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臆病の話しいろいろ(北是)

*短打
*病病的四个人,不能接受的慎入




その1
——北是の场合——

回到公寓后不久,北门突然被叫去了社长办公室。

「是我,北门伦毘沙。」
在门板连扣三下,北门静静等待里面的,「终于来了,进来吧!」的回应,「打扰了。」打开门走进去。
办公室除了他所在的事务所社长外,连同bpro内thrive还有killer king的事务所社长,以及夜叉丸先生也都在。
表情个个都很严肃,这种气氛之下,北门脸上的笑容依旧。
「伦毘沙,你应该已经知道我们为什么叫你过来吧?」
北门在茶几后的沙发上刚一坐下,笃志便率先开口询问。
眼神飘向茶几。
茶几上摊着本杂志,北门只一眼便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是发生在几天之前,拍洗发水广告之时,一同参与拍摄的女演员——有段时间相当活跃,也确实演技可佳,获得了不少赞誉,论资历也在他们之上——初时对方也觉得北门不过是个资历尚浅的半新人,对这组合颇有微词,拍过之后立时改变看法,对他青睐有加。
拍完之后,自然想更多接触一番,在这年纪,有这等表现,并不只靠一副姣好的面相,实属难得。
可能的话,也想更加深入地了解一番。
然而北门另有其他事情上的安排,平日里也不得空,只得婉拒,但仍是发挥了他温柔王子的一贯做派,一路护送至停车场。
走下楼梯时却不小心被什么划了手臂,好在不是铁钉。
倒是也巧,北门在各活动中工作中照顾别人惯了,立时翻了贴身口袋拿了创可贴给她贴上。
站的位置是楼梯上,又受惊吓,女演员自然站不安慰,一不小心便倒在北门怀中。羸弱无骨。
最后,出自安全方面的考虑,仍是将之送往医院进行检查。

看样子,是那时候的照片被拍下来了。
社长们这么紧张的样子,可能也已经被发去网上。杂志多半尚未发行。

北门脸上的笑容逐渐加深,「网上的能想办法撤掉吗?」
「以我们社的威望,交涉下应该不成问题。」笃志口气一转,「但是对方的资历在你之上,这方面可能有点,撤得了一时估计……」
「没问题,那就拜托社长们帮我撤掉,余下的,我来想办法。」北门摸会儿下巴,社长第一时间就来告诉他了,龙持还有不知道的可能,「明天,不,今晚开始你们就再看不到她的消息了。」
说完,北门站起来,弯腰对三人打着招呼。他还得赶着回房间,龙持该等急了。
「看不到……是要做到这一步?!!」
三人中相对年龄和资历都比较小的修二叫出声,虽然那样做的确是最好。
「这也是为了bpro的将来。」
「是吗?伦毘沙你,把握好分寸。」
「不会有人员伤亡的,社长,放心吧,我们可是偶像,不会做出伤人害己的事。」
「那就好。」
「那我先告辞了。」


电梯来到自己所在的楼层,外面的天已经有些暗了,客厅沙发上明显坐着个人,抱着抱枕,灯却没开。
龙持的消息灵通程度果然还是不容小觑。
贴着是国旁边坐下,手自然抚上是国脑袋。
「怎么了?一个人在客厅里,灯也不开,也不睡觉休息。」
北门的口气不变,假装完全不知道发生哪些事。
是国手机上停着的页面倒刚好印证了他的猜测。
「夸奖呢?」
「噢,对!」把是国直接带进怀中,「今天也很努力的忍耐下来了呢,还好吗?表现的怎么样?」
「当然是一次过,大受好评,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我可是专业的!阿伦你在质疑我吗?」
「当然不是,只是例行确认一下,龙持真的很了不起,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的呢。」
「所以呢?一句话就想打发我了?」
「真实个任性的公主呢,想要什么?」
是国的反应是,向后一靠,两人顺势倒在沙发上,用力一个翻身,面对北门。
静默三秒。
是国低下头,一口咬在北门的脖颈,舌头来回舔弄。吮吸。
「果然很在意?」手拍上是国的背,北门自喉间压出笑声。这个位置,如果没有记错,确实是,倒过来时,头顶压到的位置。「那个?」
「……没什么,反正肯定是借力倒,」嘴里砸了一声,是国又用力咬了一口,撑起身体,「阿伦,把衣服脱掉!」
「龙持想做什么?」
「阿伦,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对吧?」
「当然了,我唯一的公主。」
「碰到过的地方,要全部打上记号,把衣服脱掉,阿伦。」

「任你处置。」
脱掉衣服,北门恣意地享受着是国在他身上又咬又啃吃的开心。
「结束之后,那个五层巧克力蛋糕,也不要忘了。」
「没问题,现在它该在送来的路上了。结束之后,我们……一起享用。」



翌日。
女演员当真无声无息地自娱乐圈消失。




*写到一半发现撞梗,嗯,那就……这样吧

评论
热度 ( 18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