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偏爱(北是)06

01 02 03 04 05

*含增阿,慎入

*已出本,陆续放出,为了证明我还存活

*赶稿进行中



位于公寓一层的大厅,北门和增长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两边各有一个空位,位置被拉开,坐垫上还略有凹陷,都预示着不久前其上还坐着人,只是暂时有事跑出去。
两人之间的气氛实在是说不上好,准备出门逛逛看有没有什么乐子可以耍的爱染,还有好不容易才抢到限量周边产品准备回房间仔细拆开好好欣赏一番,顺便全方位多角度拍摄照片好筛选最能体现它美从而发推从Amimate回来的释村,一踏进大厅范围,看到面对面对坐着的两人,便各自改变了主意。
前一天熬夜到太晚,到房间便直接睡了,还得抓紧时间把漏掉的美容补上,晚上才更有精神工作。
要看限量周边也不急在一时,找个更加风和日丽的白天,还能改天找个阳光充足的日子,在采光良好的客厅,拍上些照片,秀到小号推特上别提多美滋滋。
增长勉强维持着笑容不让它太过僵硬,和伦毘沙这么独处在话已经说开的现在,长年下来养成的习惯也不是说改就能改,多少让他感觉别扭。
当然此刻并不仅仅是这么微小的理由。
悠太和龙持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阿和,突然被那么叫名字被吓到了?这杯花茶有缓解的功效噢。」
「哈……」
莫名背后起了好一阵寒意,增长装模作样地拿起杯子,放到嘴边假装喝一口。
「没有的事,伦毘沙。」
「是吗,那就太好了呢。」
造成这一切的悠太,回来时候请务必小心。
增长不由得为和自家好友跑去附带餐厅买午晚餐去的悠太捏了一大把汗。
而要说到是为什么会造成这么尴尬的局面,连他这局外人都被扯进去……

按了好久的门铃都没人来应门,就在阿修都打算放弃离开的当下,总算有了点脚步声传来。
「真是的,龙酱!在的话就快点开门啦,害我等好久,要来不及了啦!」
「悠太,吵死了,」是国别过头,以此来掩饰心虚,「这是平时都赖床不起的悠太不好,我都习惯比悠太起床的时间之后起来。」
平时都是悠太玩太晚游戏或者看太晚漫画,没少被他拿来吐槽,而今却有了种被打脸的错觉。
「怎么这样!伦亲你看龙酱……」
北门则是微笑着,并不为阿修多说两句,从抽屉摆放整齐的众多钥匙中挑出其中一把,「悠太你们预约了几点去哪里吃饭?我开车送你们去,不过你们好友之间的聚餐,我去了可能会打扰到你们?」
「悠太只顾着吃,我每次都好无聊,吃完要立马去现场,阿伦刚好可以让我不那么无聊。」
无视是国的话,阿修立马两眼放光,「伦亲要送我们去?太棒啦,伦亲的跑车都好拉风,我想坐好久了!」
「那么好的车给悠太坐,很容易弄脏的,阿伦,就没点更好的办法了吗?」
「嗯……」摸着下巴,仔细思考,北门为难道,「很难啊,龙持你们要去的是那家店吧?那附近没有停机坪,行人来往也不少降落伞危险系数高。」
「真浪费,给我五层草莓塔再考虑原谅你。」
「别说五层,就算三个五层也没问题。」
和北门说的一样,开着跑车一路疾驰,刚刚好卡在他们预定的时间点。
正餐的点单可以在预定的包间中进行,限量供应都蛋糕却只能在橱窗中单点,两个人虽然对这颇有微词也毫无办法。
「决定就这些了?那再加个五层草莓塔,和巧克力蛋糕,这个蛋糕请帮我打包。」
掏出黑卡,利落地结账。
「伦亲请客?真好,幸好送我们一起来,只和龙酱两个人,都是我掏钱。」
「悠太……嘘……」
「伦亲?龙酱?悠太?」尽管后面的声音其实没有那么大,店员仍是听清了其中几个关键的名字,同时符合这三个名字的,加上比起其他店员更为严实的装扮,「你们是B-Pro……」
手指抵在嘴唇,北门微微仰头,用口型诉说不能在这里被发现的请求,店员立时会意,脸红着收起面对面见到偶像乱跳的心,「请在这边签字,签完后上面那张请给我。」
然而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刚好某位很是受团员爱戴的Leader领取了给自家准备的物品路过,被眼疾手快的阿修发现个正着,挥起手臂大声的打招呼,「小增!看这里!」终于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他们!不就是!!」
「最近特别红的!!!」
诸如此类,此起彼伏。
……完蛋。

最后自然什么都顾不得拿,一溜烟的发挥他们平时锻炼所造就的速度快速奔出店外,上车疾驰而归。
这种情况下伦毘沙还能笑的出来,所以这就是他比不上的地方吗?
轻易就放过悠太,好像哪里不对。
龙持和悠太工作的时间比他们早,为了应付临时多出来的事,暂时先去公寓边上的餐厅买午餐。
现在他开始后悔和伦毘沙单独留下来,应该和悠太他们一起去。
「好朋友一起购物和进餐,果然很美好呢,龙持看起来也很高兴。」
完全摸不着头脑的话让增长不由得心惊,「是真的这么想的吗?」
「谁知道呢。」
「这样啊……」
「怎么了?阿和你的脸色有点可怕。」
可怕的人是你好吗!
增长差点就想不顾形象直接喊出来,深呼吸几下勉强压回去。
「伦毘沙你,其实不是这么想的吧?开车送他们去也相当不情愿,其实你只想和龙持两个人去吧?早上拖住龙持也是为了……」
「没有的事,」北门眯着眼睛口气温和依旧,「一直被独占关起来的小鸟迟早是会坏掉的,得给他一个友情的环境,让他觉得他随时都可以飞出去,这样才能永远都保持他原来的样子,你难道不觉得悠太很适合这样的角色吗?」
阿和,你不也是那么想的吗?
这句话……够狠。
眼看着手上拿着一大堆食物包装盒或者盘子,还跟在是国身后不停道着歉,互相打闹嬉笑着阿修,增长暗暗下定决心,要尽量把那两人隔离开来。





.FIN.

评论
热度 ( 17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