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Couple(时音)-2

01

*游戏paro

*ハッピーソレイユ→Soleil

*アブソリュートルナ→Luna


太阳与月亮,自古以来便成对的存在,没有对方在身边,是没法独自发光的。
这么重要的事情,他近乎全部忘光了,却又再次因为Soleil而重新想起。Soleil太阳一样温暖的光芒照进心底,化开了那些不知何时窜入其中的阴霾,再次把心填的满满。
这一次,再没有缝隙。
Soleil由下而上的看着他,呼吸融为一体,其实有心,他还是有机会可以抽离这一份距离,再度回到他们本该在的位置上。

太迟了……
自Soleil扑过来的那一刻开始。
就已经太迟了。

他不是没有给过Soleil机会,这是Soleil自己选择要扑过来的。
这双手,这具温暖的身体,这个,永远都会给他带去各种惊喜的太阳神,他怎么还会舍得放开。


Soleil还有着不安,禁闭地双唇仍有着颤抖,纵使这么告白,也没法完全消除是吗?
那么……
又轻啄过几次Soleil的唇,Luna借力把本就几乎整个重心都压他身上的Soleil翻转过来。
手指撵上几撮发丝,有着红叶般细腻的触感,Soleil张开的大眼里还有着透明的痕迹,他所不习惯的痕迹,前面由于事出突然而无暇顾及,又互相叫嚷了不少话而泛起潮红,此刻褪去了不少,战斗一夜之后的苍白再也藏不住直接显现到脸上。
生性只爱唱唱歌到处凑热闹看各种美好事物的太阳神Soleil,之前那么多次的战斗其实都是他们私下去做,不曾让Soleil直接参与,初次面对战场就是他挑起的,受到太多惊吓了吧?
不再让事情再次发生,Luna暗暗发着誓,再次欺上的唇不带任何其他方面的情愫,单纯碰触心爱的物品一样虔诚,舌头细细舔过嘴唇上每一个细小的纹理,这里略有点干了,让他运动过后多喝点水他总是不听;那里有块小缺口,是拼命忍耐时候咬着嘴唇吧?和谁都无话不谈的神,也有特别固执的时候,独自承担着其他星球还有地球上那些负面的影响;略显饱满的嘴唇其实厚薄反而最好。
舌尖透过缝隙接触到坚硬的牙齿,Luna并不急着把舌头直接伸进去,而是又仔仔细细来来回回地回味上好几遍,分开一段,好重新观察Soleil的表情变化。
热气打到脸上的频率有所增加,才只是这样呼吸就变急促这可真的是……发现到意外的一面,色彩重新染上苹果肌,果然还是这样透着红色的样子才最适合他,眼里除了水汽赤果果的全部都是隐藏不住对他的爱意,以前竟然完全没有去注意过,之前的他都在做些想些什么呢?
薄唇轻抿,Luna感觉再也没法压制住心底那股躁动,想要这个神,想要把他据为己有,想紧密相连再也不会分开。
复又俯下脑袋,这次却有了阻碍,Soleil手心直接捂着他的嘴,略带用力的向外推。
突然几次接吻吓到他了吗?
还是……
「Luna,我们…我们要做那种事了吗?」「那种事?」
「Venus经常做的那种事,做了之后Luna就不会走掉了吗?」
Venus,和他们一样主司金星的神明,距离地球更近的关系,时不时从那边带来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说的话题也尽是那方面的,对他们也算了,对Soleil也那么说了吗?
「不会走的噢。」就算不做这种事。
伸出舌头在掌心轻舔,Soleil的手立刻像受惊了的小鸟缩走,被Luna一把抓住,扣在脑袋边上。
「Luna?」
「要开始了噢。」
「诶?开始?什……」
话没能继续往下说下去,出口被堵住,还很不满地侵入条柔软的器官,并不管口腔主人本身是否没有过经验,紧紧吸扯着舌头用力纠缠,舌尖不时扫过舌根加剧麻痒感,让Soleil有近乎窒息的感觉。
眼睑缓缓合上,大脑一片空白,全部感官都只能被Luna牵引,光是单方面地被索取还不够,还想获得更多其他的……
本能地挑起舌尖,与Luna的共舞,引来的是更为激烈的渴求,如同深陷沙漠里好几天的游客总算找到水源,疯狂的不停的往嘴里灌着珍贵的水,什么脱水太久其实并不太适合一下子摄入太多通通扔去脑后。
直到舌头都开始麻痹,吸取氧气的速度跟不上消耗的速度,胶着的四片唇瓣方才分开,急促呼出的热气肉眼可见,Luna承认他后面也是有些失控,谁知道这个本该是从未知晓舌吻为何物的神会突然回应。
