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Kiss!Kiss!Kiss!(增阿)试阅

*试阅,之后新刊内容不再放出
*本子因为各种原因砍了一篇,土下座,之后会补上
*欠和南的增阿单本也会努力的




学生会长北门在直升机上致完最后一句辞,同时宣布再过两小时后夜祭正式开始后,信守了他的承诺,后夜祭的相关事宜,副会长增长都可以不参与。
有了这自由,增长稍作休整,迈步走出学生会办公室,往平日里绝不能过去的风纪委员会走去。
这学校里三个为学生服务的组织:学生会、风纪委员会、万事屋,除开万事屋直接接受各个学生单独的委托,不受任何一方约束外,学生会与风纪委员会向来不合。
学生会总是说: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包括举止仪容都得遵照规矩来,希望大家都专注学习与相关的社团。而风纪委员会则是说:只要品行良好遵纪守法,个性才是最重要的,没有必要非得隐藏自己的情绪与喜好。出格一些也没关系。
可能学校刚创立这两组织时,刚好两边成员个性理念就是这样的,后面加入的成员也都是那样的,就延续了这一传统。
彼此互相看不上,要在平日,在哪里碰上了,就算是温柔似水的学生会长北门都会抓狂,一场口腔舌战是免不了的,矛盾升级还会来一场学业相关的擂台赛。
身为学生副会长的增长自然不能免俗。
偶遇之外也就学校重要活动时候才能勉为其难的坐在一起讨论,往往最后还是得PK一番再得出共识,双方成员都是尽量避免和对方成员碰面的,总在普通学生面前闹起来总不太好看,去对方办公室根本想都不要想。
北门那一声令下等于给他脱下了学生会外衣,这一刻他不再是学生会的副会长,而是单纯凤凰高校的二年级学生增长和南。
可以正大光明的和恋人碰面了。
没错!他,增长和南,和风纪委员会的成员,阿修悠太,目前正在交往中。

