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花咲く丘で(时音)-4

01 02 03

*恶魔paro第一弹
*该文已出本,距离首发过一个月因此放出
*有后续




又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向日葵纷纷展开笑脸,音也脸上的阴郁消散了许多,可能是真的放下心,那个所谓的前辈不会再到这块地方来。
除了唱歌,音也似乎还有其他的喜好,时不时出来粘着他要他唱歌,过没多久又跑个没影。
怪不得那么想离开天界,不想回去,天堂的规矩比起人类都多,这么小孩子心性,不适应是必然的。
躲着的那个前辈多半是个大天使,怪不得有点动静就那么怕。
现在看着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真是个不省心的天使,也不进食只是一味的留在这里玩,不过反正也和他没关系。

对于人类来说,又是他们心情最为高涨的日子,于恶魔来说是麻烦了点,消耗魔力上会比较大,反过来说,更有利于搜寻。
小镇上的居民,出乎意料还不少,似乎也隐藏了不少东西,所以那就是他几次都找不到的理由吗?
越来越让他期待最后吞掉那个灵魂时候的口感。
啊啊,会是怎样的味道呢?
肯定是甜美到让他欲罢不能,至高无上的美味,都已经有多久没有品尝到过,光是畅想一下就能感受到那股震颤。
培育过程想必也会很精彩,比起魔界不是死气沉沉就是互相争抢饵食的氛围,人类的尔虞我诈显然有趣的多。
要是这人类寿命长一些就更好,像红酒,总是酿造的时间越久,才越可口……
「啊!是时矢!喂!时矢……!!」
身后冒出某个声音,是个熟悉的声音,用脚趾想也能猜到消失的时候,大约是去哪里,不过他是来找人的,时间宝贵,好不容易又闻到那个味道,办公总有可以喘息的时候,之后再找也不迟。
「喂!时……矢……!!!有听到的吧!」
「真是的,人家在忙的要死的时候,就不能稍微安静一下,等忙完再回来找你吗?」无声叹气,时矢无奈地转身,希望不会被耽搁太久,也是拿音也没办法,「…你在做什么?!」
叫他的声音主人坐在屋顶边缘,下面一个摇摇晃晃的梯子,手上拿着榔头,边上一堆道具和砖瓦木头。
「看也知道了吧?我在帮忙修理屋顶,之前下雨打雷,屋顶都穿了。」
似乎用语言解释还不够清晰,音也挥舞起双手,完全没在这么边缘的地方大幅动作会很危险的意识。
「小心点啊!」
声音刚落,音也身体便开始不安分的摇晃,向后不断的倾斜,双手扑棱拍打好几下勉强正回来。
依旧是若隐若现的翅膀与光环,真是的,音也这家伙实在是……有没有点天使的自觉,既然要隐瞒就要时时控制魔力,这么不得法迟早被发现。
还不如直接表明身份。
……!!
气味!
那个人类就在着附近?
等一下,前几次也都是类似情况,音也周围的味道就会比较浓,莫非也是音也的目标?
不、不会,音也对这方面看着完全没兴趣的样子,不然再怎么是个中级天使,这方面总是比他们恶魔要有利许多的,甚至都不用找,直接亮出天使身份对方自然会找上门来,小镇里的人可是半点精气都没减少过。
换句话说……
房屋主人的脸上就不太好看了,嘴巴翁动要说点什么,被边上可能是房屋女主人或者是女儿媳妇之类的人扯了手臂,堪堪换上张笑脸。
「小心点噢,帮忙我家修理屋顶太危险了,实在不行就算了。」
「没问题的噢!」音也信誓旦旦,「就交给我吧,时矢稍微等我下。」
乒铃乓啷,噼里啪啦。
「……音也,砖瓦摆放的时候要注意方向,木头纹理也要对齐才好看,修理也要看看清楚。」
有了时矢配合,进度立时突飞猛进,没一会儿就把屋顶给修补个严严实实。
「下次有什么事再来叫我噢!我就住向日葵山丘那边!」
「啊……嗯……」
相比起音也的热情,被帮助的人类冷淡许多,这个态度委实有些糟糕,倒是音也本尊不在意,且的确发生让人心脏被吊起的一幕,也算情有可原。
「时矢!我们来唱歌!」
从屋顶上一下来,音也立刻怕时矢跑掉一样拉着他都手臂,一边指着前方不知道哪个东西,一边开口提议。
「是是。」
再次深叹气,都在音也身边,寻找起来也方便许多,两人交流起开也会更顺畅次数也能稍微多点吧?

这个笨天使怎么回事?

