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愛おしい人のために(增阿)

*最近游戏玩太多的结果
*增阿ver总算完成
*文里的游戏和我们玩的那一个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别来和我说什么时间不对之类的问题




两边太阳穴用力摁了摁,长呼出一口气,拿出手机确认的确收到某封邮件,增长才感觉比方才好了一些,按下箱式电梯的上升按钮。
进入电梯之后,倒没有去摁MooNs所在的楼层按钮,而是其下一层,同属于Bpro却是另一事务所旗下组合所在的楼层。
接到伦毘沙的电话之前,他刚好洗完澡,因为要事要来大厅,虽说是艺人专用公寓,之前也不是没发生过外人入侵事件,为防万一穿的便服,直接去其他房间也不算失礼。
倒是有做好思想准备,伦毘沙单独约他不会有什么好事,只是没想到会是那么无聊的原因。
最近自己所在组合中也有某两个,不时凑在一起,玩弄手机,由于没影响到工作本身,游戏本身也是与他们息息相关的,所以他也没说什么。
就连伦毘沙都沉迷其中……
也和他没什么关系,反正伦毘沙那个人,就算是玩游戏,也能轻松又完美的完成,也不忘来和他炫耀一番。
增长眼神黯淡一瞬,很快恢复正常。
在这期间,他所要去到的楼层已经到了,正正身体,在恋人面前,总不好露出那样的表情。
唯独悠太,不想被看到丢脸的样子。
王子…大人……呢。
尽管他从未觉得自己能够担的上这一名号,也并不适合,无论从哪方面看。
摁下门铃。
静静地等待屋内的人来给他开门。
通常过不了几秒,就能听到门内传来蹦蹦跳跳的脚步声,这点倒是和自家某位组员略有相似。
『那个粉头发的,表现还不错嘛!』
『你不知道吗?他没少下功夫,现在还能有这么努力的人,也是不容易。』
回来时刚好听到今日负责悠太他们片场的staff在评论,其中一个还是以严厉著称的监督,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悠太的闪光点,得到这样夸赞的悠太想必工作上进行的很顺利,无论作为队友还是恋人抑或是对年下者的鼓励,他也该开口夸奖一下。
不过听来听去不过那几句,就算早被听腻也不奇怪。
也就这种时候,增长才会对北门有些小小的,只是小小的感到羡慕,可以随时随地不带重复的说出对是国的夸奖。
里面还没有任何动静。
增长脸上出现疑惑的神色,是他来的时间不对吗?悠太在洗澡,不方便开门?
掏出手机,滑开指纹锁,犹豫了下,重新放回口袋,快速调整好表情,再次摁下门铃。
「啊……!」这次总算有了些动静,但是听起来相当不妙,然后是有什么东西掉下去的声音,跟着又是好一阵乱七八糟的脚步声,夹杂些许撞击声,增长表情渐渐转为紧张,门在这时被打开,「!……小、增……!!为…怎…」接触到增长一只手还悬在门铃附近,阿修的身形顿住,神色立时变得十分尴尬,「已经来了多久了?什么时候的事?抱歉,我完全没注意到铃声。」
侧身把增长让了进去,带上门,回头脑袋搁上增长后背。
「……抱歉,小…增……」
「这个事到此为止,」增长拉过阿修至自己身前,上上下下仔细检查,「倒是悠太刚才撞到哪里了吧,还好吗?有没有哪里觉得痛?」
阿修慌忙摆手,「没事的,没事的!是pad和手机掉地上了,没有哪里痛,没有哪里……痛…!!」
「果然有些擦破皮了,」终于,增长在膝盖下面一些的地方,找到破皮的痕迹,「好在没有出血,不过为防万一,我做下应急处理,悠太你坐这里,」因着自家组员里各种状况也并不少,几乎是出自习惯放进口袋的喷雾,没想到会在这里派上用场,「真是的,捡东西也要注意周围,小心为上,知道吗?」
「噫……」
倒吸一口气,喷雾消毒带来的疼痛,远比破皮本身要大,阿修龇牙咧嘴合上一边眼睛。
「这样应该就没问题,明天是休息,后天不会再有痕迹,」重新确认过没有其他需要用到喷雾的地方,收进口袋,增长撑着大腿站起来,改坐到阿修边上,「还有哪里不好吗?有些伤表面上未必看的出来。」
