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自主绯闻の前因后果(北是/增阿/殿不)前因

*谨以此文送给@惜雨憐晴 要快点完全康复一起去日本面基(梦想)
*KUSO挑战
*灵感来自于live与游戏




这天,难得bpro的成员全员到齐,连同新加入的Killer King也一起坐在偌大的会议室里。
相熟的人彼此交头接耳,推测把他们都叫来这里的用意何在。
是被选上了某个大型活动例如FMJ,还是又要去哪个孤岛或者高山拍一段荒野求生纪录片。
什么都好,都是对他们的一种肯定。
阿修在其他人开始各自进入三三两两私下的小范围讨论,话题也开始转向诸如『新买的啫喱相当不错,要不要试试?』『这部分的肌肉是怎么练成这样的?方法确定没错?』时,趁机搬起屁股下面的椅子,一路挪到本在他对面的增长旁边去。
「悠太,你早就想这么做了吧?」
增长说的无奈,口气里的上扬,却是掩饰不住他的高兴。
不管怎么说,恋人主动靠近,总是让人感到愉悦。何况他们平时见面的机会并不很多。
「诶嘿嘿,暴露了?」
阿修笑的开怀,又把椅子往增长边上挪了挪,伸出手直接环住增长的腰,宣布主权。
增长在阿修脑袋上揉了揉,并回以微笑。
「悠太藏,怎么说,Leader也是我们的Leader,再交往中也得按照规矩来,现在可是集体会议,请回去你的thrive,私人时间再做私人的事。」
「就是!就是!悠碳,把我们的Leader的还给我们?」
「帝,晖!」
压低声音,释村和王查利两人立时没了声音,就连想补充说明点什么的音济和野目也收了说话的念头,只暗暗祈祷着不会被波及。哪怕可能性不高。

「你们!!!」三分钟后心急火燎用力推了门就进,不管不顾背后门『嗙!』大力甩上的声音,还有发型崩坏,衣衫有些不整不整的夜叉丸,怒火更是上升到最大值,用力将一打厚厚的纸拍在桌面上,「亏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说笑!」
背后冒出的杀气,一瞬间仿佛能看见只具现化的夜叉手拿大砍刀向他们砍来。
阿修抱住增长腰的手都在抖,是国更是把身体往北门怀里更靠紧一些,增长和北门自然是对这毫不在意,不如说享受的紧。
也只有这两个人还能笑的出来。
「夜叉丸先生,您先不要急,这里有上好的红茶,泡一杯缓一缓,有问题我们大家一起解决,老是动气对身体不好。」
北门笑着安抚夜叉丸的情绪。
旁边的爱染马上泡了杯红茶,小心的放到夜叉丸跟前。
「夜叉丸先生这么辛苦,我们是有些太闹腾了,这是我们不对,大家也是太兴奋,难得人员到齐,也请夜叉丸先生见谅。」
增长立刻接上,不忘拍拍阿修的手背,让他得以平静下来。
「这话我爱听,」被北门和增长两句话说的舒心,夜叉丸表情逐渐缓和,不再那么狰狞,拿起杯子将已经变温的红茶一饮而尽,「你们啊,都注意着点,再不快点想办法,事情可就大条了。」
「什么事啊?」
几个人立马变得无比紧张,上一次夜叉丸这么说的时候,他们的live被取消,这次又是什么事。
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话说起来就有点长了,你们自己看。」
用力再在那叠纸上拍了拍。
「什么啊,原来夜叉丸先生都说不清楚。」
「吓死人了啊?」
「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夜叉丸先生,不要没事吓人好不好!」
气氛顿时又变回轻松,一嘴一舌地『数落』着夜叉丸,都是一起玩到大的,夜叉丸先生并不会介意他们这么说。
多少还是注意了下措辞。
「这是一份资料?确实很难三言两语说的完,你们都别说了,围起来大家一起看吧。」
增长依旧打着圆场,顺便让大家安静下来,该说正事的时候,还是得严肃点。
到底是bpro的二把手,增长的话一出,其他人自动自发的来到他身后。
拿起手里的纸,第一眼入眼的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Killer King的两位成员。)
身着live舞台纪念T恤的殿,手里抱着同样身着live舞台纪念T恤的不动。
不动的怀里还有几件衣服,从透露的花纹来看应是便服。
背景里有两道竖直的缝,可能是柜子。
推测两人是在准备在更衣室里更衣。