「哈…!Luna……你的嘴唇都肿起来了。」
热吻之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Luna又一次被Soleil打败,每次都能给他不同的惊喜,出乎意料的话语只让他觉得可爱。
可能他真是病的不轻了。
「真是的,没有你肿的厉害,感觉很好?」
「嗯……很舒服,Luna,再来一次好不好?」
「当然,就算你不说,我也正打算这么做。」
缠绵的吻来多少个都不够,变换着各种角度,想通过这一个个的深吻把长久以来的情绪与煎熬一并传递给对方。
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的,Luna整个身体都压上了Soleil,当然小心的把力道尽量都撇到别处去,不至于真的压伤了Soleil。
这是极为珍贵的宝物,不能再伤害到他。
待呼吸有所平复,指腹代替双唇再度划过刚不知道吻过多少次的唇瓣,Luna转移阵地至耳朵,那可说是Soleil最为敏感的部位之一,牙齿贴上耳廓的下一秒,Soleil猛地一震,身体向上弹起,如此近距离之下,Luna自然避无可避,被撞个正着。
「嗯……!」
也无暇顾及Luna被撞是否会痛的问题,想要抗议的嘴一张开便是个暧昧的拟声词,扭动起身体想要远离这一份折磨,却因为被压制而变成不可能。
「感觉有这么好吗?」
明知故问,Luna轻笑着更加恶意地用牙齿厮磨,在不会咬出血的前提下不时咬上几下,这就是Soleil的味道,太阳的味道都不及百分之一的甜美味道。
「Lu、Luna……啊……不行……」
「不行?是哪里不行呢?」明知故问,牙齿咬两下,舌头伸进耳蜗舔弄,「是这里不行?」改换舌头到耳中,「还是这里不行?」探寻到最深处,「或者说是……这里?」
Soleil整个双腿绷紧,不安地在床上拉动,脚趾弯起,给床单留下许多褶皱。
「嗯嗯……嗯……!」
陌生的快感让Soleil本能地抗拒,逃不开只得握起另一边拳头,和咬着下唇不让发出暧昧不明的声音来逃避。
「这样很容易出血的。」
给Soleil个缠绵的深吻,逼迫着只能张着嘴呼吸。
他还没听到回复,多半是没听见,或者压根没注意到他都触碰过哪些地方,刚作为主司神降临到现在,这点完全没变过。
真是拿Soleil没办法。
「我再问一次,Soleil,是哪里不行?」
加深记忆的最佳办法是在相反的地方重新演算,得出相同的结论,便能仿佛公式般深深印在脑袋里,即便偶尔忘记,稍加刺激,就能将之从大脑中提取出来。
且不得太急,形不成条件反射也是无用,在以为会碰到时候撤离,以为可以放松下时突地靠近,呼吸时近时远,若有似乎地牵动所有的未知神经,挑起前所未有的情绪。
衣服变得凌乱不堪,搭扣的设计在动作中轻易地松开,隐藏的肌肤暴露而出,某些痕迹再也掩盖不住。
「……嗯啊啊啊…………啊…!」
Luna纤长手指才一划过其中某个小点,Soleil的身体突然剧烈的痉挛,全身像不小心接触到雷电,电流自上而下,意志的最后一根防线总算断裂。
眼神呈现放空状态,这么持续了又有好几秒,Soleil无力的瘫在床上,额头脖子沁出不少汗。
「……这是……什么?」
「真是的,」Luna依然无奈,他都还没有听到答案,Soleil就在他计算的时间点之前率先一步到达,「我可还没听到你的回复,你这反应简直是……」,眼里不加掩饰的欲望,却出卖了他,其实他对此相当满意。
「Luna……我明明、说了不行的。」
堆积的重量承受不住,晶莹的液体自由落体,沾湿其下的枕头。
「作为神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整个星球,这话我也早和你说过很多次了吧?」
地球看来得下好一段时间的雨了,当然此时他并不在乎,人类的所作所为早该经受磨难,不然他们迟早失去那片家园,作为主司地球卫星月亮的神,其实他也挺喜闻乐见哪天人类真把地球资源折腾完了,他能离太阳更近一些。
或者干脆就成为太阳的一颗卫星,他这个月亮,早在作为主司神醒觉地那一天就开始围着这颗小太阳打转,却被迫局限于星球本身的轨道。
这么想来,被黑暗能量有机可趁,也是他老意难平的原因吧?

评论 ( 12 )
热度 ( 31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