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推本命,偶尔副本命,有时墙头,催更无效,看心情,想起来就更,出本随性,喜新不厌旧


幸せの道へと(增阿)02

01

*恶魔paro,年龄操作和南25+,悠太17
*增阿两人都是人类
*不太擅长悬疑刑侦,就这样吧



苦等了几个晚上,作案的影子没见着一个,倒是差点便宜了蚊子们得以饱餐一顿。
好在增长在这方面也是个好手,拿了随身带来的某些草药,以及尚未被牛羊啃食的某些草,捻在一起滴出汁,涂抹裸露在外的皮肤,蚊虫便神奇的没法靠近,自然留不下被叮咬的痕迹。
「小增果然好厉害,这事也能做的到吗?」
刚被用上的时候,阿修眼看着蚊虫四处乱飞唯独绕过他们身处这一块,兴奋的原地转了好几圈。
之后连着几天都相安无事,镇民们渐渐放下心房,虽是增长召的人,但也是自主的行为,晚上守夜的人也少了许多,到第七天只剩下增长和阿修两个人。
阿修再次把这事提了出来,其他人在,他们毕竟也是为了要盯梢可能出现的作案者不方便,白天增长又有其他教会相关的事情要忙。
「感觉好神奇,味道挺好闻。」
「是吗?」增长的心情上升了好几个百分点,无声地笑起来,「一直都想这么试试看,能有效真是太好了。」
「小增是第一次做这个?」
「嗯,相关资料和各种不同草的特性是了解过不少,实际上手之前没做过。」
「好厉害,第一次做就能这么有效,小增果然是个天才!」
用力抱紧增长,阿修用行动来表示他的感谢与赞叹之情。
从认识小增到现在也有十多年,小增永远都是那么厉害,光是作为教会里被看好成为神父之一的小增,每天需要学习的事情特别多,还要顾着他们这群小的,同时还能把日子过的井井有条。
尤其是他,很明显并不适应教会的生活,小增总能耐着性子变着法儿让他可以好过许多。
那段时间,他总仗着年纪小,撒娇赖在小增房间里不走,谁让小增房间里总是有股让人放松的味道,在那个房间里他可以睡的很安心。
让小增分心的事那么多,却能毫不受影响的,做的比其他候选人更加好。
不止教会那些事,还有镇民的一些问题都能妥善解决。
这块地方当之无愧的天才,也并不止他一个人那么想。
这才刚上任而已,就立马被请求管这方面的事情,不是他要求一起,恐怕也是没什么机会能碰面。
「不是噢,我只是做力所能及的事,离『天才』两个字还很远,这只是误打误撞而已。」
增长的语气一瞬间有些低落,很快就调适过来,应该不会被悠太发现。
「……已、已经这个时间点了。我们回去吧,还能休息会儿,等下小增还有神父的工作要忙?」
「说的是呢,那么回去吧!」
然后,很自然的牵上对方的手,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踏上回去的路。



