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Belong To You(增阿)

*灵感来自于最新活动图透
*爱染视角,增阿本身的戏份不多
*thrive→悠太




晚上灭着灯的空旷客厅,是爱染健十最为讨厌的地方,这总能让他想起当年,一个人坐在长长的餐桌前,桌上是早已冷掉的饭菜和千篇一律的外出留条。
但其实都是假的,那天早上他清楚的看着他的母亲走出家门,拖着个行李箱,就此再未打过照面。
留条还有饭菜大约是最后的良心,拜托邻居或者别的什么人,前后加起来也不过一年之久。
姣好的面容可以赚钱,偶像出道后能获得更多粉丝、更多欢迎,海选进入少年班,正式成立thrive后,这情况便少了许多。
一方面也是因为工作忙碌,年龄也增长,结束之后各种约会也由此变多起来,大家也都是玩玩,无需担负任何责任。
另一方面……

「悠太,」听到门读取电子卡片的『叮』一声,爱染按下门把,今天的thrive工作安排,刚士那家伙那么较真多半是还没回来,那里面还留着灯的是,「现在可是十二点都过,这时候还不睡,还玩平板游戏,对皮肤来说可是大忌,偶像是靠脸吃饭的,你这样大概做不了几年。」
果然还是悠太,在体贴人这点上,恐怕他还是略逊一筹。
几乎整个身体都摆上长条沙发,腿上放着个平板电脑,背靠着椅背,略有点肉肉的手指不间断地在电脑屏幕上敲击滑动,有着和灯光差不多颜色的粉发少年闻言抬起头来,就这二三秒的功夫,屏幕上跳出『Game Over』的字样,附带失败的提示音。
阿修眼角含泪,鼓起脸颊两块苹果肌,「真是的……都怪健健突然和我说话,害我输掉了啦!」控诉。
「我是为你好!」爱染没好气的,「再说,你的技术不行,还怪我咯?哪有这么快就会全扣完的?」
其实,他都知道的,少年这时间点不回自己房间玩游戏,还把客厅的灯光亮着。屏幕那点光足够玩游戏,虽然对眼睛不好。
之前也发生过好几次类似的事情,那时候thrive的另一成员也在,是个特别固执,虽然音乐性好,但完全没有协调性和礼貌的家伙。
『这灯,是你刻意给我留的?』
他当时是这么问另一位同伴,这个粉发的同伴年龄太小,还是爱玩的年纪多半想不到那么多。
『哈?我为什么非得要做这么麻烦的事?自己的问题自己处理,没影响工作谁要管你!』
得到了出乎意料的答案,自己当时什么反应来着?
也对,那个粉发少年别看总是大大咧咧、做什么事都笨手笨脚、天才级别的路痴,其实是个相当细心的人。
『喂!也不知道阿修那家伙干吗非要等你,你不要忘了给他道谢!』
『好好叫我的名字,我可是有爱染健十这名字的,刚士你这家伙……』
不是有悠太在,这个thrive大概早不知被掀多少次。
『悠太,怎么想到帮我留灯,还特地等着我?』
『欸?每次健健回来晚了,要是这里没开灯,也没人,就会露出很……让人难受的表情,我不喜欢健健那个表情。』
眼睛撑大三毫米。
是了,就是因为有悠太在,他才可以安心。
不知不觉,某份感情似乎在慢慢变质,和刚士那家伙说的一样,悠太在这方面是特别的。
「好过分啊,健健,反正我就是……就是……做什么都不……行……」
「喂喂,我没说那句话吧,悠太你哭什么哭?说你两句皮肤不好,你还委屈上了?」
半跪在阿修跟前,爱染口气里透着无奈,指腹轻轻擦去在阿修眼眶打转随时可能落下来的泪水。
那个是……
前面隔着挺长一段距离,他看不清楚,现在相隔仅一个头的距离,悠太身上有着微妙的变化。
首先是淡淡的香气,其他人或许闻不出来,他再熟悉不过,这Bpro的成员里喜欢这个的统共两个,因而时不时会一起去挑选。
若没有合心意的,也会买些材料来自我调配。
工作中会使用到的香薰等气味,也绝不会是这种。
其中的好几味,某次他们刚好同时下工时,见对方买过。他绝不会选择这种,同样带着诱惑,却不狂野妖娆,带着几分清甜与隐藏的危险气息。
和悠太的特质十分相合,同时又通过气味传达某些讯息。
然后是……
「因为,这样下去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到!龙酱,晖伦他们都已经到手,就我落后。」
「所以就拼命刷?也不回房间,床上不是更舒服?」
「健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我知道的。」
一直都是知道的,悠太对他们的温柔。
「对了,健健我和你说!今天在拍摄的时候,staff说我感觉变很多了,比之前看上去更帅气更漂亮了!唔哼哼,我很厉害吧?」
「那是因为造型师给你换了风格,不完全是你的功劳,你戴耳钉了?」
「欸!???」
阿修夸张的大叫,差点没把爱染吓的跑出三米远,指着自己的右边耳垂。
「我戴很久了,健健竟然都没发现?!」
「……结果你还是去打耳洞,还买耳钉了啊?」

