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梦魇(时音)

*恶魔paro




回到自己房间,时矢把自己抛投进大床,阖上眼。
这个白魔王实在是太能折腾,居然让他这个上级恶魔都累的不行,同时他也明白,为了达成那样的目的就必须做到这一步。

半夜,时矢突然醒了。
房间有什么东西在簌簌作响,时矢努力睁开眼睛,在房间里扫视着。
周围冒出熊熊燃烧的火焰。火焰中有一朵朵巨大的花,个头都至少在3米以上,有着非常漂亮的金黄色花瓣,就和太阳一样,能把他的心牵着走。而现在它们都在火焰中,金黄染上焦黑,叶瓣害怕的蜷缩到一起,依然逃脱不了化为灰烬的命运。
突然,时矢屏住了呼吸。
在那些花儿中间有一个天使,脑袋上的红色太阳,在火焰的映照之下,左右摇曳。
其实那周围还有好几个天使,但是时矢看不见。
『时矢。』
嘴里叫着他的名字。
那声线和平日里的不一样,含着悲伤。
眼睛也从漂亮的太阳红,变成了他最讨厌的血液暗红。
是了,看到最心爱的花,好不容易才找到个适宜的地方,努力施肥劳作才给它种满一山丘的花,被火焰吞噬。换谁都得这反应。
「不要看。」
火焰噼里啪啦的声音是有多大啊,那个人完全没能听见。
『时矢!!!』
突然,那个人向着自己奔跑过来,背后的白色翅膀多好看,又大又白,见过那么多的天使,他从没见过这么洁白的翅膀。
时矢嗅到股危险的气息。
不可以!不能到他这里来!
「不要过来!!!」
提醒还是晚了一步。
大片的血液红飞溅,那是心脏的位置被一把神器利剑捅穿出来。
背后的翅膀,开始不再完整,剥离成原本的一片片,像玻璃碎裂一般,从中心向外蜘蛛网般龟裂,最后崩碎成点点晶莹的星尘,随风四散。
他嘴上还在努力的蠕动,是要说点什么,但是时矢一个字也听不见。
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
不可以,不能散的那么远!
时矢用力伸出手,想尽办法抓回来,但是太多了,抓住了这些,就抓不住那些,还有些都已经被抓到手心,从指缝里溜出去。
你们都是他最为重要的生命回廊,不能走!不能离开他那么远!
不!!!
眼前变成刺眼的白光,再也见不到那抹红色。
自相遇那天起,就变成他最为喜欢的。
红色。

「一之濑大人!一之濑大人!您怎么了?」
恶魔女仆的声音在耳边炸开。
时矢终于睁开双眼,他醒了。
「出去!」
「一之濑大人?您是否做了噩梦呢?」
「给我出去!?」
门重新被退出去的恶魔女仆关上,房间里又归于平静。
周围的火焰都已经飘散了,有点冷。
时矢伸手在空气中摸了摸。
什么都没有,是做梦。
重新躺回去,身下湿漉漉的,床单已被冷汗浸个湿透。
「音也……」
是个噩梦,几百年前来千篇一律的噩梦。但是有点不一样,以往梦里,音也除了叫他名字,没和他说过别的,也没试图和他说点别的。这次直到最后,音也的嘴都还在动。
你想和我说什么?
你想和我传递哪些讯息?
时矢彻底睡不着了,身为上级恶魔,睡眠也不是恢复体力的唯一手段,几年不睡都没事。
干脆站起来,走出去。
一路上,时矢引起了许多恶魔们的注意,无论男的女的,有人形的没人形的都有试图过来勾搭。
能和上级恶魔说上话,或者产生点联系总是能有些好处的。
要在以往,时矢向来来者不拒,这就是恶魔,一贯忠于自身欲望,有想法就做。结束之后是许点好处,还是直接灭掉也是。如今时矢已经独来独往惯了,对那些尝试吸引他注意的手腕视而不见。
不是时矢不想,只是现在,那个位置已经被某个笨天使占了,以后也不会有任何一个恶魔或人或天使以及其他种族能够替代。
有了他,身边不需要有别的生物。
穿过长长的一段走廊,时矢走进一个特殊的房间,房间本身有结界,除了他和白魔王没有谁能进的来。
房间是白金色的,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正中间有个发光的球体,球体中心是个趴着的洁白小团子,只有时矢巴掌大,顶着一头红太阳,背后的白色翅膀向下耷拉着。
要不是因为呼吸,会上下起伏,还有不时歪曲扭动的小小手和小小脚。真不敢相信他还活着。
旁边的高科技装置正源源不断地释放魔力,给他补充营养,和让他这天使得以在魔界生存的物质。
当初头一次在魔界看到这样的他,说实话是很震惊的,在魔界这样的大环境里,还能重新成长成这么漂亮的白颜色吗?
「音也……」
现在的他这么小,时矢都不敢伸手去碰,只敢隔着光球,对应着位置抚摸。不然稍有不慎就可能使得几百年的心血都白费,他付给白魔王的代价也都白给。
「音也……」
今天我也梦到你了,拼了命的想要救我,真的是个笨天使,明知道像我这样的上级恶魔,就算神器也要不了我的命,顶多重伤,没多久就能恢复好的,不然早不知在什么时候就被神器杀死了。
赔上自己的命,值得吗?
今天梦里你还和我说话了,你是想和我说什么?你想传递给我什么讯息?
所以我又来看你了,虽然我每天都来,你能醒来告诉我吗?
突然,时矢屏住了呼吸。
这感觉就和他在一百年前看到他手脚能动的时候一样。
垂着的翅膀轻轻颤动,团子分裂成前后两个小团子。一头是脑袋,一头是身体,挣扎着,颤颤巍巍着把自己支起来。
这实在是有些困难,因为手脚对比起身体和脑袋实在是太小了,根本很难用力,时矢暗暗地利用自身魔力帮助他。
持续有几十天,时矢也不急,反正高级恶魔只要愿意甚至上千年都可以不进食,也舍不得再离开这房间一步。
然后,终于。
占据了他心脏还有身边所有位置的天使,睁开了他漂亮的太阳红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

而醒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试图用他还不会用的翅膀飞起来,只为给他舔去眼泪。
时矢知道,他到底还是找回了他的那个天使。



欢迎回来,音也。
My Only Angel。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