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あなだに伝いだい(增阿)中

*北是视角增阿
*北是剧情略多,没法单纯看成王子视角,同时增加上tag
*不能接受者慎入
*本来打算出本后再公开的,但是这个月发的游戏相关太多了,果然还是文更好吧,为了证明我有在产出←快忙疯





「龙持……?」

回到房间,北门略带惊讶的发现是国已经回来了,抱着个抱枕歪倒在沙发上,脸颊『嘭』的起了两块小肉球。
他和阿和交流的那个大厅,是电梯到他们房间的必经之路,半途似乎是有看到某个小小的身影一闪而过。
在是国旁边坐下,北门伸出右手食指轻戳了一记,是国没有什么反应,忍不住又戳了一记。
「阿伦!!!」
发出警告的声音,是国瞪了北门一眼。
「终于肯看我了呢,」北门的声音依然温和,拨开是国的一边头发夹到耳后,「一回来就是这张脸,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特别的。」
闷闷来了一句,是国默默撇过头。
这是他的问题不是阿伦的问题,再稍微过一会儿就能恢复。
应该。
「是吗?」北门似笑非笑,显然是不怎么信是国的说辞,仍是顺着往下说,「我这里倒是有件特别的事想让龙持知道。」
「……特别的事?」
「嗯!龙持有兴趣听吗?」
「反正无论有没有兴趣,阿伦你都是要说的。」
「阿和,」顿了顿,北门不否认有故意的成分在。果然,龙持眼里闪现异样的神色,在头上安抚性的揉上几揉,「他……」
「欸?!!!」
数分钟后是国跳起来,忘了本来是侧躺着,差点没摔下来,被北门眼疾手快的接住,顺势揽进怀里。
「阿和也喜欢上了悠太?!」
是国眼睛立刻换上震惊与惊喜的神色,北门低头在他额头上轻啄了一下,「安心了?」
「什么安心,发生让我不安的事情了吗?」
「没有,是我误会了,龙持有什么想法吗?」


加入B-pro以来,混合交叉组合的工作也变多了,有时候也会出现一些奇特的组合方式。
运动饮料,字面上的意思,可以给运动前后给身体增加的饮品。这次被选上拍摄这一广告的分别是キタコレ是国龙持,thrive阿修悠太以及MooNs音济百太郎。
据说是三人身上有着相似的地方,特别合这一款运动饮料的主题。
广告的部分全部结束,接下来就是各自拿着饮料的广告宣传用照片。

「到底是有哪里相似啊?」

从口袋里掏出棒棒糖,瞅了眼包装,可惜不是蓝莓味,不过葡萄口味也还凑合,熟练的剥开放进嘴里,甜甜的味道立刻扩散。
是国单人的部分刚刚拍完,接下来是音济的部分,阿修的部分则是在是国之前就已经完成。
周围暂时没事待机的其他staff们,低声谈论着这次拍摄的相关事宜,说及会请这样三个人来代言的原因时,刚好被是国听个正着。
三人之中最匹配『运动』这一形象的,就只有悠太,他和百至少看上去就不像是很有运动系感觉的人。
「龙……酱!!!」
听到声音,是国本能的往右边小跑了两步,阿修冲着是国原来的位置扑过去,却扑了个空,差点摔倒,踉跄的几下勉强站稳身体。
「龙酱!你这样突然走开,害我差点就摔倒欸!」
阿修立刻向造成这结果的罪魁祸首控诉。
「是不经同意就乱扑的人自己不对!」
「龙酱……」
委屈的情绪立刻写到脸上。
「卖萌也没用!」
「唔!」嘟起嘴,阿修坚持了两秒钟就又恢复原状,「不说这个,龙酱你一定要帮我!?」
双手合十,阿修向比他矮了不少的是国弯下身体,做出了祈求的姿态。
「抱歉!因为我实在是想不到其他人了!」
「那就,等百这边结束之后,回去的时候说。」
「百亲……」
阿修脸上露出难得为难的神色,是国被他以各种理由缠着到处游玩(甜食相关除外),有时候也会嘴里说着差不多意思的话,表情上倒一如既往,倒也还算习惯。
这次却有所不同,就像是害怕或者说逃避被百知道,是和百相关的什么人?
是国脑海里立时浮现某几个画面,能够牵扯到百的,不外乎那么些个人,要在背后说什么人……这对悠太而言也是很新鲜,看来的确发生不得了的事。
「这事我只想让龙酱一个人知道!我们可是大亲友,龙酱喜欢的之前那家店的限定蛋糕,结束之后我请你吃到饱!」
眼珠迅速转过一圈,是国心里有了点主意。
「真没办法,既然有限定蛋糕,听你说说也可以……」
「太棒了!」
阿修欢呼了声,拉了是国就往他早已看准了的,短时间内完全不用担心会被打扰的地方跑过去。
平日里即便明知道龙酱是有着恶作剧的心思,也因为龙酱的表情太可爱而心甘情愿配合着往下跳,这时候的阿修悠太,却完全没有发现。


