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Let's Go To The Sea(北是/增阿)

*短打
*其实有另一对,但不是Bpro,之后再说




蓝色的苍穹,海鸥兴奋地拍打着自己的翅膀发出近似『啊啊』的叫声,金黄柔软的沙地,贝壳半露不露地休憩其上,没有风,海水反射着阳光的灿烂光泽,假装是面镜子供鱼儿们自我欣赏。
周围三三两两统共也就那么些人,天气是好天气,炙热的温度晒跑了大部分打算出行的路人。

「……好热啊。」
低声压出抱怨地咕哝声,附近没有扇子,以及其他降温的工具,是国伸起手,手心代替扇子给脸颊附近加点风。
随即想起这里并非常去的北门家私人海滩,虽然可能性很小,还是有随时有谁经过的可能性,一不留神还会在镜头里留下痕迹,这违背是国一贯的行事准则。
然而光这么直面太阳,也实在是无聊。
漆黑的眼珠在眼眶里咕噜转过一圈,是国有了主意,贴到北门背上,手圈上脖子。
「阿伦,我帮你涂防晒霜。」
「那就拜托你了噢,龙持。」听到声音感觉到动静回过头的北门,眼里擒着的满满都是笑意,面容温和。
是国的提议,他从不会拒绝。
「T恤脱掉。」
命令式的口吻,北门毫不在意似的,是国松开手后利落地抓紧T恤的下摆,露出经过锻炼的肌肉与曲线,看的是国有些恍神,北门也不计较,耐心等待是国回神。
「在这里坐下!」
「嗯?龙持,怎么了?」
「都怪阿伦没事长这么高,这样涂防晒霜,有些够不到,我的手也会很累。」
「的确是,注意龙持太专注,一时忘记了。」
脸上有些发烫,是国把这归结于日晒太久多少受到些影响,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不久前新买的防晒霜——要在阿伦的眼皮底下自己花钱购物可费了他不少功夫——也和健十好好研究过,成分还是相当不错的,今天可算可以好好看看实际效果是否真有那么好。
挤了些在手心,用手指轻轻揉开,均匀分布在手心,抹到北门背上,说来也是奇怪,阿伦虽然人高,体重在注重身材的偶像里也算很轻了,还能这么宽阔,只要在他身边,就很放心。
新的防晒霜的香味随着涂抹,慢慢散发出来,果然和想象中差不多的味道。
「阿伦……闻上去好好吃。」
「好像真的会被吃掉,」北门十分夸张的配合做出惊恐的表情,口气里却不自觉带出几分愉悦,「龙持,请你手下留情。」抑制不住的笑意充分显示他的乐在其中。
「……」
北门的反应显然是国十分不满意,盯着尚未完全涂抹完全的后背,为了方便他上手阿伦特地脸对着地面,看不到他的表情变化。
吐出粉红的小舌头,是国又是一个计上心头,禁不住透出的笑声并不亚于他们某次的海岛外拍。
再度拿起瓶子,这次图省事直接往北门背上倒,都还没来得及挤出来,手臂上多出个重量一拉,也不知北门是怎么做到的,拉过的同时旋过身,是国准确地落入怀中。
「真是的,还有一点没有涂到的!」
小声的抗议,是国装模作样挣扎两下,也就放任北门圈着他,胸口跟着薄薄的T恤贴上北门的,尽管天气炎热,仍是舍不得离开温暖的怀抱。
「已经足够了噢,接下来,该我给龙持上防晒霜。」
「衣服穿着,还有这个姿势,背后上不到啦!笨蛋阿伦。」
「是这样吗?」喉咙里压出笑意,北门也在手心挤出一些防晒霜,嘴巴贴近耳边,「龙持的身体,就算不看,我也一清二楚,」由下而上滑进衣服下摆,「是吧?龙持,不会有遗漏的。」


增长嘴里慢慢咀嚼着方才王查利他们买来的碳烤大片鱿鱼配上特制调味酱,老板贴心地将之切成刚好一口的小块,不至于吃的时候把酱汁弄到嘴上,也不至于吃相难看。
这家的手艺很不错,鱿鱼Q弹可口,酱汁恰到好处不会太浓也不会太淡,又不至于吃过就忘,能有回味。
把这份小食的王查利等人早跑远去别的地方了,沿着海滩一边大叫着『热死人啦!』『这什么鬼天气!』一边奔跑着时不时弯腰可能是在捡贝壳,甚至开始脱了衣服到海水下凉快凉快。
对此增长唯有摇头的份,既然那么热,就该待在边上,平静的看看书或者欣赏欣赏风景,心静自然凉。
不过今天是难得可以放松休息的时间,不管他们了,竹签插向下一块鱿鱼,准备送进口里,却打个弯,手腕被握住往旁边挪动,要想挣回来不是做不到,然而增长并不想那么做,任由对方把原本属于他的美食夺走。
耳后方传来享受美食的声音,以及头发擦过肌肤的麻痒感,外加因美食而愉悦上扬的哼哼声。
目光随着脑袋旋转,果然是意料中的人,「……悠太!!真是的……。」声线拔高两分,倒不含半分责备,反倒隐隐透着担心,阿修的脸被晒的通红,手里拿着盒炒面,却不在外露的肌肤上见着任何汗水的痕迹,别是中暑才好。
「别人手上的比较好吃嘛!」
阿修自然不知增长的这点小心思,口里的鱿鱼块吞掉,很是理直气壮来了句。
「这样……」面对这么孩子气的阿修,增长自是只有心里摇头的份,不过看来也不会是中暑,引领阿修坐到他的边上,「悠太,坐在这里,之前玩了什么好玩的,晒的有点夸张。」
「龙酱发现了枚贝壳,上面的纹路好漂亮,像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像是摁下了话匣子开关,阿修滔滔不绝的说出他在这之前,和好友是国在沙滩上的见闻。
光是语言仿佛无法好好形容,双手并用也顾不上炒面或鱿鱼,比划着拼命翔让增长知道贝壳究竟有多漂亮。
「于是不服输的悠太,也想找一枚贝壳作为战利品留作纪念。」
「因为真的很漂亮!也想送给健健还有刚亲,结果他们还说什么『阿修你几岁啦!还喜欢玩这个!』『热衷贝壳,悠太你是娇小可爱的女孩子吗?』」模仿着自家组合另两位成员的语气,最后没了法子,不让他捡难道他就不能捡了吗?大不了不送给健健和刚亲!这会儿又想起那口气,就十分火大,阿修脑袋上肉眼可见地冒出烟。
「那么,找到了吗?贝壳。」
「找是找到了不少啦,」口袋里掏出一把贝壳,有些已经由于没注意而裂了个角或者碎了一部分,完整的就没几个,「但我没有龙酱那么好的眼光,找不到更好看的,本来还想松一枚特别的……」
小增。
「我倒觉得悠太有悠太的看法,不一定多华丽,但是很可爱。」
「是吗?小增喜欢吗?」
「悠太挑的贝壳,不会不喜欢的噢。」
「那这两个,给小增!」
「谢谢,」小心的结果,增长笑意满满,提醒,「悠太不吃了吗?炒面不像鱿鱼,冷掉口感就会差很多。」
「噢对!谢谢小增提醒!」拿起炒面盒里的叉子卷起来往嘴里送,看悠太吃东西果然是一种享受,比自己领略美食更美好的体验。
没多久炒面几乎见底,却打个弯,手腕被握住往旁边挪动,要想挣回来不是做不到,然而阿修只能傻不愣登地看着增长,任由对方把原本属于他的美食夺走。
「真的耶,别人手上的食物比较好吃。」




评论
热度 ( 11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