闲暇之余,他们多有各自的活动,只是偶尔,他们也会一同逛街。
看的都是些配饰或者食物,只因他们衣服上的风格实在相差太远,互相又都看不上,免不得发生些口角,进而眼变成场决斗。
虽说有能够摆平这事的人存在,一不小心毁了商店里什么东西,影响总是不好。
『刚亲,健健总是有很多配饰,好狡猾!』
『你那么想要,那就自己买啊!少在那边鬼叫!』
刚士看上的多半是些视觉系,比较粗狂,对于搭配讲究的部分更多,颜色倒是近乎统一的黑,或是红。
『啊!!!这个好可爱!适不适合我呢?那个也是,大家都好可爱!』
各种各样造型的,耳环。
无一例外,都是偏向可爱的类型,倒是符合悠太的年纪。
『可爱可爱的,烦死了啊阿修,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真戴那些耳环像个女孩子一样,我可是不会和你一起上台表演的!』
『说的也是啊……』蓬松的头毛垮下来,看着更加软趴趴的,『不过有耳钉!造型都好可爱噢,怪不得小、增……不对,是龙酱他们那么喜欢首饰,我要不要也买几对回去试试呢?』
『买几对,你有耳洞吗还买几对!』
『有的噢!不过不知道太久没带,闭合没有,听说很容易堵上。』
『什么时候的事?算了,反正一样要买,都挑粉红色,那是你的代表色,反正一样都要展示给粉丝看,那样比较好。』
『我也觉得粉色比较好,也很忖你。』
『嗯!那就这么办!』

「买了噢,健健那天不是也在嘛!」
确实是这样。
看来果然中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他忘了不少,当天也只顾得上和刚士吵架,差一点就被粉丝认出来,来一场大逃亡。
完全没注意到悠太真拿了几款去结账。
倒是没想到在那之前就已经打好耳洞,什么时候的事?就算分开行动,悠太也多半和キタコレ的龙一起出行吃各种东西。
那些他可是敬谢不敏。
「首饰这东西买了就要经常带,色泽会越来越好。」
「我都有带着的啊!健健完全没发现吗?好过分啊,至少健健和刚亲经常在一起,我觉得你们肯定能看见。」
「那个……普通是不会去注意耳垂那一块地方吧,就算是粉金,和肤色太接近,又比较小,很难看得见。」
「也对啊,小增也是这么说!」
「噢……这个说话方式,最近跟和南发展很顺利?」
「嗯!」
放出了个大大的笑容。