说实话,是有被震惊到的。

难得没有任何通告可以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休息日,更重要的是,健健和刚亲似乎有什么事又出去了,真·做任何事都不会被打扰或者碎碎念,虽然说了他也不听,但是不被打扰总是美好的。
先是好好的睡上一个懒觉,然后利用冰箱里的食材做一顿超级美味的午餐,下午的时间还长,他可以好好想想可以做点什么。
像是可以去买一块之前和龙持说起过的蛋糕,都刊登在杂志的评选排行榜上,光是想象都能感受到一定很好吃,还不是限定不必担心会买不到。
说起蛋糕,之前小增的那个蛋糕到最后也没吃成,有点可惜。看蛋糕的样子,还有被小增摆满了整个蛋糕面自己恶作剧偷吃了的甜甜的草莓,他可是很有自信一定会很好吃的。
可能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心声,过不了多久门铃就被摁响,一路小跑着开门之后,门外站着的刚好就是小增。
「小增来找我吃蛋糕?」阿修脸上很明显带上兴奋的神色,整张脸都染上比头发更深一层的红色,「我都还没为之前的恶作剧道歉,最后还是把草莓给自己吃了,小增还特地给我重新做个草莓蛋糕!小增你人真好,来,这边坐!」
增长还有些许犹豫,阿修不容分说的把人摁到座位上。
「只是颗草莓,没必要道歉,倒是我们组的晖害你没能吃成蛋糕,我有点过意不去。」
「这种小事不必在意的噢!」
和想象中一样,草莓蛋糕真的超级好吃,在这天之前,小增也不是完全没有做过蛋糕,他也不是没有尝过,都没有像今天这么感觉好吃。
身为一个隐藏的肉食动物,阿修很快察觉到增长的视线始终打在他身上,对自己做的蛋糕毫无兴趣似的。还把自己那份让给了他。
然后有些事就如同意料之中一样的发生了。
口腔里不断挑动的柔软物体让人感觉很舒服,忍不住就想一起回应,意识不自觉飘走,浮浮沉沉的仿佛置身于水中。
结束之后他和小增都没说什么,彼此心照不宣,只是他稍微有些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也是不明白这行为本身的意味。
当然没过多久他就从健健嘴里知道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深吻,是属于某些特定对象之间的行为。
话虽如此,对方不是特定对象,而是同个组合的同事,玩的比较好的人员之一,却不让他感觉讨厌,甚至,开始有了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
像是吃肉时,总不自觉地模拟动作,将之想象成小增的……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地热起来。肉质所特有的水分,仿佛都不存在,口干舌燥的。
或是嘴里没有东西可以咀嚼或不说话时,无意识地舔弄嘴唇,还有口腔里的天花板。
不够,只是那样还不够!
这样旋转可以吗?还是那样动会更好呢?
得两个人都感觉舒服才可以,毕竟不是只一个人就能享受到的。
嘴里酸酸甜甜的草莓味道似乎还残留着,在那之后他又买过好几次草莓蛋糕,都比不上那个下午小增拎来给他的,饱含小增心意的,小小的两块草莓蛋糕。
哪天还能再吃一块就好了。

还有,那个吻……






评论 ( 2 )
热度 ( 9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