落,丝毫不受到影响,这些警卫警察真真半点都没有长进,遇事就更应该冷静思考,不给任何人可趁之机。

「塞西,今天警备的人员是不是比前一次要多了?」

天花板的某个能够清晰看到下面情况的角落,音邦看着地面上来来往往不停歇的脑袋和脚,对着自己都同伴怪盗黑猫塞西发着感叹。

「我们成功偷取那么多次,增加戒备,也是理所应当的!」
「说的也是,塞西,都准备好了?」
「Yes!都交给我吧,逃跑路线什么的,都包在我身上!」
「嗯,嗯!那走吧,希望这次能稍微正常一点的方式离开。」
回想起几次都不得不从高处逃脱的经历,音邦就一阵发抖,差点脚下一滑直接摔下去。
「你在说什么,当然还是要用飞的离开。」
「说、说的也是……」

那样真的没问题吗?虽然几次也都有惊无险,但真的很惊悚,怎么会有人想到学天上鸟儿那样飞的行动方式。
那太可怕了!
但是地面也确实不太方便,塞西教给他的魔法还不够娴熟,现在楼下肯定聚满了人,不管是看热闹的,还是试图把他们抓起来的。
易容速度根本赶不及。
可是抱歉啊,为了大家的笑容,他必须得把这个Shining的宝玉给带走。
还有侦探先生……
音邦看着底下时洛克的脸,明知道这个角度加上刻意的隐蔽手法,就算侦探先生抬头也看不到他,还是难免心下失落。
今天也是一样那么帅。
如果侦探先生不是侦探就好了,那样的话……

「音邦…你在发什么呆?快唱歌,然后跟着我,时间要来不及了!」
「噢,噢噢!开始了,塞西。」
「嗯!要加油噢,我们不可以被抓到的。」

深吸口气,音邦甩开那些不合适的想法,今天是没风没太阳不好也不坏的天气,最为适合的歌是……
张开口,清亮的嗓音立时充斥整个大厅,却又似乎摸不着头脑,搞不清声音的方向来源。

总算开始行动了,我就知道你还没走,光凭四处乱看是找不到你的。
听着熟悉又陌生的美丽旋律,时洛克低声『呵…』轻笑出声,随行的记录员真斗莫名其妙,好在头脑足够灵活,不然也当不成侦探助手。

「知道了吗?时洛克。」
「当然,阿真,要行动了。」

只一个手势,真斗立刻聚集到几波人,下达几句命令,带着其中一个队,分散到时洛克方才告诉他的几个注意地点。
这次,务必要抓到你,怪盗音邦!然后,我会记录下,时洛克战胜怪盗音邦的全过程。
我会让你名垂千史,时洛克!

为什么他们突然就跑光了?侦探先生说了什么?他助手又说了什么?离开那么远,他听不清楚啦!
音邦一个恍惚,歌词瞬间忘光,旋律也被打的乱七八糟。

「音邦!你在做什么?不能停止唱歌,魔法会失效的!」
「诶?失效?那样不行啦!我我我从头开始唱!」

背后有什么伸展出来,大大的,很让人安心,就好像原本就长在他身体里一样,魔法真的好神奇,要怎么才能做到感觉不到机关?
前行的时候音邦下意识闭起眼睛,不敢看脚下和别的什么地方,压着不断上涌而来的排斥反应,忍一忍就过去了,只要再忍忍,仔细听着塞西的声音,算准时间飞离美术馆。
……很快。

「给我等一下!今天,我是绝对不会再让你跑掉的!」

又来了!
磁性的漂亮的,追逐自己的声音。
听到喊话,音邦下意识的睁眼—-身为怪盗必须时时保持帅气的样子,无论情况有多危机,心底有多慌张——回头看向追上来的时洛克,他是怎么知道塞西设计的逃跑路线的?
每次都不一样不说,指示的行动也都是错的,他还特地选择看不到的地方,就算推理出来,啊咧?是叫推理吧?不管了!也没理由这么快的!
目光所到之处倒没有预想中侦探先生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咔嚓』某种金属质地的东西开合的声响。
跟着右手腕上一凉,似乎被套入个环状的物体,同时多出个力道,将他整个往后拉。
嗯?

