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幸せの道へと(增阿)04

01 02 03

*恶魔paro
*增阿均为普通人类,年龄操作,和南25+,悠太17
*这章增阿无互动
*新角色登场




增长疲惫地自办公桌前抬起头来,感到脖颈后面一阵酸痛,原本一个舒筋展骨的懒腰伸到一半便不得不选择放弃。
对着办公桌上的一根根项链,增长拿过杯子将里面早已凉透了的水一饮而尽。
唰的下拉开窗帘,外面太阳已经十分敞亮,增长眯起眼适应一会儿,才站起身把房间里的灯关掉,换了件外套打开门走出去。
一出门,增长脸上的疲态就荡然无存,看起来又是那个永远精力充沛,宽厚、风趣又不失威严的增长神父。
沿着装饰考究的走廊慢慢地走,之所以慢,不是出自疲惫,是他故意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他的从容淡定——那之后类似的事又发生三起,尸体状态几乎如出一辙,那份血液报告却至今还没出来——身边不时有人停下来,朝他鞠躬,然后匆匆跑掉——不能再增加镇民的恐慌情绪,神父这一职业既然这么受到他人尊敬,就得相应地拿出态度,主教那边是有通知过了,但别的小镇也有必须要做的事,这里目前只能依靠他,就更得沉住气。
听过了若干恭维,说了若干安抚的话,增长走到自己另一个办公室,在里面待没多久,手上拿着若干需要用到的材料,再度回到原来的办公室。
带上门,增长把材料放到一边,桌子上已经做好的项链收起来,再把材料放到桌子上,但并不急着继续利用那些材料做成项链,先在房间里拿出自制的薰衣草香料点上,调节这段时间以来的压力。
疲惫又再度回到增长脸上。
「Leader,今天,也要,熬夜做这些吗?最近,几乎,都没有,好好休息。」
音济用着无机质的声音毫无起伏地慢慢说着,语气上的些微变化仍是让增长听出他的担心。
「嗯……」只有面对他们,增长才能暂时放下心防,「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如果我真的拥有魔力,能真的帮他们驱魔就好了,虽然还是有其他的可能性。」
「Leader……」
四个恶魔面面相觑,互相用手推搡着彼此,希望能有一个能够站出来。但是由谁来开口,怎么开口告诉这个他们认定的人类Leader,他的确拥有魔力,但再怎么多的魔力,每根项链里分一点,也分不到多少?就算说了,他们自己都还不能好好的运用魔力,怎么教他们的Leader熟练使用体内魔力?
「至少也先休息下,」上推下眼镜,释村一本正经,「祝福的力量是有限的,Leader累了一晚上,这方面也会有所折扣,甚至可能带去负面影响,人类在疲累的时候散发的精气对恶魔是好东西,对人类本身来说就不大好了。」
「是这样吗?说的也是,那我稍微睡一会儿了。」
沉吟一会儿,增长判断释村说的的确有道理,神父身为神职人员,这方面的确也该有所讲究,而且效率也不会高。
阖上眼,增长想起自事件发生那天起,收了一些胆小怕事的人,宿舍不够地便主动提出搬出去住,也是他私心,看过那时的表现不想再让看见同样的事于是默许了提议,然而到今天都忙碌的顾不上去看一眼的人。

悠太……
虽然对不起其他人,但请只有你,唯独你,不要出事。

帝,你还真能说,知道的也挺多。
那是我瞎编的。
……千万别让Leader发现。

恶魔们的私语,一时倒也不曾传入增长耳中。


一个人住果然还是有些困难。
用力擦掉额头上的汗,阿修刚帮着附近的老邻居搬了几箱瓜果蔬菜,前段时间心血来潮的锻炼了下身体果然有点用。
出自感谢,回自己屋时,老奶奶分了一些给他。
这份心意他是很受感动,但是瓜果还好,洗洗去了皮也能吃,不需要去皮的也有可以直接吃,蔬菜之类的可就让阿修犯了难。
这些到底该怎么处理啊?
都是一样在教会长大,小增就和他很不一样,许多东西一学就会,还能帮着不懂的他们。
做饭也很好吃,食堂做的虽然不能说很难吃,但什么也都是一个味道,种类翻来覆去也就那几种,怎么都吃不惯,小增发现之后没少私下给他开小灶。
要是小增也在这里,就可以直接让小增做给他,或者和小增一起做上一顿好的。
……不行不行不行!他都在想些什么啊?这些天小增肯定是很忙的,整个小镇的人都指望着小增,压力已经够大了,他还去给小增添麻烦,本身做什么都不太行,还要小增抽出时间来帮他,那怎么可以?
难得摆脱那边的条条框框,迟早也得学会自给自足。
就这么决定了。
阿修挽起两边袖子说干就干,洗干净不是问题,切开可能不太均匀,就这样吧。
前面的步骤都还算顺利,本身也是简单的机械劳动,终于到了最后一步,将炉子点燃……
『轰!』
伴随一股诡异的味道,烟向窗外扩散。
「怎、怎么了?!」
听到声音,邻居冲过来,看到满厨房的狼藉和已经几乎分辨不出原本颜色,伸手把阿修给推出去。
「白瞎了我给你那么好的蔬菜,都是今早刚摘下最新鲜的,暴殄天珍啊!什么事都做不好,给我出去,我来收拾,跟在增长神父身边那么久,竟然半点没学会!」
又搞砸了。
「……」
阿修开口还想说点什么,又说不出口,老奶奶也没有说错。
果然还是很差劲,我真的做什么都不行,要怎么办?小增不在身边的话。

