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Once Again!(时音)

*toki生日贺文

*差点以为明天,幸好来得及,就……就这样吧

*后续是什么?我不知道

*ooc预警




总算结束了连续好几天的外景拍摄,时矢自出租车上下来,手里提着行李,走上电梯,按下自己所在楼层的数字按钮。
没想到拍摄如此顺利,得以提前结束,自然也就提前回来的事,他还不曾同自家的同居人说过。
一方面,是想给那颗红毛一个惊喜。另一方面,回来的时间太晚,虽说要给惊喜,让他为了等自己回来,而熬夜就毫无意义,早上醒来时候自己就在身边,也一样是惊喜。
怀揣着这样的心思,时矢感觉脚步都变得无比轻快,连续数日的疲劳都消散不少。
掏出钥匙,准确地对着钥匙孔,旋转两下,摁下门把。
印入眼睑的是……

「时、时矢!你是要先吃饭,还是洗澡……或者……我……?」

『啪!』

……是个蛇精病。

一定是他打开的方式不对,绝对是这样,不然不能解释,为什么他一打开门会看到他家那只蠢萌的同居人,光着身子,只在脖子那里绑了根红色的颈带,有在当中系了个铃铛当坠子,脑袋上猫咪的耳朵。
下半身一样绑了根腰带,下面垂着个……猫咪耳朵。
比个五指张开的手势在眼前,做着wink的表情,嘴里说着些只有那些恶俗电视剧或者三流小说里才会有的台词。
看着,还、还有点可爱?
肯定是最近太过忙碌所产生的幻觉。

深呼吸,做足了心理建设,隐约还听到里面有什么撞到东西的声音,嗯,这也是幻听,重新打开门。
门里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其他的痕迹。
这样才对,他家同居人虽然是死蠢了点,也不至于做出那样的事情。虽然的确是有那么一瞬间,他有那么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觉得还蛮有……情趣的。
走进卧室,时矢现在只想休息,行李随手放置到一边,东西不多,明天再收拾也来得及。
坐到床边,自己那半边的被子已经彻底没有了,回头就看到自家同居人把被子整个裹在身上,趴在床的正中间,看起来活像一只球。
露着一张脸。
「音也……?」
这又是在玩哪一出?空调虽然开着,但温度并不很低,大约26度左右,裹成这样他都不会热吗?
「……时、时矢,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这是我要问的!」伸手把被子扯开,刚才的居然不是幻觉!用力摁住跳动的太阳穴,拧起眉头,「你在搞什么?」
「都是时矢不好啦!」
反正也瞒不住,音也干脆破罐子破摔,把问题通通扔给时矢,把错撇的一干二净。
怎么又成我的错了?
「所以?我哪个地方的问题,需要你打扮成……这样。」
「都是因为时矢提前回来了,亏我还特地趁时矢不在,提前做练习!」
「练习?」
眼皮突突跳了几下,这该不会是……
「对啦!就是这样啦!因为明天不是时矢的生日吗?所以我就在想,今年要怎么给惊喜,就去问St☆rish的伙伴们,莲说裸体围裙比较好,但是那样太普通了不是吗?就问那月借了一点……衣服。谁知道时矢你会突然回来啦,难得练习一次,那样很羞耻耶!」
「……再来一次!」
「什么??」
微笑爬上嘴角,撇一眼闹钟,时矢轻捏音也的脸颊,站起来,走向门外。
「时间到了,我会到门外去,重新开门,然后你……再来一次!」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