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Halloween(时音)

*速写,短打



「我回来啦!」
回到门,回到家,在其中迎接自己的是——
「欢迎回来,音也。」
——最为喜欢的人。
基本上和计算中的差不多,时矢在接住飞扑过来音也的同时,仍能保持直立不倒。
大手抚上后脑勺轻轻抚弄的同时,享受着磨蹭在颈窝胸口处毛茸茸的触感。
嗯?毛茸茸?
他是知道音也的头发一根根特别碎,稍微长一些就有些刺猬头的感觉,实际上相当柔软,摸起来的手感非常好。
但绝称不上什么毛茸茸。
现在的触感更像是某种动物身上的毛发。
拍起音也的背,让音也暂时先放开,时矢眯起眼上下打量起了音也。
脑袋两边多出两个毛茸茸的耳朵,身上是难得的全黑,质地还不错的皮衣皮裤,缀着少许纯银的装饰物,两边的裤袋特别宽大,目测里面已经装了不少东西,鼓鼓囊囊,双腿之间有着一段上宽下细和耳朵相同质地的……尾巴。
脸因为兴奋而红扑扑。
原来如此,今天是那个特殊日子吗?
音也特地这种打扮,刚才都去干吗了他也能猜到个大概,也不想想都已经多大了,还在玩那一套。
但是想想早乙女学园那会儿不兴这个——原因出自那个随时可能给他们搞点事的社长——当时也忙着一起出道毕业live的事,更早些的时候……或许音也就是喜欢这种大家一起过节日的氛围,昨天也提前给今天外宿工作的塞西庆了生。
「……小……狼人吗?这身打扮?」
理智上当然知道音也这是装扮哪种,但怎么看,也还是只觉得可爱。
可爱的,红色的,大狗。
话到嘴边时矢慌忙改了口,这时候说音也更像只狗,百分百会引来音也的反弹。
虽然大声叫着,『才不是大狗!是狼人!』,的音也反应肯定很有趣。
「不愧是时矢,被看出来了。」
音也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兴奋,看这个反应,其他伙伴们估计……
「因为一目了然。」
「既然被发现了,那开始咯!」音也摆出了个(自认)非常有气势的动作,双手,应该说是爪子了,戴着野兽爪子样子的手套,「Trick Or Treat!不给糖就捣蛋!」
「哦呀……」时矢失笑出声,一如预料中的反应把他给逗乐了,托着下巴,偏过脑袋,「音也觉得我这里会有糖果这种东西吗?」
「没有吗?」
「不可能有的吧?」
「说…的也是,」
两个毛绒耳朵仿佛和主人低落下来的心情一样垂下来,比起恶作剧,音也更期望糖果是吗?
时矢开始后悔没有稍微准备点类似的东西,最近也开始出现一些低卡路里,甚至是零卡路里的零食小点,口感还不输普通的高热量食物,对他们来说是种福音。
「没有,也没办法!」没两三秒,音也把吃不到时矢准备的糖果的事给放下,来之前他一路问小真他们要来的糖果也足够多,少一份好像也没什么,「时矢,听我说!听我说!小真他们好过分的!」
为了这一天,音也没少做准备,还向那月,林檎老师还有七海讨教了衣服如何剪裁搭配的问题,虽然后来还是因为太过忙碌拜托了社长帮他搞到这套衣服。
除了塞西尔有外宿工作外,他们的工作都只有半天,最晚到五点也就结束,lucky!
信心满满地音也很是兴奋的自社长那取了衣服,换上,踏上了要糖的旅程。
每一个伙伴也都像是商量好似的,各个在敲门没三下之前给他开了门,也都给准备了一看就极为用心,或亲手制作,或光包装就知道必定特高级的各色点心糖果。
但是他们每一个的第一反应都必定是,『好可爱的大狗?/哪来的地狱大狗要来捣蛋啊?』
太可恶了!
他这打扮哪一点像狗了?分明是帅气的狼人,又凶狠,又酷酷的狼人。会在月圆之夜撕裂一切的狼人。
果然……
音也说着说着就鼓起两边脸颊,分分钟脑袋上似乎能出现冒烟特效的反应,让时矢憋笑憋的有点辛苦。
「连小真都这么说!」
「圣川,给了你自制糖果?这点你就原谅他吧。」
「嗯!说的也是,小真的手艺超好!」用力点头,音也姑且原谅了头号亲友真斗,「小真不像莲他们还说什么我这样的狼人吃不了任何人,反而要把我吃掉!什么意思嘛,我不能吃的。」
这些人……
时矢表情立时暗上一层,绝对是故意通过音也说给他听的,也绝对真含了那部分念头,但是现在这不是重点,任由音也这么继续下去,今晚的某些预定节目可就不知哪时才能进行。
「音也…」
「嗯?怎么了?」
好心的开口,提醒,「不给糖的捣蛋不需要了吗?」
静默三秒,音也傻不愣登的「啊……!」总算想了起来还有这么回事。
「不需要了?」
「没有不需要!没有不需要!嗯……我想想……那、那就,等下只要我喊停或者求饶,时矢就必须停下来。」
「噗!」
时矢终于还是没忍住笑出声来,为什么音也每次的反应都能给他这么有趣的体验。
不过既然音也都开口了,当然他也没有不应承的道理。


「每次都没法自持控制不住求我不要停的你,这次说停就得停,这可真是个新鲜的体验,那就这么办吧,音也,希望不要让我太失望没多久就后悔噢。」



评论 ( 6 )
热度 ( 27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