在花园哪个角落里坐下,阿修双手搭在大腿自然垂下,脑袋埋在其中。
这里不会有谁注意到他,不然可能又要被说了。
真糟糕啊!
明明那么努力了,前两天做的动物造型鱼豆腐还收到不少好评。
为什么会这样呢?
得意忘形了吧!
只是做到那么一些小事,就开心的不行,到头来不也是……

「呀啊啊啊啊啊!恶……恶魔!!」
男人尖叫的声音。

最近确实听说是有恶魔,镇民都走掉了好几个,小增最近忙碌的都是这个事。
阿修几乎是用跳的站起来,力气用的太大,脚再次落到地面,脚底痛到发麻。
算了,就算是在体力上比起其他人好一些,但那又有什么用呢,肯定也会帮倒忙的。
当做没有听到……

「呀啊啊啊啊啊啊,滚开!离我远点!」
男人的叫声还在继续。

小增都在为这个事忙碌到连见面的时间都没有,而他却……
咬紧下唇,阿修拔腿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途中随便捡了一根较粗的木棍,单纯打斗他的力气未必比得上成年人,手上有个武器总比没有好,顺便还可以给自己壮胆。
刚跑出去没几步,就看到一头巨大的狼,伸展起来大约有两个成年人那么大。
通体漆黑发亮的毛皮,尖尖的耳朵竖起,四肢光看那曲线也知道很给力,两条后腿死死地钉在地面,两条前爪搭在一个成年男人的胸腹,男人不断挥舞扭动双手双脚挣扎,却不能动摇那一对前爪分毫。
狼的喉间压出一些奇怪的声响,和有时候大半夜会从森林里传来的不太一样,似乎是在对男人说话。仔细看看,这头狼的眼睛是大红色的,加上这体型。
——恶魔。
「不要!放开我,你这恶魔,滚出我们小镇!你吃的人够多了!我不会受到你诱惑的。」
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眼睛闪出红光,黑狼仰天长啸一声,俯下脑袋一口咬在肩膀上。
鲜血向外飞溅而出。
之前遇袭的几位,是像这样被袭击的吗?
「救命!救……你这恶魔!放开我!我是不会向你屈服的!」
男人仍在无力的挣扎,挥舞着双手,目光与阿修对个正着。
握着木棍的手紧了紧,阿修本能地压下身体,然后以环绕的方式跑出。
「来人呐!在增长神父赶来之前,快点拖住它!」
终于,男人的求救声,引来了镇里的其他人,包括猎手们,手上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
木棍用火点起来,恶魔还是害怕亮光的,猎手们给枪上膛,瞄准黑狼,扣下扳机。
『啪啪啪!』
数十枚的子弹接连自膛内射出,或许第一次真正面对恶魔,还是一看就不是什么低级的,猎手们各种紧张生怕一个弄不还,它会反过来攻击自己。
不是子弹射出轨迹不如预期,就是差点误伤男人。
好不容易有几颗碰到了,也被直接弹开,根本伤不到其分毫。
「用!用银子弹!那对恶魔有用。」
黑狼咬下第二口后,嘴里还有些被撕下的血肉,目光炯炯地盯着男人,似乎在读取某些信息。
感觉像是警告?还是质问?
莫非……?
有几颗银子弹擦过黑狼身边,又是连续几声嗷叫,也不知是出自哪方面的考虑,又重重咬了一口,却放过了致命的脖颈,直接把整条手臂卸了下来,最后又长啸一声,两条后腿一打颤,身体抖动几下,有些液体渗出来,回头对开枪又吼一嗓子,叼着手臂,向森林深处飞奔而去。
「等一下!」
阿修想也不想的扔下木棍追上去,那头黑狼伤的不算很严重,但是不紧急处理下绝对不行。
镇民们也跟着装模作样的跑上几步,眼下还是因少了只手而昏厥过去的男人更重要。
而且追的人还是那个阿修悠太,森林那么大,他又老迷路,恐怕没有什么需要担心。
再说了:
他要是回不来才好呢。


进入森林里的阿修自然是听不到那些声音的,在兜兜转转了好几十个小时后,阿修在森林的中心湖里有所发现。
出现在湖边自己清洗着伤口的,倒不是想象中的恶魔黑狼,而是同样一袭黑衣(其中有还几个地方破了,地上还甩了件外套),黑发红眼,身高比起他略矮的青年。
青年有着尖尖的毛茸茸的耳朵,还有一条黑灰色的尾巴缠绕在腿上。
怎么看,都不是个普通人类。






评论
热度 ( 5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