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幸せの道へと(增阿)03

01 02

*恶魔paro
*增阿均为人类
*年龄操作,和南25+,悠太17
*新角色登场




增长赶过去的时候,尸体已经被转移到他原来的住处,下面铺层席子,再加层白布,身上也覆盖一层白布。
做到这样几乎已经是极限,他的家人不敢也不愿意将之搬运至床上,一方面对于死者来说太不尊重,另一方面也怕不小心毁掉哪些地方,给神父带去检验上的麻烦。
加之夏天里放置一夜,不想也不愿,他身前的床也沾染上污秽。
这已经破坏的相当厉害了。
拧紧眉头,增长内心腹诽道,伸手掀开覆盖的白布。
原本就已经够让人胃部受刺激的臭味,因这动作彻底的发散在空气中,恶臭加上些许部位已经开始有些白白的胖胖的蛆虫扭动,更是让人的胃酸不断奔涌翻腾。
几个受不了的已经直接夺门而出,留下来的也都面色铁青。
自然,悠太也是。
「悠太?还好吗?」
「没问题……」暂时。
「我知道了,不要太勉强自己噢。」吩咐好阿修,增长再次看向尸体,和镇民和他说的一样,整个肚子都被掏空,只有背部薄薄一层皮肤;周围一圈被啃咬的痕迹,可以想象的出当时有多惨烈。
野兽……?
就野兽来说处理的太干净了点,正常来说或多或少会有所残留。
而且也没听说哪种野兽只吃内脏,其他部分不一起吃掉,也没被拖回窝里好在没食物的时候继续享用。
但是未知的生物也有许多,不好说里面是否存在着这样的。
恶魔……?
有不少挣扎的痕迹,以至于血溅到不少地方,恶魔来说又太过脏乱。
恶魔这种生物,最擅长的就是迷惑人心,即便是被咬也不会有太大反抗,不过生前他喝过不少酒,是酒精引起亢奋导致的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没有。
绝对不碰目标以外的地方,宁愿丢弃也不带走,和恶魔的习性比较吻合。
「请帮我找医生来。」
身为神父,增长或多或少有接触到医学这方面,本身也的确对这有点兴趣,初步的检验可以做,再深入一些就只能拜托更为专业的。
「……噢噢!」静默几秒,总算有个人反应过来,「我去找,我去找!」
片刻,医生带着护士一起过来检查,到底是专业的团队,进来第一时间便把所有人都给清理出去,独留增长神父一人在旁边帮忙,阿修只得一个人坐到附近某棵树上发呆。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等所有的检查全部做完,已经过了午后。
倒是和猜测的相差无几,恶魔的可能性较大,但也不能排除是其他未知野兽的可能性。
奇怪的是,血里似乎还含有其它的物质,接下来就不属于增长的专业范围,只能请医生带回取样样本,带回去仔细查验才能出结果。
尸体这么继续放置不是个事,必须为他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愿他的灵魂能得到安息。与救赎。
刚好犹豫守夜,一些必备道具都在手边。
送别医生和护士之后,增长把相关人员都请回来,还有阿修,刚开始有人提出悠太并非他家人是否不太合适,然而情况紧急是没法继续拖下去的状态,等不及回去教堂找其他人来,悠太从小跟着他,该会的也都会,可以做个帮手。
再没有异议之后,增长自怀中掏出本书来,还有个十字架以及阿修按照他的吩咐准备好的圣水,又一起搭了个临时的讲台,把灯还有所有的窗帘都拉上,点上一根蜡烛。
「大家,请把手牵到一起,尽可能环成一个圈,」一切准备就绪,增长招呼一家围到他的身边,彼此手牵手,人与人之间各空出约一个人的距离,「悠太,替我守着门外,把门关上别让其他人进来,还有光透进来。」
「收到,交给我吧!」
夸张地摆个姿势,阿修跑出去,动作极快,关门时倒特别小心,合上后背靠上门板。
「我们开始吧!」
增长话音一落,周围一圈人立刻闭上眼睛,听着增长好听的声音,先是念上段经文,跟着是有关那人的生平,都是同样的小镇生活,平时的往来也很多,无须更多了解,接着是祈祷,枉死的灵魂能够得到安息,尽早找到他该去的地方。
最后,为防万一,只要有是恶魔造成的可能性,就不能掉以轻心。
增长自怀中又拿出另外个精致小瓶,瓶体通透,里面的深蓝色液体闪着光芒,把小瓶盖子打开,沾些许在食指与中指,嘴里念叨起咒语,在尸体额头位置快速画下符号,不再被恶魔所惦念,庇佑这家人不再受到袭击。
蓝色液体渐渐浸透下去,看不出痕迹。
「现在可以把眼睛睁开了,年轻的小伙子跟着我,一起帮忙把他安葬。」
增长发话,自然没人有异议,听到拉起帘子的声音,阿修适时把门打开,侧过身把人让出去。