为了拍海岛宣传片,他们应邀一起去了某个新开发的孤岛。
和开始给他们的DM一样,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水色也很清澈,海滩金黄,森林茂密,看来是不必担心是个只为拍个好看实际上相当不堪的地方。
就是地方特别晒,这可苦了特别注意肌肤护理的爱染等人,拍完忙不迭的去做各种护理,生怕有个闪失,黑了可就白不回来。
倒是阿修,是国,增长他们几个还有兴致在海岛上已经进驻的店里逛逛。
逛着逛着,很自然的,交往中的情侣们以各种方式默默消失在人前,去到他处。
就在这年,也终于开始正式交往的增长与阿修自然不例外。
在扫荡了海岛上几乎每一家食品店,还有一些特色小店后,因着晚上说好的要一起欣赏烟花,也算是staff还有北门个人给他们的福利,下午三四点,两人便回到了供休息的海边小木屋,属于他们自己的那一栋。
刚一踏进木屋,门被带上,阿修一屁股坐到地上。
「好累!拍完立刻就去逛街,果然很耗体力!」
「是呢,好在店不多,要喝点什么吗?」
把随身带的东西放好,增长打开冰箱,询问着坐在地上的阿修,顺便提醒。
「虽然天气很热,也不能在地上坐太久噢,室内有冷气,这样久坐对身体不好,容易着凉。」
「嗯!不愧是一个团队的Leader,很注意呢,对了,饮料,我要可乐!」
「可乐…碳酸饮料似乎只有盐汽水,用那个代替可以吗?」
「没有可乐啊,」阿修脸上出现失望的神色,累到不行的时候猛灌上一瓶百事是最棒的了,「那就盐汽水。」
「我偶尔也来一瓶盐汽水好了,碳水化合物有时候也是必要的。」
一瓶贴上阿修的脸颊,贴心的已经将瓶盖拧开过。
突然的冰凉触感,阿修瑟缩了下,闭起一边眼睛,拿过瓶子,毫不费力的打开狠狠往嘴里倒,瞬间就下去了大半。
增长却在这时注意到,阿修的耳垂部分有什么在反光,有些刺眼。
仔细一看,是和自己耳垂处一样的装饰物。耳钉。粉红色的,有着金属的反光,大概是粉金。
「悠太,什么时候打的耳洞?戴的耳钉?」
增长的口气有些微妙。
耳洞不经他的允许就打了,却又与他同边,位置也是完全的对应,连形状都是。很有情侣对戒一类的感觉。
「欸?!!!小增忘了吗?少年班的时候,小增在耳廓上打了耳洞后不久!」
是有那么回事。
某天,悠太特别夸张的对着他那一双耳钉猛瞧,口里说着些,『小增,为什么想到打耳洞,会不会很痛?』他当时的回答是,『因为伦毘……一时兴起就打了,可能是叛逆期到了吧?』后来悠太也的确说了『那我也要叛逆,我也要打耳洞!』诸如此类的话。
想不到真去打了,为了记住那份不甘心的痛,他还特意不去找那些无痛的店家,而是买了工具自己打上,以至于因此发炎,整整痛了还几天。
后来的某天,也看到悠太哪里很痛似的在练舞房里打滚。
「打耳洞的事我知道,耳钉,好像真没注意到,可能因为粉色和肉色太接近。」
「是吗?看不出来吗?那不是戴了也没意义?」悠太声音又低落一层,「可是我没有钱买新耳钉,刚亲还有健健,他们管我零用钱管特别厉害,他们又不是我爸妈!」
幸好悠太在这点上不是那么敏锐的人。
「说的也是,那么,我的和悠太的换吧?」
「小增的?和我交换?那小增的不就没有了吗?」
「没关系,」走回房间,拿出个精致的小盒子,「我已经有生日时悠太送我的蓝月亮,刚好多一个本来的星形耳钉。」
「真的可以吗?我的粉色耳钉没有小增的好看,健健他们还说,我的代表色就是粉色,用别的颜色不好。」
「健十说的?」眉头微微蹙紧,那个,应该不是他本意,而是不想被更多人发现,悠太的魅力,「没关系,粉色的兔子和我的蓝月亮颜色上也相配,那样也不至于看不到,佩戴的首饰看不见不就失去意义了吗?」
「那就和小增的换!我戴着小增的耳钉,小增戴上我的,效果一定不错!」
大手摸上柔软的头发,悠太总是能这样令他放松。
继而抚过耳朵,轻轻取下耳钉,换上自己的。
「怎么样怎么样?好看吗?适合我吗?」
「嗯,我觉得很相称,也显眼多了,我的,也让悠太帮我替换上,可以吗?」
「不嫌我笨手笨脚的话,我也想帮小增换!」
「那就拜托了。」莞尔一笑,眼底的冰冷不被悠太发现,刚好他也做了适合悠太,能帮助悠太更有自信的东西,本来还想晚一些给的。

「跟和南的交换,所以才是深蓝色。」
「嗯!小增的眼光很好噢!怎么样怎么样?今天staff也都夸了!果然和小增说的一样,这样就显眼多了。」
「staff名义上夸你两句,你可不要得意忘形了,」口气一转,爱染呢喃着,「所以这是,牵制?对我和刚士到底……」
「??健健,在自言自语什么呢?啊,是那方面的问题?」
「哪方面的问题啊!哪方面!小屁孩就不要装大人,快去睡觉!一直熬夜容易发胖还有黑眼圈,不想你的小增为你神魂颠倒了吗?」
「这就去!!」

真是可怕的独占欲。
得重新定义你了,和南。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