时矢的胃疼起来,本来恶魔是没有类似这种病痛感觉的,音也倒好,硬生生让他生出几分人类犯胃病时候的感觉来。
想法分分钟在变,前一刻可以正在饿嚷嚷着要吃人类某种名为『咖喱』的食物(喜欢吃人类食物的天使他可是从来没见过)下一刻可以看见什么好玩的,拽着他就跑过去看,偶尔安静下来也嘴里没停过和他讲镇里的各种事,要不就是唱歌,歌声倒是还挺好听。
有人类求助来者不拒,甚至不用人类提出来,音也自己就会凑上去,却完全不“进食”,和他印象中的天使完全不是一个种族。
还完全没有戒备心,有几次要不是有他在,音也差点就被偷袭成功,露出的伤口刺的他眼睛疼。
但是魔力骗不了人,音也还不放心上,反而特别高兴似的,偶尔得到一些水果之类的小反馈能和他乐上好几天。
至于那个人类就更不用提,半点线索也没有,尽管跟在音也身边,那个气味始终都在,搜索过程中周边却没半个符合的,偶尔扫描到个波动比较厉害的——人在欲望面前没法克制,就算表面上可以,内心的波动也是没法掩饰——甜的方向和浓度也完全不好比。
味道也是时重时轻摸不着头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音也心情高涨或者帮忙人类嗨起来的时候,味道就会变得更为浓郁,反之,偶尔音也心情低落或者紧张看有没其他天使出现的时候,就显得无比寡淡甚至直接消失。
「时矢!不要发呆嘛!上次那朵向日葵居然长好了耶!是哪个小精灵帮我的呢,果实也很饱满,不知道炒出来什么味道,很期待!」
看吧,又来了。
「是是,音也,不用这么兴奋,瓜子和向日葵都不会跑掉。」
「诶?可是,错过最佳摘取日期,品质就会变差。」
「再之后就会过花期,就别勉强自己非要那么去做,受不住的吧你?」
「话是这么说……」
音也还在滔滔不绝,手舞足蹈拼命想解释其中的各种因果缘故。
气味也随之起起伏伏摇摆不定时浓时淡,小镇里的人除了初生的婴儿拜音也所赐几乎全部见了个遍,还是完全找不到。
——你要找的那个孩子,他就在这里。
莲的话突兀的闯进耳朵。
——这里除了我,几乎不会有别人来。
初次见面的时候他也说过这样的话。
……该不会是?
重新调整魔力的探测方式,长时间的留在人界,隐藏自身气息,混迹人群之中,尽挑些地广人少之处,习惯人类味道让他味觉都迟钝。
早该发现的,甜美气味的源头……
天使恶魔吸血鬼,别的种族没有灵魂,是人类奇怪的误解,也难怪,人类死亡还可能在地狱找到灵魂,有一定概率可以重新投胎转世,即便灵魂为他们所吞噬,肉体也会在地狱永无止境地被折磨。
他们和人类不同,一旦死亡就是连灵魂都不剩直接消散。
非要说只是构造上不同,类比来说就和水有三形态一样,他们灵魂若无法用魔力锁住便找不回来,人类的更相当于固体可以被他们吞下去产生饱腹感。
而吞掉天使或者其他种族的灵魂,目前为止就他所掌握的信息,并没有发生过,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就是看着不顺眼对上也只会甩出武器杀之而痛快。
中级天使等级低,吞进去也不难,愿望也不必实现……就是这笨天使难得,欲望强的人类大的城市到处都是。
「真是的,想做这些,一个人也行吧?不用非得叫上我。说真的,我要去别的城市,你得学会照顾你自己。」
向日葵山丘,倒是个好地方,日后想起来还可以过来,兴许也能和音也见上几次。
不过他来之前音也已经不知道在这山丘住多长时间,加上离开前他会做些处理,应该是不必担心的。
「当然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做才有趣嘛。」
「喜欢的…人……又是这种不负责任的话!」
音也急了,一把抓住时矢的双手。「因为就是这样嘛!好嘛,时矢不要去其他城市,山丘这么大,我们可以一起!现在的小屋简陋,也可以想办法再处理下。」
「但是……!!」
「没问题的噢!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天使,那种程度……只是那种程度……很快就能恢复,我还蛮强健的。」
曲起一边手臂,拉起袖子,展现自己的手臂肌肉。
「实在不行,偶尔偷溜回天界休息一二天就能好!时矢不用为我担心的噢。」
「哈……就算不是我也没所谓吧?你的朋友那么多,像是莲,并不非得我陪着你留在人间吧?」
「我不要!不是时矢的话,那我就不要!」
果然是这种反应吗?
摁住太阳穴,时矢深叹口气。
像个笨蛋一样跟在他的身后,也不管他是不是觉得麻烦,会不会产生厌恶情绪,一个劲儿的,对他吐露好感。
要不是他们一个天使一个恶魔,他们还真有可能做个朋友,或者音也是人类,他至少能实现个愿望,看心情可能送他最后一程。
向外释放魔力,样貌发生着变化,只是短时间的话,应该不会对中级天使造成伤害,加上还为防万一加了防护罩。
在音也面前展现就算是在魔界也显少展现出来的原形,又不是完全体,应该不会被吓到吧?
然后会被怎么做呢?是狠狠给他来上一拳?还是直接调头飞走?因为被这么欺骗,他并不是音也所想要的喜欢唱歌的人类。
「时矢……是……恶魔…!」
太过意外连声音都打颤了吗?身体都抖落起来了。
没错,就是这样。
尽管震惊吧,一心想要在一起的,并不是人类,也不是妖精或者其他属于『正面』的种族。
感情再激烈一点,再多恨他一点。
那样的话……
他这副不轻易展现的恶魔形象,在魔界也是种异类,魔力再多释放点,其他恶魔也不会想要靠近,中级天使见过这副丑态更是会躲的远远的。
对他们都好。
他们分属于不同的阵营,是不能在一起的,现在还来得及。
「是吗……?时矢是上级恶魔,果然很厉害!」
不知何时,音也已经停止颤抖,双手背在身后,身体歪向一边,脸上的笑容炫目的一如照耀在这片向日葵山丘上的阳光一样灿烂。
「所以你明白了吧?中级天使音也,」
「所以呢……?」
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把他所有的疑虑都给吹散了。


他们分属于不同的阵营,天使与恶魔,本不该纠缠到一起,而如今,也已经太迟了。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