「真是的,工作时这么不专心可不行啊,作为怪盗,这样的等级太低了,可当不成我的对手。」

心下一惊,侦探先生怎么会出现他身后?应该在他面前才对啊?
等等,他被侦探先生抓到,那他的助手真斗…他们总是一起行动,这常常让他相当不开心…糟了!塞西!!
回过头,真斗真的站在不远处,洁白色羽毛深绿色礼帽与披风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黑色的猫咪,体型比起普通的还要更小一圈,优雅地跳上高处走起猫步,皮毛在黄昏地映照下闪闪发光。

「被逃掉了吗?」
真斗无比可惜的摇头,好在,他的侦探时洛克抓到了另一个更大的怪盗。

「侦探先生还喜欢这种play?你是变态吗?」
塞西那边是完全不需要担心了,话说那只猫从哪里来的?仿佛每次他们行动都会出现那只猫,如果他可以利用魔法也变成个狗或者猫,就不需要面对这种情况了。
晃动起右手,音邦对左手上同样也套着同样金属圆环的时洛克,反问。
「并、并不是…这样的,」时洛克脸上泛起微红,虽说为了确实地抓到怪盗音邦,他使了些手段,这样两人拷在一起就很难再让人逃掉,也有小部分出自他的私心,把怪盗音邦带回去的只能是他,想不到会让怪盗音邦产生这样的误解……「咳嗯!我不是变态,总之!乖乖束手就擒吧,怪盗音邦!不会再让你逃走的。」
「明明就是变态。」
「我不是变态,」再次强调,时洛克并不想让话题继续围绕下去,「在到达警察局之前,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来当怪盗?如果只是想告诉我那些艺术品有问题,还有其他更多的办法,为什么要选择当怪盗?」
如果你不是怪盗,那我……
「侦探先生,你想知道吗?」
几乎是秒答,被嘲讽的失落在瞬间一扫而空,凑到时洛克跟前,口气里满满的都是兴奋。
靠、靠太近了!
看着突然就靠过来的,怪盗音邦放大好几倍的脸,时洛克清楚听到心脏漏跳几拍,他甚至能直观感受到音邦的呼吸。
「喂!侦探先生,告诉我,你想知道吗?真的有很想很想很想知道吗?」
「当然,无论出于我个人还是我的职业,我都非常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怪盗音邦,为什么你要成为怪盗?」
「好,那我就告诉你,侦探先生……」
翅膀缓缓煽动着引起的风吹动两人的衣服,音邦直视时洛克的眼睛,忽然身体向后退,忽近忽远的距离就连时洛克都无法及时回神,牵动起左右手相连的手铐。
『嘭!』
灿烂的笑容再度回到音邦脸上。
「但是要等下次侦探先生你抓到我的时候!!」
双脚用力向下一蹬,怪盗音邦整个人急速向上飞起。
「给我等一下!!!」
下意识的伸出手要去拉,时洛克却悲哀的发现不知何时,就变成他的左右手被拷在一起。
什么时候的事?
而他分明看见,音邦向他做胜利鬼脸表情而吐出的舌头上,有把小小的,金色的,钥匙。
手铐的钥匙。
『叮!』
钥匙掉落地面。

「时洛克!没事吧?」
真斗马上冲了过去,捡起钥匙,利落地解开时洛克手上的祝福,只看到怪盗音邦最后离开的一尾虚影。
「那个方向是……时洛克,快通知下面的警察去追。」
时洛克摆动手臂,露出苦笑,「不用了,这个冒失的怪盗音邦,又把东西给落下了,在半径五十米的地方拉好警戒线,让他们搜索周边,务必不放过任何可能的地方,把东西找出来。」
「这么远你都能看见?真不愧是……我跟随的名侦探。」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