他唯一的,喜欢的人,想要永远在一起的人。




期待已久的学园祭终于来临,尽管那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也足够让学生们全身所有的热情都被调动,为这凤凰高校最大的活动做着准备。
选择合适的或班级或社团或私交好友组合的活动场地,决定活动的种类与主题,制作相关的服装与道具和财务预算,租赁需要使用到的各种辅助设备,技能的锻炼以及彩排。
光是审核递交上来的申请表单填写正确与否,和确定各班级或社团安排的活动与表单相符,同一个划分区域不被重复申请,加上还有自己班级和学生会的活动,增长就忙的焦头烂额,几乎连吃饭上洗手间的时间都没有。
要和本就分属不同组织,还不是同一年级,不在同一栋教学楼的阿修见上一面,由此变得极为困难。
「一年D班,你们借家政教室时没有按照要求清洁,驳回你们开咖啡店的要求,重新提交个别的项目!」
把手上的驳回表单交到班长手上,这天需要驳回的问题件里刚好有一年级的,增长排查了下优先级,拿着这份去到一年级的教学楼。
「……副会长,不能通融一下吗?」
「食品活动注意卫生是必须的,等明年吧,我期待你们的表现。」
「是!非常对不起!」
悠太所在的C班是离开教学楼的必经之路,这时候就算是学生会的找他人,也不会有学生怀疑,都是为学生服务着想的组织,纵使多有摩擦,在校园活动上他们绝不会因为看对方不顺眼,而不配合工作导致活动上出现的纰漏。
「悠…阿修在哪里?理科教室的检查进度怎么样了?」
「学、学生会副会长大人!!……啊…阿修的话,刚才好像说是要去家政教室,增长学长不是从那边过来的吗?」
「刚才是指什么时候?」
「嗯……5分钟之前吧!」
家政教室距离一年级教学楼不算太远,保险起见他又去家政教室和负责人核实过,在这过程中错过了吗?
「增长同学?你是过来找阿修同学的吗?他倒是来过,说是来找你才刚走,我和他说你应该在一年级教学楼,然后他冲体育馆那个方向去了,你现在速度快点兴许还追的上。」
加快脚步,几乎用跑的回去家政教室的增长却扑了个空,连个悠太的背影也没见着,就听到负责人和他说起,悠太早先他一步来了,又先一步走了。
只是先走一步的地点,增长露出苦笑,悠太的方向感不太好,运动细胞又极强,大概负责人都来不及追上指个正确的方向。
「悠太?我倒是看到他冲我这跑过来,但没有进来,从小道那穿过去了。」
然后体育馆也是。
「那个风纪委员的话,到图书馆去了,刚才他还在找你。」
实验楼也是。
「他很着急的说和你有事来着,副会长大人你要小心啊!」
图书馆也是!
连续持续了有许多天,即便勉强排了得以有间隙能去找对方,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错过,甚至看到背影没来得及出声,就先被其他什么事打断。
连续的忙碌,和始终见不到恋人的双重压力,使得增长变得十分焦躁。
放任焦躁情绪持续下去不行,会影响到他的工作,增长暂时把手头的工作分给别人,感谢他有四个得力的干将,能让他稍微喘息个半小时到一小时。
走去通常情况下没什么人上去的天台,增长趴在栏杆上,长长舒出口气。
只是因为见不到面就这么失态,对普通学生也拿出对着风纪委员时的那一套,根本就不像自己。
稍早之前他还拿这点说伦毘沙,现在看来,就算他也病的不轻。
一直以来,也都是靠悠太,他才能排解身上的苦闷,还有各方的压力。
不知不觉,原来他对悠太的依赖竟有这么深。
想见你。
想快点看到你灿烂的笑容,听到你无邪气的嗓音。
悠太。
「真是的!健健和刚亲好过分,那样使唤我,那我不就碰不到小增了嘛!」
天台的门没多久再次被打开了,出现在听到声音下意识去看是谁来找他的增长面前的是,嘴里嘟囔着的都是对同组织伙伴抱怨的阿修。
前一秒他还在想着想要见到的人。
这一秒就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了,增长双唇开合才好几次,然后才缓缓的吐露出两个字。
对方的名字。
「……悠太。」
「小增!!!」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阿修自然是没能注意到,好不容易摆脱金城和爱染两人的合围随便找个了高处就上了的自以为不可能会有人的天台,其实也早已有个人。
听到叫他名字的声音很是耳熟,阿修这反应倒是十分迅速,身体比叫出对方名字的声音还要更快,直接无助跑飞扑向增长。
「欸?小心啊!」
被阿修举动吓到,增长慌忙上前把人接住,他分明看见扑过来的路线上有小石子,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不足以让悠太跨过那颗小石子。
稍微重拍两记后背,「悠太!再怎么说,这样也太危险了,要是摔倒了要怎么办?」
「抱歉抱歉,看到小增太激动了,一不小心就……」
未了还嘿嘿笑上两声,脸颊飘起红云,吐出半截粉红色的舌头。这笑容真可爱,可爱到佯装前辈生气的样也没法继续,装不下去。
「我听说悠太你也一直在找我?」
阿修用力点头,嘟嘴对着增长,「小增小增,你听我说,健健和刚亲他们好过分的……」
增长边听边露出复杂的表情,听起来悠太和风纪委员会的成员相处的越来越好,当初还是他推荐悠太去风纪委员会的。
果然没错,比起安安静静的学生会,还是热热闹闹个性十足的风纪委员会,更适合活泼的悠太。
「但是悠太很喜欢风纪委员会的工作吧?准备学园祭是忙碌了点,悠太也乐在其中吧?」
「这倒是,听我说,小增,之前二年F班的……」
眼见悠太又开始滔滔不绝,最后又是个吐舌的样子等着他的夸奖,增长想也不想,就着两人几乎没有任何身高差的优势,舌头舔上阿修的。
「我之前就想说了,这个吐舌的小动作,不太礼貌,容易被人误会,也可能让人有可趁之机。」
「小增……」
原本属于阿修的粉红,已经彻底转变成阿修最喜欢的草莓颜色,心跳速率快速提升。
有时候,无需言语,你也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广播广播!学生会副会长增长和南同学,听到广播以后,请迅速到学生会办公室,有要事找您!再广播一遍,学生会副会长增长和南同学,听到广播以后,请迅速到学生会办公室,有要事找您!』
广播里传来广播社社员字正腔圆的好听声音,重逢的喜悦使得增长完全忘了他只有这么点时间。
同时,天台的门再次被打开。
「阿修!!!原来你在这里!真是的!路痴也该有个限度,增长!这家伙我就先带走,学园祭之后再还你!」
两人只得相视一笑,额头相抵过一秒,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中去,再如何深爱对方,作为凤凰高校的学生,首先得要履行学生的职责。

评论 ( 2 )
热度 ( 4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