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花咲く丘で(时音)02

01

*恶魔paro



「……果然是时矢!又碰面了呢!」

像个大型犬一样扑过来的,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名为一十木音也的人物。
听到声音的当下,时矢下意识的往旁边一闪,仍是被猛地扑过去的音也撞到肩膀,由于惯性摔向太阳花,弯断了花茎。
音也的表情立时变得十分紧张,几次试图把花茎接上,看着似乎是没问题,手一放开又重新翻折下去,隐约似乎还听到有类似,「好奇怪,之前明明都可以的,怎么回事?」的低语。
多半是其他镇里的人又重新处理过,或者只是个看似没问题的假象,是有多天真才会认为一棵植物弯断了还能再次竖直回去?
上次见面的时候,这人留给自己的,是这样的印象吗?
「好过分啊,时矢!这样好端端的向日葵不就坏了吗?」
不死心的又上手弄了半晌,还是得到同样的结果,音也鼓起脸侧过头对造成这一切的祸首时矢控诉。
其中还带有几分哭腔,只是一株植物废掉了而已,至于吗?
不过,原来这种植物名为向日葵。
因为随时跟着太阳打转,所以才叫这个名字吗?比起太阳花,的确向日葵听着更为贴切。与顺耳。
「不是你先扑过来的吗?」
托起下巴,时矢毫不客气的指出错都在音也身上,不关他的事。
「时矢要是不躲开的话,不就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了吗?!」
「这么说,倒也是的,但那个仅限于许久不见的好朋友或者特别熟的熟人,」如果没有记错,人类确实有这方面特别麻烦的习惯,「对我做这个动作,就非常不合适。」
「有什么关系嘛,我们也的确很久不见,其实我还蛮喜欢你的!」
「什……!!」
这个男孩真的知道他在说什么吗?对不过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说『喜欢』?
就他所知,人类只有在某种特定情况下,才会说出类似这种表达情感的话。
还是说,在他没来的这段时间,人类已经进化到能够随时把话放嘴边了?就和打招呼一样简单?
「正常会对个才见两次面,对话都没超过十句的人说喜欢吗?」
「不行吗?时矢长的很好看,说话都声音很温柔,唱歌又很好听,我都很喜欢。」
掰起手指,音也一一细数对时矢喜欢的点。
「是、是这样吗?」
「当然是了,时矢呢?是怎么看待我的?」
又变脸了,前面向日葵花茎折断的事情,才几分钟就给抛去脑后,现在就双眼放光,摇晃脑袋和扭动腰臀的动作像极了某种小动物。
他们魔界也有的,嗯,就是犬,但比起那些动不动就流着馋涎水露出两颗尖牙的好上许多,而且体型更小,杀伤力也几乎等同于没有。
部分人类家庭很喜欢拿来当宠物养。既不让它看护家门,也不经常带去山野地区打猎,只每日定时定点带出门遛一遛,单纯的当做家庭的一份子来养,而它也活用自身的外表,整天围着人类打转,在脚边蹭蹭,用舌头舔舔,宠溺程度有时还会超过人类后代。
倒是没想到人类本身也有类似的存在,至少让他产生想要去揉捏一下的冲动。
「没什么特别的。」
意识到自己歪去了其他方向,时矢偏过头,用眼角打量音也。
果然,又是一副好像很受伤的样子,人类不比恶魔,大多都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倒是音也感觉是单独一个人,他没有朋友吗?
回去魔界之后,也去过其他地方处理一些麻烦事,最近那些家伙总是不安分,一些莫名其妙的打击事件也多了不少,顺带也来过这里几次,太阳花,现在该说是向日葵遍野的山丘,实在是很适合看书与放松心情。
几次也没再见到这抹特殊颜色的人类,除此以外,也真的没有其他人类来过,那时候闻到过的甜美气息也再也没闻到过。
反倒是这次突然被音也扑的瞬间,就又有了那股味道。
音也好像是有说过,只有他会来这里是吧?
「是吗……说的也是……」脑袋上的『耳朵』肉眼可见的耷拉下来,「我第一次见面就勉强你答应我看书,还有唱歌给我听,是不会有什么特别的。」
原来你也知道是在勉强?!