所有人一致把目光投向当事人。
不动头上冒着汗,嘴里还有些不依不挠。
「怎么啦?只是一张自拍,我和弥勒练习时候拍的也不少啊!」
说起来,的确不动和殿两个人自小便认识,还在一个道场里练习柔道,先后进了少年班,又编进同一个组合,有肢体接触,再正常不过。
目光回到纸上,下面的一些评论看着也没什么特别的。
快速浏览过几张,出现第二张照片。


*(照片上是bpro中年龄最小的成员)
身穿家居服饰的是国,侧身趴在在料理台前。
料理台上面放着三个漆木烫暗金花纹的高级料理盒,分门别类地摆着各式各样的食物,其中一个里面贴心地摆着个装满饮料的玻璃瓶和餐具。
光从摆放方式都能想象得出这些会有多美味,更不要提各种精致的造型,和可人的色泽,看着更像是一副美丽的画作,让人忍不住想快些下口好好品尝。
有一个角落里缺了一块,是国手里拿着筷子,正往里面添着食物。
个别几个特别喜欢吃各种零食的,不由得对着吞咽几口口水。
配词:看杂志半当中突然指着里面的『便当』问我那是什么东西!和阿伦解释之后,『听上去很不错呢,龙持……』真没办法,为了让没常识的王子殿下明白便当的精髓,试着做了一下
Photo By 北门伦毘沙

评论:
47×××:这、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爱妻便当吗?!
52×××:对耶!爱妻便当!
63×××:楼上几位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吗?
79×××:キタコレ两位的关系还是这么好
103×××:看着就像夫妻一样,求另一半上镜!
497×××:快上快上!急死我了,不断F5


キタコレ的两个人啊,就算是工作中,他们也毫不吝啬地展现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有多亲密,搂搂抱抱,喂个食根本家常便饭,看的他们都快麻木了。
「这是那个时候的……」低头看向怀中的是国,北门陷入回忆的表情,「难得做一次便当,有拍下来真是太好了呢,龙持❤」
「这个……也要让粉丝们看到我们生活中的另一面,虽然是偶像,和普通人太过脱离也不好,偶尔也要给点甜头。」
「是呢,看起来反响相当不错,不过『爱妻便当』……?」
「伦毘沙,注意下场合。」
打断北门的话,增长阻止他继续往下追着问。
可以想见伦毘沙这么下去,绝对会没完没了,就不知道要到哪时才能搞定。
「阿和……」
「下面还有什么?我们来看看!」
干笑着岔过话题接过来的是thrive的爱染健十,那两个人一旦卯起来,事情也会变得很麻烦。


*(照片上出现的还是Killer King那两个人)
和式的房间里,不动身穿道服,盘着腿正坐。
脚边有着一摞便当盒,其中一个盖子打开着,里面的菜式看着朴素,却是充分考虑过了营养均衡,更有不少增强体质调节代谢的食物,确确实实无比适合锻炼期间食用。
配词:弥勒给我们特训准备的运动午餐,现在中场休息,训练完吃刚刚好。要是能减少点增肌的东西就好了。
Photo By 寺光遥日

评论
21×××:Killer King的关系很好呢
33×××:好个关心队员的殿下!
34×××:ls搞错了,队长是明谦啦!
57×××:最近偶像在流行做便当吗?[微笑]看的出感情很好。
77×××:我好像有看到过……这根本不是四人份,而是一人份啊!
89×××:一人份![笑哭]明谦这么能吃的吗?看上去明明这么小,体内却蕴藏着很大的力量呢
90×××:有种话叫:小身体,大能量,就是这种吧