「多亏了小增的应急处理,已经没有了噢,」轻搔脸颊,阿修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是个意外,却能让小增这么紧张,隐藏的兴奋情绪写到脸上,「就是pad摔的角度不太好,有个角被磕到了,别的再没有了噢!」
眼里的其他意味也十分明显。
「那就好,」在阿修把磕坏的部分展示给他看之后,增长似乎是真的放心了,手抚上阿修的头发,感受阿修一如既往歪过来的角度,「今天也在拍摄现场表现的很好,之前的练习成果体现出来了呢,悠太。」
「嘿嘿嘿!果然小增也已经知道了,怎么样怎么样?小增要给我捧场吗?」
「是呢,得好好调整工作安排,然后去给悠太捧场。」
「嗯!!!」
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却直接得到同意的答复,阿修的情绪立时高涨。
伸出自己的手——要被thrive的另外两位看见,百分百得要说上几句,『你几岁了?还玩这一套!』『天真浪漫也该有个限度,你们都别惯着他。』诸如此类的话——竖起小拇指,「约好了噢!」
「约好了呢,」勾上小指,增长被阿修孩子气的举动给笑弯了眉眼,非但不觉得幼稚,反而觉得有些可爱,顺手把阿修拦过来,脑袋贴着肩膀,「所以之前也是因为这个太激动,把手机pad弄掉了吗?」
想象中的回应没有出现,反而手里的头发不再柔软,身体也在瞬间僵硬,低头看去,颜色自阿修身上逐渐褪去,最后终于彻底染成了白色,大张的嘴巴,让增长有种如果不把它捂上,就会有什么东西从里面飘出来,造成不良后果的错觉。
「悠太?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转过来的脑袋发出『咔咔』机械般的声响,发出的声音全没有了温度,「小…增,对…不起,对不…起。」
「欸?悠太做了什么?哪里对不起我?我可是相信悠太不会是个浮气的人。」
「小增,本来想在游戏里也拿到第一,告诉其他玩家,最想得到的那个人是我的,结果却连一张都没接到,就差最后一分钟,75pt。」
游戏……
猛然跳出的,再还没半小时之前,深度刺激到神经的关键词,增长脸色,不太好看了。
「抱歉啊,小…增……」
仔细想想,两人的线上交流,最近的确频率减少了许多。
「难得小增拍的那么漂亮的花嫁写真,整个Bpro只有我没能接到。」
花嫁……
上个月接到的offer,拍摄前一晚他还在担心找不到那个感觉,不管怎么说,形象上Bpro其实有个比他还要更为适合的人在。
『小增有小增的魅力,我觉得,小增又温柔,又亲切,知道的事情又多,更匹配王子花嫁的称号。』
后来拍摄倒是出乎意料的顺利,得到了staff的一致好评,刊登上杂志,发行之后还引发了不小的骚动。
刚好也有个投票,他由此排上了第一名。
让悠太心神不宁了好一阵,差点影响到了工作,好在依然不服输的心态努力练成。
这么快已经拿到授权,被做成了游戏?完全没有录音的offer,大概是提取了平日里的声音,『最想得到的……』剧情恐怕也是直接取用了那一段。
「那么,告诉我。」
「小…增……?表情有点……」
「游戏里那个虚拟的我,现在就在你身后的我,哪个比较好?」
静默三秒。
增长被猛一转身的阿修扑倒,两人双双倒在柔软的三人沙发上。

「小增就好!」

颜色重新回到阿修身上。

「很好的回答,接下来,是给好孩子的奖励时间。」



After Story


手机画面上显示的是一条Twitter,本身的内容没有几个字,附带的那张照片是最新游戏里的排名卡牌。
身着浴衣的悠太。
刚听说要让悠太去制作烟花的时候,还担心了好一阵,万一发生个什么意外,可能就此没法继续在同一个地方继续工作。
好在,什么也没发生,还制作出了非常漂亮,包含他们所有成员印象的烟花。
其中还有一个特殊的,隐藏的,唯有自己能够读懂的某个烟花,大概也是寻求过了各方意见。
此刻这个人就在自己的身前,双手撑在脑袋两边,跨跪在沙发上。
「不愧是小增,这么快就接到了!」
「稍微研究了下组合和难度机制的结果。」

「那么,告诉我。」
「悠太……」

「游戏里那个虚拟的我,现在就在你身前的我,哪个比较好?」

评论 ( 4 )
热度 ( 6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