「咳……也没,」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的失态,「我上次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
小镇里他也去过,镇里的其他人一个个看着也不像是拥有那种资质的,用魔力探测下就知道。
两次都只在音也出现时才能闻到香味,音也的行为也和他所认知的人类不同,不可能是演技,高级恶魔这方面的敏锐程度远比人类要高,就连天界那些家伙都因此忌 讳他们三分,不然早就引得三界混乱。
这具幼小的人类身体里,说不定真藏有某些大的欲望,偶尔也会出现这种人。
「上次的问题?」摁住自己的太阳穴,音也使劲想了想,「我的愿望的那个?」
「就是那个。」
「嗯……」
手指慢慢自下巴抵上唇瓣,上下开合间,音也似乎也有笑了,但是时矢看不真切,声音也似乎被带的有些远,他听不清楚。
用力咽下口水,喉结上下滚动,时矢眯起眼默默加大魔力才得以听到最后一句。
「这里的向日葵永远都不会凋谢,然后镇里一直都那么和平,别发生什么事就好。」
前·言·撤·回!
这人绝不可能是散发出就连他都会忍不住想要好好培育并且吃掉甜美味道的人!
「别开玩笑了!?」
只是这个程度,就算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幼儿,都可以随意说出口,能让他这个上级恶魔垂涎三尺味道的不可能与之等值。
虽然味道浓烈却也很微弱,很快就会消失果然是有其他原因吗?
还有原来之前都没碰到音也,是因为刚好都是冬天,向日葵凋零的时候。
「那个……我是说,强行让向日葵不凋谢改变生态是不可能的,要实现愿望至少考虑的更实际点。」
不管怎么说,对个算得上半个陌生人的音也,突然加大音量吼叫是很失礼的行为。
「说、说的也是,叫时矢笑话了,不好意思。」
「并不是那个意思,」撇开那些不谈,音也给他的感觉确实很不一样,反正他都在人间,比起魔界那些麻烦事,还是向日葵田的山丘更好,况且基本可以肯定那个味道就在附近,季节变化虽说无论天使还是恶魔都没法达成,「你要是有其他更确切,现实一点的愿望,或许我可以帮你……」
「每次碰面时矢都唱歌给我听!」
「驳回,给我换个!」
「欸?是时矢你说可以帮我的,只是唱歌而已,要不要这么小气?」
「我不知道哪里让你产生的误解,但我不会唱,你死心吧。」
「我知道了啦!吝啬鬼时矢!上次明明还同意的!」
「那是你围着我转,实在是……」
为什么呢?
之前真的有乖乖的照音也说的做,他是恶魔,只要没签订契约,没有印记在手,完全可以说走就走。
这次也差一点就答应。
「我知道了啦!我自己唱!」
然后音也就真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自顾自的唱起来,还别说,还挺好听的,比起那些城市里流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要清爽。
倒是和这块向日葵山丘很合。


「……救命!!!」

不知何时,山丘下面的入口处传来某个凄厉尖叫,音也停下唱歌,与时矢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向下面跑去。
作为人类而言,音也跑的相当快,并不比他这个恶魔差多少,当然也是刻意减慢速度的,依然可以配的上称赞。
靠近对方身边的时候,还是音也稍微快一点点,抱起尖叫的那位妇女跳到另一边。
下一秒,时矢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停滞,冰冷地收紧。
倒不是因为他都在这里,居然还有其他恶魔会企图来打击,恶魔这方面意识极强,隐藏大部分魔力同类还是能有所察觉,在上级恶魔嘴里夺口粮,可是从未发生过。
况且还是区区低级恶魔中的低级恶魔。
……不可能看错!
音也抱着妇女跳开的同时,背后隐隐出现白色翅膀,与,脑袋上的金色光环。
只是刹那而已,人类与低级恶魔或许察觉不到,但绝不可能瞒过他的眼睛。

总算知道违和感从何而来。
音也不是人类,是属于天界的

天使






评论
热度 ( 14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