嗯?好像有哪里不对!又好像没有。
几乎在同一时间,除了当事人的其他人都在心里冒出相同的问号。


*(两人组合的那两个人)
花园,漫天的鲜花飞舞,其中若隐若现有个娇小,挑染头发的身影,正下意识用手挡着,不让花瓣吹进脖子。
另一个银发温和的青年,仿佛无比可惜似的拉开对方的手,脑袋靠近脸颊,私语着些什么。
配词:花の妖精
Photo By 北门伦毘沙

评论
37×××:这是哪里的花园?好像去噢!
41×××:当时刚好在那附近,原来キタコレ在里面!早知道就过去求个签名……但是……打扰到他们也不太好[坏笑][坏笑][坏笑]
59×××:这个距离也太近了吧?
63×××:新粉?这是他们的日常状态
79×××:感觉被秀了一脸恩爱,是我的错觉吗?
81×××:当然不是错觉[咧嘴笑]
137×××:这是怎么拍出来的?求指教!
335×××:秀恩爱!秀恩爱!不要破坏队形


*(Killer King的某两位成员)
不动歪曲扭八的倒着,身下还叠着一个人,手环住不动的两边肩膀,由于角度关系,只露出一小撮浅灰发,另一边是一盏巨大的吊灯,只不过已经不在完整,玻璃碎片散的到处都是。
配词:[惊恐][惊恐][惊恐]
Photo By 寺光唯月


「那时候真的超危险的!」
不动拍着胸口,想起了那天发生的一切,心有余悸。
「没想到会突然掉下来!」双子同步的声音。
「嗯!」
「还好弥勒反应快,把我拉出去,不然现在的吊灯就是那时的我。」
「这是当然的,明谦,你也得提高警惕。」
「但是弥勒动作更温柔点就好了,我教过你的吧,更好借力不伤的方法,那之后我可是痛了有好几天。」
「是,我会努力。」

越往下看,就越是心惊肉跳。
大部分都是有关于那四个人的,就像暗中较劲一样,前脚北是发一张北门帮是国打领带的照片,后脚殿不来一张殿帮不动整理滑下来的外套;上一张是国对着镜子里映射出的背后走进门的北门笑颜如花,后一张不动蒙着殿的眼睛依旧被认出来(by 配字);这一个找到了辛苦想要许久的制衣材料,那一个共同缝制空手道的衣服……
评论也从刚开始的『好好好!』『好甜蜜!』『果然感情很好呢!』等调侃转变成了『キタコレ那两个先不说,本来就那种画风,弥勒和不动算怎么回事啊?』『不是我说什么,该不会他们是真的……』『有各种蛛丝马迹都表明,这眼神,这动作……像是队友会有的吗?』的质疑,最后终于上身到『不会吧!我喜欢的偶像竟然真的是!!!』『本来以为只是我在YY,现在看起来搞不好当真?!』