才刚到教会宿舍,两人甚至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水,外面便传来好一阵嘈杂,右眼突地一跳,两人面面相觑,同时有些不好的预感。
打开教堂的门,外面果然站着不少镇民,很是慌乱的样子。
「怎么了?发生什么大事了?」
看到增长出来,为首的几个立刻上来拉住他的手就往外面带。
「增长神父您可算回来了!」
「死人了,死人了!」「昨晚都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我们可都是好好的待在房间里,完全没有出去过。」「出现了,真出现了!」「神不知鬼不觉就发生的,果然我们镇里又来了恶魔。」
几个人同时抢着说话的声音,听的增长一个头有两个大,『嗡』的脑袋都快炸开。
「请大家冷静一点!」
增长自认拔高的声音已经足够大了,但是显然没什么用,没有谁得以听到他这句话。或者说,即便听见,一时情绪高涨也很难被注意到。
围在增长身边的那几个都感觉到肩膀被用力拍下,当下也顾不得继续说,前后转悠着想找出这么干的人是谁,莫非又是那个恶魔?
好巧不巧主教他们又去了别的镇,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这里能有办法对付恶魔的,可就只有增长神父一个人而已。
双重恐惧之下,镇民反而逐渐平静下来,同时警醒的提醒着其他人。
「……帝人。」
低声说了一句,增长把目光投向附近的某颗树上,虽然气息被隐藏,他仍可以感知到对方的存在。
小小的毛茸茸的待在某根枝丫上,兴奋的看着他们。
『Leader!这次我很想出手帮忙Leader,不过有人的速度比我更快,我这么兴奋是对人类中也有那么有行动力,又想出那种方法来引开注意力感到意外。』
「……悠太。」
增长判断释村的话可信,看向另一边,对着他闭起一边眼睛,嚣张地比出剪刀手,就等着被他大力夸奖的阿修。
亏他想的出来,在每个人的肩膀上拍一下,也得亏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才没注意到这么干的人是谁。
「没问题的噢,既然小增都回来了,一定能尽力想办法解决的,所以,一个一个来,不然小增会听不清楚。」
「什么小增小增的,没礼貌!」
「再怎么从小被增长神父带着长大,现在人家可是神父大人,将来是要当主教的,不叫大人也得叫声兄长!」
「阿修,你都这么大了,这点小事也不懂吗?」
「这是我的问题,我让悠太这么称呼的。」
摆开双手,增长替阿修说明。
他们不会知道,当悠太第一次改口那样叫他的时候,他有多么开心。
不再以『哥哥』的视角仰望他,而是以更平等的视角来看待他,唯独悠太只希望用朋友,甚至于……来面对他。
这是他的私心,谁也别想改变。
「增长神父真是太善良了,无论怎么失礼都可以承受。」
「就是就是,增长神父作为主的代言人真的太好,但偶尔也该严厉点。不能总这么心软。」
嘴角下沉,增长只得对着阿修用口型说『对不起。』虽然很想问为什么他都已经这么解释,还能得出那样的结论,现在还是要以大事为重。
「和我说说吧,究竟出什么事?」

前一夜,增长神父依旧履行他所承诺的,找到帮手去看顾小镇外围放牧地的牛羊,他们则是谨遵指示在天黑之后锁紧门窗。
然而,总是有那么一些不怎么安分耐不住的年轻人,再说连续数天都没事,说不定真是近段时间事情特别多,平白生出的胡思乱想,不如约着结伴去别处转转。
话是如此,这小镇也没别的什么特别的地方可去,也不过就是酒吧赌场之类。带上一些小钱,喝上几杯或自酿或外来的酒,再堵上几把看些演出,别提有多惬意。
人多的地方自然是容易产生冲突,加上酒精效应,热血上涌,但不可避免地自口头冲突上升为肢体冲突,获胜的一方得意扬扬请全场喝酒,落败那一方夹着尾巴早早退场。
直到酒气散尽,冷静下来,都是小镇里一地处着长大的,哪有什么说不开的事解不开的怨,便想着第二天去解释清楚,然后回家。
却在半路发现了醉趴在地的对方,继续放任不是个事儿,扶起的时候又感觉有哪里不对,完全不是个成年男性该有的重量,轻的不像话。
另一边手的感觉也是空落落的,再仔细看,肚子整个都被掏空,也没半点血液,难怪重量这么不对。
怎么看也不像是人为,怕是小镇另一头森林深处来的野兽或是恶魔所为,但是凡事总有例外,镇里能做到的屠夫也有几个,出了这等伤人致死还如此残忍的大事,首选当然得找增长神父。
是凶手该抓的抓到处刑,是野兽也得全力猎杀,恶魔更是得尽快驱除。是人为还好,若是后两者,事情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不能任其发展。
都得听增长神父说了算,这才慌慌张张的找来,也刚好增长神父回来,一时心急就没顾上那样七嘴八舌增长神父反而很难听个清楚明白。

「带我去看看吧!」
略一点头,增长便拉着阿修跟着其他镇民去到目前那具尸体所安置的地方。



「真看不出来,那种事你向来不关心只顾自己,怎么这次反倒亲自来抓了?到底是一族之长,想起职责来了?」
「不关你的事!倒是你,狐狸精,这么玩弄多个种族的女人,当心好不容易修炼成九尾,千年的道行毁于一旦!」

评论 ( 8 )
热度 ( 3 )

© 小言の纲 | Powered by LOFTER