「啊……」用力伸起懒腰,忙碌了一整夜加上个白天,「终于可以休息了!」在没人的教堂后院,阿修终于可以说些闲散的话。
没等增长给予回应,阿修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抱歉,小增……」只来得及蹦出两个词,便回过头撑着树干吐起来。
增长看在眼里,惊觉在那户人家直接就掀开白布,没有和当时跑出去的人后头,大约是顾虑到他,以及不愿服输的心态。
自教堂里拿块干净的毛巾搭在手上,又接了杯凉水,增长站在阿修边上,静静地等着阿修吐完。
「忍耐到现在呢,你做的很好。」
毛巾擦去阿修嘴边残留,递过一杯凉水,「用这个漱口,我再给你倒一杯,漱完口之后喝会好受些。」
「谢谢小增!」按照增长说的照做一遍,抓着前额头发,「对不起,小增,又给你惹麻烦了。」
「没有这回事!你帮了很大的忙,我也差点就忍不住吐出来,这是正常生理反应,我没考虑到你们,该我说对不起才对。」
「小增……」
「悠太很累了吧?为了我的事,今晚要来我的房间睡吗?」
「可以吗?我要去,小增的房间里味道很好闻,房间也大,床也又大又软。」
「悠太先去好好洗洗,还有这身衣服也要换掉,换身清爽可爱点的,晚饭你别去餐厅,过了饭点来我房间,我们一起吃。」
「小增要亲自下厨!」隐藏不住情绪,阿修脸上满满都是兴奋,「我给小增打下手!有段时间没吃小增甜点以外的东西,等下见!」

阿修才从后院消失,刚撑着的树上溜下来只通体金黄的松鼠,紧贴着增长脚步,趁房门被带上前滋溜进房间。
门锁的喀嚓声在身后出现同时,增长应付教堂里其他人用的笑容褪去,嘴角下沉,表情转为严肃。
「帝人……今天怎么回事?我说过,不能随便在人类面前出现的吧?」
两只后腿直立站在增长面前的金黄的松鼠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按人类来算年纪大约在6岁左右,红棕色头发,架着副黑框眼镜的男孩。
其名为:释村帝人,是个尚未觉醒的恶魔。
面对只是普通人类,尽管职业是神父的增长,充满敬畏,战战兢兢地解释。
「Leader,这个其实是因为……」推下眼镜,释村指向他右手边一位红色头发,眼睛是罕见的左眼蓝色右眼红色的异色瞳,6岁体型的男孩,其名为:音济百太郎,原型是通体红色的刺猬,同样尚未觉醒的恶魔,「小百他察觉到有异样的气息,但是他跑不快,晖和龙殿的体型又太大太扎眼,孩子的话又不被成年人信,」指的是音济右手边一个绿色头发,原型是狒狒的王查利晖,以及深紫色头发,原型是头熊的野目龙广,两个也都是尚未觉醒,6岁男孩体型的恶魔,释村用力挺胸,拍自己胸脯,「于是就交给了我!Leader最忠实也最为敏捷的部下!」
「百察觉到异样的气息?」
增长的情绪由生气(不能被其他人发现他们的存在)转为焦急,既然是拥有遥感能力的音济那么说,是恶魔做的可信度将大大增加,然而也暂时没有方法证明两件事之间存在关联。
「是的,」音济双手绞紧着衣服下摆,努力抑制着他的紧张,「在镇里有别的,不属于人类的气息混进来了。」
「现在还在镇里吗?」
「已经不在了,他现在旁边的森林里,Leader把我们带回来的那个森林。」
「能确定是恶魔还是普通野兽吗?」
「只能确定对方一身都是黑的,」音济缓缓摇头,「但具体是什么,感觉不到,如果我的魔力能够更强一点。」
「嗯……没关系,你还是小恶魔,做到这点已经很好了,」看来得更小心才行,增长口气一转,警告,「今晚悠太要过来住,你们注意着点。」
「Yes!Leader!」
四个声音异口同声,悠太其实和他们相处的还不错,然而Leader对待悠太的事情就会变得尤其小心翼翼,也不知是为什么。





评论
热度 ( 3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