「这……」
「北门,说过很多次了,你的动作太过了噢!」
「殿下?明谦?你们……」
这绝不会是错觉,百分百是这四个人在较劲儿。
名为秀恩爱的劲儿。
「伦毘沙和龙持也就算了,你们两个掺和什么劲?」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明谦!」
「你太让我失望了。」
「啊啊啊!刚士大人,你听我们解释!」
「殿和明谦的事,你们解释个鬼啊?」
「为什么啊?」
直接忽视其中的两个当事人,假装没看见被抱在怀中那个狡黠的笑容,做的鬼脸,所有人都一致把目光看向弥勒和不动。
「说的不错,你们要玩可以,这尺度也大了点吧?」夜叉丸脸上有着怒气。
弥勒嘴唇紧抿着,在思考要如何解释。也有可能是根本想不到合适的说辞。
不动不愧是bpro中属于年长的,相当不服气的把问题推回给同期的北门。
「还不是因为阿伦!龙持赢了比赛!」
等等,这该不会是……
「唔?」
北门满脸无辜。
「比赛怎么了?」
增长开始觉得胃痛,「明谦,你说的比赛,该不会是……」
「就是啊!伦亲和龙持的那个公主抱!」
「???」北门依旧有听没有懂,「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
寺光双子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你们也在更衣室那里!!」指的是第一张照片。
「所以,评论里没说错了,你们这是在秀恩爱?」
爱染扶额,开始能够稍微理解一下增长。
「因为,大家都是同期,好不容易live上都好好表现,但只是赢个比赛,就那种举动!作为同期我不能输!」
「有人发起挑战,当然不能不给予反击。」
「原来罪魁祸首是你吗?伦毘沙,你不当众公主抱龙持什么也不会发生。」
北门笑的无辜依旧,「可是龙持赢了我好高兴啊!那个时候的龙持实在是太可爱,我差点忍不住要吻他。」
「……你没真的吻下去,我该感激你吗?」
增长反问,听得出他已经非常不悦。
「我可是拼了命才只是拥抱而已。」
「才……才只是拥抱而已?你就不能就抱一下,非要公主抱?」
所有人都无语了,金城干脆走到房间的角落,不想再继续管这事,脸上只差明晃晃写着『妈的智障!』四个大字一个感叹号。
爱染和寺光双子倒显出有点兴趣,找个更有力的位置。看好戏。
「很难啊,面对那么可爱的龙持,不那样可克制不了想吻的冲动。」
这个人没救了!
几乎同一时间所有人的心声。
「所以你们明白我为什么要和阿伦斗下去了吧!」
「就算在秀恩爱上,伦毘沙你也……」
「这是好机会啊!Leader!」
「一点都没错,证明你比王子更王子的时候到了!」
「那做法一点都不王子!果然Leader才是最适合『王子』称号的人。」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
音济、王查利、野目、释村一个接着一个的说着,兴奋的表情,会议室里如果有应援捶,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挥舞起来。
疯狂地给增长打call。
直到他们看到最后一张照片。

*(thrive中的可爱担当)
粉色头发的少年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个精致的饭盒,一手捏着筷子,筷子另一头在嘴里,整个人都充斥着幸福的氛围。
配词:吃着我做的便当,悠太笑的一脸幸福,感觉我的手艺好像又进步了[微笑],谢谢你悠太
Photo By 增长和南

「Leaderrrrrrrrrrrrr!!!!!」
四人发出了悲鸣,其中尤以某个绿色长发的,为最。
增长神色略有尴尬,而照片的又一当事人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
「欸?!!!小增你什么时候拍的?把我拍的好棒!」
「悠太,吃东西的样子,特别享受和可爱。」
「果然阿和也和我一样呢。」
北门下个定语,天知道增长多想反驳『谁和你一样!』但是事实表现好像的确如此,而无从反驳。
「真是的,怎么连和南你也……我可是很相信你的噢!」
夜叉丸双手插着腰,对着增长缓慢摇头。
「对不起。」
「Leader不需要道歉,不是Leader的错!」
「嗯,Leader,没有,说对不起的,理由。」
前一刻还在崩溃自家Leader居然拍的别家组员照片,这一刻又一次站到了增长身边。
「不管是不是道歉,现在事情都已经没法挽回,任事态发展下去的话,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我是不反对你们谈恋爱,也要注意点分寸,真是的,年轻的小伙子们……」
「是,非常对不起。」
14个声音同时响起,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们除了道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先别管道歉,你们都有什么办法没有?」
几个人面面相觑,这种传言的应对方法是……



「我们主动出击,来转移他们话题不就好了?」
北门笑的一脸诡谲,高深莫测。





这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唯有增长,此时只觉得他的胃,更痛了。

评论 ( 6 )
热度 ( 19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